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架空> 三国第一夫人
三国第一夫人已完结

三国第一夫人

来源:网络作者:渡边彻标签:架空,三国,穿越主角:曹操,金鸾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三国第一夫人》的小说,是作者渡边彻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三国第一夫人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不随她的愿,那个很好听,很阳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嗡嗡嗡的没完没了,一直吊着她的意识,让她根本就没有睡着的余地,甚至到了最后,那个人还嘤嘤嘤的唱起了稀奇古怪的歌,真是难听透顶烦人要命,她想要开口骂上两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师父跟他说过的,战场上受了重伤的人一旦彻底睡过去,就再无醒过来的可能,他只好一边赶路一边和女孩胡乱的说话,说道后面没话题了,就开始哼唱真定县的小调,反正一刻也不能让怀里的女孩安稳。

金鸾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累了……太累了,累的只想要睡觉,仿佛一觉睡过去,身上的伤痛也好,心里的空洞也好,全都会凭空消失一般,那样的话,对于现在的她而言,无疑是永久的幸福呢。

然而总要有人不随她的愿,那个很好听,很阳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嗡嗡嗡的没完没了,一直吊着她的意识,让她根本就没有睡着的余地,甚至到了最后,那个人还嘤嘤嘤的唱起了稀奇古怪的歌,真是难听透顶烦人要命,她想要开口骂上两句,但意识传到了喉头,发出的只能说几声不明所以的哼哼声,那人看她有了反应……于是唱的更起劲了……

就这么一路上昏昏醒醒,颠颠簸簸的,金鸾总算是吊住了一口气,半睡半醒间她觉得有人在脱掉她的衣服,不一会儿,连裤子也叫人扒掉了。

温水擦在身上的感觉很舒服,灌在嘴里的药水苦的人想死,伤口被弄的很疼,疼到让她如今薄弱的意识险些烟消云散。

事实的情况是,她躺在了一张陈旧的木板上,没有褥子,木板板上衬着的是干稻草,干稻草上面覆了一条干净的麻布床单,身上的衣服被脱的精光,像一只被拔了毛待宰的可怜兔子。

淤泥和鲜血已经被他细心的擦干了,肮脏的布条在睡榻边丢了一堆,他将一粒粒淡黄色的药丸含在嘴里,用唾液融化成了一口药汁,然后把浓稠的药汁吐在稍微柔软一些的布匹上,让后将那一块布匹绑在女孩的伤口处。

每一次沾了药汁的布匹挨到伤口上的时候,女孩都会下意识的疼的乱扭,雪白的如同羊脂玉一般的躯体在他面前横陈,他觉得自己的呼吸仿佛都冒着火星子。

他本以为自己应当是正人君子的,或者换句话说,在看到少女的胴体之前,他本以为自己能抱着治病救人的心态处理好眼前的问题,至于之后是否娶她过门,那已经不是当前要考虑的事情了。

然而他的想法却在一块块沾湿的麻布变成肮脏的黑红色之后,被彻底的击成了粉碎,随着泥泞和血污之下,少女最为真实的样貌出现在他的眼中,这位未曾娶亲,也从没有逛过青楼的纯情大龄剩男本能的欲望被彻底的勾起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姑娘实在,美的让人心疼,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一边强压着蠢蠢欲动的内火,一边还要不可避免的在为少女上药的过程中不断的触碰到那具温热而细腻的身体,毫无疑问,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而言,都是要人命的酷刑。

少女的伤口在金疮药的刺激下剧痛着,即便是他已经帮她换好了药,披好了被子,也并不能减轻她的痛感,少女睡的很不踏实,在睡榻上扭动,少年害怕她挣开本就不结实包扎,便也丝毫不敢离开,女孩一旦乱动,少年就将她紧紧的压住,若是压不住的时候,就只好抱住了……

他从来也没想过,凭着他赵某人的力气,竟然连一个重伤昏迷的女孩子都按压不住,这事情要是传将出去,恐怕会被一众损友笑话的。少女的力气很大,天知道那副柔软的身体里怎么还会藏着这么凶悍的力量,抱紧她的时候,他甚至能感觉到,少女胸口的柔软之下,一颗蓬勃的心脏在缓慢而有力的跳动着,这是他从未感受过的力量——纯粹的,和他所遇见的任何生命都如此不同的生机。

就这样忙前忙后的,时间不知不觉得就到了半夜,他中途给少女喂过两次水,子时之后,她才终于安稳的睡着了。他摸了摸少女的额头,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烫手了,师父走南闯北所仰仗的药方,多少还是管些用的。

想到这里,他也终于发觉,自己就这么坐在这里看人家姑娘睡觉,总归不是个正人君子该做的事情,目前看来,女孩的伤情总算是稳定了,他留在这里也没有必要,于是他摸着黑,借着月光,将睡榻边的脏布收拾了,然后退出房间,径直走到了西边那间很久没人收拾的厢房,企图在那里将就一夜。

对面邻居家养的土狗又在冲着月亮吼,真的傻的可怜,西边树上还有夜枭在叫唤,晦气的要命……啧,今天晚上风还挺大的……

躺在床榻上的少年一个头两个大,在他并不算长的二十二年的人生中,第一次体会到了失眠的痛楚。横竖是睡不着了,索性也就不再床榻上赖着了,他推门出去,坐在了庭院当中,抬头看着月明星稀的夜空,各种各样的想法开始在脑袋里面乱窜——当然,这些有的没的想法,大抵是围绕着一个主题发展的。

那个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嘛!他能确定的是,自己的确是见色起意了,说到底自己总归是个男人,他觉得,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没有什么要命的龙阳之好,大抵是都会像他一样的,说不定还要趁人家姑娘昏迷做些趁人之危的事情,好歹他赵某人没有乱来,总归还是对得起娘亲和师父的教诲了。只是本来是义之所至,万死不辞的事情,硬生生的变成了现在这般模样,反倒是像他一开始就对人家姑娘心怀不轨了一般,着实让人如鲠在喉,万般的不舒服。

于是乎,大汉朝常山郡真定县的某个赵姓男子,对着苍凉的夜色犯了一晚上的别扭。他不会知道的是,在不远的未来,这片并不璀璨,但深邃悠远的夜空之下,将会发生多少可歌可泣的传奇,自己又将在这些传奇里扮演怎样搅动风云的角色。

他同样不知道的是,这些源自于古人的矜持已经对伦理纲常的敬畏而产生的心理矛盾,在哪位呼呼大睡的来自未来的少女眼里,简直是神经病才会考虑的事情,不仅没有任何意义,反而看起来特别可笑——或者换一个词——特别可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