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拥有幸福
拥有幸福连载中

拥有幸福

来源:奇热作者:瑶台一梦标签:玄幻,奇幻,篮球主角:

独家小说《拥有幸福》由瑶台一梦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奇幻类型的小说,主角拥有幸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柴翔空空语带哽咽的说道。“我从没想...想过,我会那么深的...爱一个人,我真的...真的很爱严轩。”婷姐沉默不语。这还是柴翔空一次和她吐露心声呢!“我很努...力付出,因为...我知道爱是...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梁奕淡淡一笑,又转过头看着山坡下的都市灯火。此刻我们两个很有默契的不提到某个人,不提到那个想到总是会让我有些心酸的女孩我不时偷偷瞄着梁奕的侧脸,想要去记住更多他不同的表情。这时候我发现我们两个手抓在栏杆上的距离只有不到5公分的距离,我盯着两人的手指,有些感叹平平是女孩子,为什麽我的手就是特别的大,而且还有因为运动而长出的茧…你真的是一个喔。梁奕的声音突然在我耳旁响起恩?什麽?我愣了一下,没有听懂他的意思你真的是一个…我带来这边的女生。梁奕露出了一个调皮…却又有些温柔的笑容我看着梁奕的笑容,只是呆呆着愣着,不知道应该做什麽回应才好…走吧!梁奕不给我太多发呆的时间,伸出手一把拉着我的左手,带着我走下山就在我们走回面店的这20分钟的时间里,梁奕的右手牵着我的左手,我们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感受着彼此手心里传来的温暖六梁奕的手比我想像中的还大,还厚实这是我一次触碰到男孩子的手,即使我已经强压住心中澎湃的情绪,却还是无法让我的手停止颤抖在这短短的20分钟内,我曾经几次试图偷瞄梁奕的脸,但他的脸上只有平静的表情,我无法去读出他的情绪…他的心思甚至到我们已经回到家了,他也只是淡淡的对我说句晚安,便回他的房间了我呆愣在我的房门口,一直到他的背影真的消失在我的眼前后,我才抱着有些难过和疑惑的心情回到我的房间里当我关上门的瞬间,我立刻腿软的摊坐在地上,颤抖的举起左手,盯着我的手掌再次回想今晚发生的事情为什麽…我盯着我的手掌喃喃自语就像是梁奕的手还牵着似的,我的手掌依旧发烫着接着的一两个小时,我几乎都无法正常的思考和做事情,不管是洗澡还是玩电脑,我满脑子里都是梁奕的身影,还有一直不安分的心跳。这样的心情一直持续到隔天,后天,大后天,每一刻只要我脑袋有空档的时候,我总是不断的揣测着梁奕的想法…是否是和我一样然而每个傍晚的球场上,梁奕依旧是结束了练习,就和歆珣一同离开。当他从我身旁擦身而过时,虽然如同往常般只是淡淡的向我点了头,但我总觉得,似乎在擦身而过的瞬间,他有轻轻的叹了口气我好想伸出手拉住他,问他的心里在想些什麽就像那晚在观景台上,他牵着我的手时的自然但是我没有勇气怎麽了?唉…柴翔空…啊!回过头的瞬间,我大吃一惊原本以为如同往常般是柴翔空来接我,但当我回过头的时候,发现站在我身后的竟然是挂着轻松笑容的严雨而严雨的出现也引起球场旁的一阵小小的骚动…毕竟他本来就是校园万人迷,既使球场上已经剩下不多人,还是让很多人不自觉的将目光投在他身上小空今天有事情,他请我来接你回家。严雨扬起了一个会电死人的超强笑容,轻轻拨了额头的浏海可是…我狐疑的眯起了眼望着他你不是事情也很多吗?你自己平常的约会不是也多到忙不完吗?虽然是这样说没错…严雨突然倚身向我靠了过来,让我有些紧张的缩起脖子,往后退了一步但是我偶尔还是想要和玮玮宝贝你单独相处啊。是这样啊。我浑身发痒,不自觉的抓了抓脸走吧!严雨轻轻一笑,手里早就抓着我的球袋,催促着我离开我狐疑的望着严雨脸上的笑容,总想要再问他些事情,但是严雨的出现引起不少人在关注着我们。