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止戈之武
止戈之武已完结

止戈之武

来源:微小宝作者:君莫舞标签:玄幻,家庭,当代主角:林适,顾长风

主角叫林适,顾长风的小说是《止戈之武》,本小说的作者是君莫舞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么东西,就要从阴影中钻出来一样,让人头皮发麻。“还是来了吗?还以为你们不会再来。想不到你们最终还是来了。”林适轻笑一声,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老牟。”“唉!”正在车队中间的牟器策马而来“先生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残阳如血。

遮天云翼在夕阳的映衬下通红一片,似乎是被鲜血浸染。

双目赤红的乌鸦站在枯萎的老树上,发出嘎嘎的叫声,仿佛地狱来的勾魂使者。

一只孤雁在天空中不断盘旋,俯视着这苍凉古老的大地。

大庸城外百余里的官道上,旌旗在狂风中卷动。一支商队缓慢而行,沉重的货物压得车毂嘎吱作响。

没人知道车厢里装的是什么东西。

只能从车毂上看出,这些马车拉得东西必定非常沉重。否则断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镖师骑着马在商队前后穿梭,查看着货物的安全,同时也提醒着众人。

因为在商队后面,还有一群人。

那是贫苦的百姓,他们拖家带口,面黄肌瘦,那衣衫褴褛的样子反而更像是乞丐。

精壮的镖师时不时地回头看看他们,心里微微摇头。

他虽然同情这些人,但却无能为力。

不知从何时起,神州大地已经一片动荡。普通武者尚且朝不保夕,这些普通人自然也不例外,甚至比刀头舔血的武者更加悲惨。

“林先生,今晚怕是到不了大庸城了。要不,我们趁着天色还没暗下来,就地扎营吧!”

满脸络腮胡子的镖师骑马来到最前面的马车旁边,对着坐在车辕上的林适道。

“嗯?”一身青衣,面容俊秀的林适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摇摇头“不行!今晚上必须到大庸城,否则会出大事。”

林适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说完这句话过后,取下背上的古琴弹奏起来。

远山沉雪。

整个神州最为出名的琴曲。

自从八百年前,天赦琴主左丘遗创出这首曲子过后,就一直经久不衰。凡是学琴的人可以不知道左丘遗是谁,但不能不知道这首《远山沉雪》。

林适钻研琴道多年,自然对此了如指掌。

琴音一起,似北国寒风呼啸而来,酷暑带来的燥热被瞬间驱散一空。

有些人甚至隐隐看到,在这酷暑难耐的六月天中,竟似有雪花飘落。

“嘎嘎嘎……”

乌鸦嘎嘎叫着,让人心烦。

隐隐间甚至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仿佛那不是乌鸦的叫声,而是地狱勾魂使在传递着死亡的讯号。

镖师牟器抬头看了看那些乌鸦,不知为何,心中隐隐有些沉重。

自从接到这趟镖过后,他心里就感觉有些不安。

似乎要出什么事情。

但从出发到现在,已经过去近一个月,途中却始终风平浪静,令人疑惑。

许久过后,琴声渐去,仅留余音绕耳,久久不散。

天色渐暗,暮色低垂。

这支奇怪的商队一直未停下,似乎今夜不到大庸城誓不罢休。

只是马车里的东西实在太沉重,就算有八匹健马拉动,也难以加快速度。

队伍依旧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四周寂静一片,听不大任何声响,安静得骇人。

那些吊在最后普通人却早已经停下休息,他们只是普通人,受不了长时间赶路,能随着商队走这么远的道路,已经不容易。

当月光初现的时候,荒芜的大地上迅速被一层朦胧的月辉的照得银白一片。

朦胧树影在晚风的带动下,轻轻晃动,驱散了白天时的燥热。

坐在车辕上,林适低头看着地上那些朦胧的影子,脸色有些难看。

常人看不出来,但却瞒不过他的双眼。

那些影子扭曲得有点不像样子,与寻常影子完全不同。仿佛其中隐藏着什么东西,就要从阴影中钻出来一样,让人头皮发麻。

“还是来了吗?还以为你们不会再来。想不到你们最终还是来了。”

林适轻笑一声,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

“老牟。”

“唉!”正在车队中间的牟器策马而来“先生有什么事情吩咐?”

“这是这趟镖的工钱。你拿去。快带着你的人离开吧!”

说着,林适抬手丢出一个钱袋子。

入手沉重,分量不俗。

“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大庸城还没到啊。”牟器有些奇怪,这大庸城都还没到,怎么就要他们离开了?这未免太跟以前遇到的情况不一样。

“我知道还没到。”

“那您……”

“到不了了。你们快走吧!要不然待会儿就走不了了。”

“这……”

牟器还没说完,就被林适打断“快走!不要耽搁,不要回头。快!”

