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游戏> 摸金符之寻龙咒
摸金符之寻龙咒连载中

摸金符之寻龙咒

来源:奇热作者:零零猫标签:游戏,竞技,感人主角:

主角叫摸金符之寻龙咒的小说是《摸金符之寻龙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零零猫倾心创作的一本游戏竞技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听不清楚,但是我们清楚啊,那分明就是汉献皇舞,霸王别姬啊。“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 ……”“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大王回营啊……” 更让人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时吧,我落水醒来,竟然一点事都没有,也没有发烧或者是高烧不退的情况。

可是同村欺负我的孩子们就不一样了,他们一个个高烧不退,老爹老娘都快要急死了。

村里的诊所,镇上的医院都走遍了,却查不出来是什么毛病,最后有人说,怕是孩子中邪了吧?

然后这家长们才恍然大悟,着急忙慌的请来了个道士,据说这人是有大乾坤,十里八村的都很有名气。

不知道当时的具体情境,只是后来听人说,这道士给他们指点了一下,原话是这么说的,“日出东方,一点绛红,尘归土,土生木,恩怨自有定数,恶有恶报,消灾要寻根。”

这几户人家不解其中意思,赶快找了村里的方士(懂得风水学问的老学究)解读了一下,后来老先生说是他们孩子欺负了东边一户人家,这是报应。

那时候村子东边有很多坟头,是抗战时候留下来的乱葬岗,只有我家住在那里,目标很自然就锁定在了我身上。

一开始他们还不信,给我们这种人家道歉?他们觉得丢人啊!

结果这病就是治不住,人都给烧糊涂了,小孩子开始说胡话,再找不到办法,难免就有性命之忧,这时候他们家长才算是放下架子,死马当作活马医了,给我家送了好几代大米。

那时候民以食为天,供奉神灵也无非就是大米和猪头肉,如此供奉我,这是很高的待遇了。

神奇的是,给我送来好吃好喝的并且道了歉之后,他们竟然真的慢慢好了!

只是,我这个高高在上的地位,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

这些孩子们病好了之后,所有人都开始疏远我,说我是个灾星,弄得我在村里完全被孤立了,也就是后来去了外地上大学,这种情况才好了一点点。

我读了考古专业之后,就更加不信鬼神了,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再次见到这笔记时候,这里面的说法才让我大吃一惊。

关于当年爷爷保全的那个女尸,有一段详细的记述,“生于贞观八年,卒于二十九年,享年二十一岁,俗家姓莫,双字颜汐,也就是莫颜汐。”

唐朝的姑娘啊,可是我翻遍了大学图书馆,当时是贞观盛世,有钱人家多了去了,国家兴旺,政通人和,人口也是急剧增加,想要在茫茫史料中翻找出某个只活了二十一年就死了的姑娘谈何容易,这事儿也就只能不了了之了……

…………

转眼就是几十年过去了,而如今,我二十四岁,大三实习,考古专业。

前些天接到一个学校的青年学者考古计划,要做实地考察,最后做成十万字以上论文的。

原本所有人都排斥,这啥年代,难道还真要下墓去做考究做学问?

但是,当学校领导说了这次任务完成的丰厚福利时候,几乎全班男女同学都撒丫子冲在前头了,说是会安排铁饭碗工作之类的,进编制,下半辈子吃穿不愁啥的……而且也不至于让下墓,只是发现了大雨之后,地面有带图画的石壁显露出来之类云云。

一开始我是很排斥的,因为这次任务地点,正好是我们村二十里之外的山坡上,我对回老家的记忆全部都是昏暗的,因为那里充满着伤痕累累的童年记忆,灾星这个名头也从没在我脑袋上除掉。

可是为了毕业,为了赚钱给我爸还债,给老爹老娘这么多年的培养一个交代,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绿皮火车摇摇晃晃了三天三夜,我们一群人都是兴奋的不得了。

可是,回来的当天晚上我就遇到了怪事,我实在是没想到,现在这年头还真她妈有盗墓的!

当然,盗女尸的没有了,盛世珠宝,乱世黄金,现在盗墓的不是没有,只不过大家都是求财,其中有一个跟着下墓的人,就是当年欺负我的大壮。

听到这消息时候,我内心卧槽之情真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最怕遇见他,因为从小就被他欺负,命运却恰恰让我重新跟他站在一起。

听村上人说,这家伙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听说这后山的带花石头能卖钱,就带着几个湘西偏远山村的狐朋狗友,到了村外二十里的山坡上,说是认识一个真正懂行的风水先生,一来还真就窥探到了宝藏,前前后后不到一周的时间,就入了这古墓。

可是后来,进去几个人,就死在里面几个人,只有大壮逃出来了,却是疯疯癫癫的治不好了,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见到之后唯恐避之不及,更加吓人的事,这孙子连续半个月了,每天晚上都在村口穿着寿衣跳舞,一边跳还一边唱什么词儿,村里人都听的能倒背如流了。

我吓的冷汗淋漓,赶紧问一个老大妈,我说大妈,“唱的是啥词儿啊?”

大妈咧嘴笑了笑,“忘了。”

我说,“你不是说那词都倒背如流了吗?”

“对啊,可是正着背谁会啊!”大妈露出一嘴黄牙看着我笑着说道。

几个同学说,“你们村儿的大爷大妈真顽皮。”

我也是无奈的摆摆手,说咱晚上去听听就知道了,学考古的,都是唯物主义者,不相信鬼神之说的。

可是当天晚上我真的见到大壮时候,才真是让我毛骨悚然!

我们对历史的研究都很是透彻,他嘴里的歌词,别人可能听不清楚,但是我们清楚啊,那分明就是汉献皇舞,霸王别姬啊。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 ……”

“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

“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大王回营啊……” 

更让人诧异的是,大壮分明是个重低音的汉子,结果唱出来这歌词时候,却是尖锐刺耳!

这声音听着就跟个娘们儿声音一样,让人下意识挠耳朵的那种感觉,更像是个女人声音,手里还拿着手绢绘声绘色,那手绢却是个死人盖头,上面写着大大的一个繁体字——“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