“这……”牟器犹豫了一下,最终一咬牙,道“行!既然林先生这样说,那兄弟也没什么话好说的。”

“兄弟们,林先生已经给了钱,这趟镖算是走完了。我们走!”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二十多个镖师纷纷奇怪。

“怎么回事?怎么这就完了?大庸城还没到啊!”

“就是!怎么回事?怎会这样?”

“是不是我们做的不好!”

“别说废话,快走。”林适的话中忍不住带上了几分真元,仿佛晴天霹雳,在众人耳边炸响。

所有人齐齐一怔,尽皆骇然。

这近半个月来,虽然所有人都知道林适喜欢被这一口琴一柄剑,但总是一副书生打扮的他却怎么看都不像高手。哪怕他背上明明有一口剑,也不让人觉得是高手。

反而更像是某种装饰品。

此时骤然露出这一手,所有人都惊讶不已。

看来这位林先生不简单啊!

但也仅此而已。

有人还想说什么,但当他们看到林适的脸色时,顿时闭上了眼睛。

林适此时的样子实在太冷了。

这大异于他平时的样子。

众人彼此看了一眼,然后点点头,然后陆陆续续离开。

二十多个镖师很快消失在夜色当中。

没了这些镖师,这支商队自然就停在了原地。

林适背上天枢琴,身形一跃,瞬间来到的马车顶上。

晚风吹动衣角,摇动一缕长发。

清冷的目光在四周不断打量,平静而又淡然。

“既然来了。那就出来吧!无间鬼境的人难道都是鼠辈不成?偷偷摸摸,没半点高手的样子。”

“嘿……玄界八宗,太上为尊。自从六百年前太上宗一朝崩溃过后,你们这一脉就东躲西-藏,连昔日盟友都对你们落井下石。”

阴冷的声音在旷野中响起,好似厉鬼奸啸,让人头皮发麻。

“现在你们这一脉的人不仅不躲起来当缩头乌龟,居然还敢大摇大摆地走出来。当真是不知死活。”

神州武林群雄并起,昔年太上宗辉煌一时,却忽然崩溃。虽然原因让人疑惑,却也没人愿意去给太上宗追查原因。

毕竟是个衰落的大教,就算从前再怎么辉煌,也早已经淹没在历史的尘埃当中。昔日巍峨的宫殿,早已经被荒草与废墟替代。

“锵——”

不归剑如幻影般出现在手上。

白皙俊秀的脸上带着几分冷意,林适环顾四周,眼中冷电闪烁。

“太上宗就算再落魄,也不是你们这些宵小之辈可以欺辱的。识相的,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林某不客气了。”

“离开?可以!留下封魔岩,就让你离开。否则今天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随着话音落下,距离林适五丈远的地方诡异的出现了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衣下人影。

“封魔岩可以落到任何人手里,却绝对不能落入魔道宵小之辈手中。你……还不配!”

林适横剑而立,逼视来人,眼中似有剑光闪烁“你是第五拘魂使?还是第七拘魂使?”

常人或许不知道,但林适却清楚得很。

在无间鬼境当中,第五和第七拘魂使两人是孪生兄弟,长得一模一样,使用的兵器和修炼的功法也是如出一辙。如果不是熟悉至极,没人能分清两人到底谁是谁!

“呵呵……要不你猜猜?”

“不用猜,反正你要死的。”

“嗡……”随着林适的话音落下,不归剑轻轻震动,像是在回应主人的话。

“不知死活的东西,我倒要看看,你这太上宗残余到底有几分能耐,敢说如此大话。”

“你是第七拘魂使?第五拘魂使可不会这么急躁!”

回应林适的一片鬼气森森的剑光。

第七拘魂使虽然没动,但他的手下却在他的话说完过后,毫不犹豫地动了。

这些好似鬼魅般的人从周围的阴影当中钻出来,戾啸着,杀向林适。

刹那间,剑光如雨,杀气惊人。

“鬼奴?你以为就凭这些人就想杀掉林某人吗?未免太不把林某放在眼里了。”

面对四面八方攻伐而来的鬼剑,林适骤然出剑。

“碧海天青万仞峰!”

一抹剑光瞬间划破黑暗,似流星坠地,迅若惊雷。

惊人的剑,绝杀的招。

仿佛蕴含有无量威能,似能涤荡乾坤,肃清宵小。

“噗……”

剑光过处,人头抛飞,鲜血喷溅。

一剑瞬杀五人。

剑招无情而又致命。

这就是太上宗,虽为正道,但一招一式却恍如天罚,霸烈至极,无情至极。

从招式上真正做到了太上二字。

“太上剑章?好!想不到数百年没出现过的太上剑章竟然会在今天出世。当真是出人意料。”第七拘魂使大喝一声,话落,猝然出手。

柄上拴着血色铁链的短镰突兀地出现在手中,带动铁链发出哗啦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