我想了想,为了避免明天又有一堆人来问我和严雨的关系,所以我还是决定先离开球场再说对我来说,这是一次和严雨单独相处,所以多少有些紧张,也让我不是很自然的走着夜晚的校园还是有不少的人,往停车场的路上似乎有不少认识严雨的…女生,每个人看见严雨时都发出热情的惊呼声,当然也不忘对我上下打量了一番严雨对每个女生都是露出一模一样的表情,都是笑嘻嘻的模样,似乎是很享受这样的感觉。但或许是我的错觉吧!总觉得当每个女孩离开的那瞬间,他的脸上好像有闪过一丝的不耐烦上车吧!严雨的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你开车?我有些不敢置信的指着前方的宝蓝色休旅车是啊。严雨不以为意的轻轻一笑,走到了副驾驶座旁替我拉开了车门你的车?我目瞪口呆的楞在原地就算我不懂车子,我大概也知道这台车是进口车,至少也是上百万…恩。严雨轻轻推了我一把,眼神淡了下来家里买给我的。…喔。嗅到不寻常的气息,我立刻闭上嘴乖乖上车,不敢多问严雨瞧见我上了车,老练的替我关上了车门,也跟着上了车一路上我好奇的打量着车子里头,发现车子里头还满乾净的。原本以为车上应该会有些女性用品…或是女生的香水味,但车上只有一股淡雅的清香,这是他平常身上的味道我偷瞄了严雨一眼,发现他正专心的开着车子,脸上的表情又回复到平常那雅痞的模样我以前就有注意到严雨平常身上的穿的用的都是不错的东西,只是没想到他家里比我想像的还要富裕,他才20岁就有自己的车子…只是我不懂为什麽他还要跟我们这些穷学生分租房子,但是从刚才的对话中,他好像不是很喜欢…谈到家里的样子。可能有自己的苦衷吧!在看什麽?趁着停红灯的空档,严雨突然出声道在找我车子里有没有藏女人吗?你也知道喔!我轻笑道你的车子里头比我想像中还要乾净很多耶!…当然。严雨扬起嘴角因为这台车不常开。是喔载女生出去玩的话,是开另一台车。严雨很轻松的说道另一台车!严雨的话让我的眼睛瞪的更大了会不会太夸张了!他有两台车耶!噗!严雨透过余光看到我目瞪口呆的表情,笑了出来玮玮宝贝,你会不会太夸张了啊?淑女的嘴巴要闭起来喔!夸张的人是你吧!我不敢置信的指着他…还没吃饭吧?严雨的眼神避开了我,将话题转移开来先去吃饭吧!…好啊!知道他也不想继续谈论下去,我索性答应了他因为和严雨单独相处所产生的好奇,让我暂时忘记了梁奕这几天带给我的纠结心情本来以为严雨只是要在附近吃饭,没想到他竟然带我到市郊外的餐厅吃饭,光是餐厅外头看起来高级的装潢,就让我死赖在车上不肯下车一开始严雨站在车外很不解的望着我,不懂我为何不肯下车,还一面和我解说这间餐厅有多好吃多特别,一面打开车门试图牵我下车但在我瞪他一眼,冷冷的说句我吃不起这麽贵的一餐后,他有些气馁的叹了口气,放弃了带我下车的念头,转身回车上我不可能让女生出钱的。严雨重新发动引擎,再次的叹息道但是我也没有让你请客的理由啊。恩…严雨歪着头想了一下欢迎新室友?…也未免太晚了吧!我苦笑况且这餐厅看起来就很贵,我也会吃不消。呵呵…听了我的回答,严雨轻笑着这点你和她倒是挺像的。谁?严雨口中突然冒出的她瞬间引起了我的好奇那麽带你去那边,你一定可以接受的。严雨无视我的话,自顾自的决定后,又驱车前往了他口中的另一间店这次严雨带我到了一条小巷道内,他在一旁停好车后,便催促着我赶紧下车我既好奇又慌张的下了车,一面跟在严雨的背后走着,一面东张西望着。大概走了不到50公尺,我们的脚步便停在一间居酒屋前居酒屋?我有些惊喜的望着拉门上的招牌这里一定ok了吧?严雨轻轻一笑,上前拉开了拉门,先行走了进去严雨似乎是熟客,服务生一看到我们时,便笑嘻嘻的直接引领我们到最里头的一张桌子旁。我有些紧张的接过服务生递来的菜单,对于要点些什麽有些不知所措严雨大概发现了我的紧张,先是询问了我想吃些什麽,接着快速的帮我点了些菜,便将我手中的菜单递还给服务生在等待的同时,有名似乎和严雨熟识的服务生上前与他打了声招呼,只是当那服务生转头看向我时,他惊讶的咦了一声,接着有些尴尬的撇了严雨一眼,便赶紧退了开来你平常应该是带别人来喔?从服务生的反应,不难看出严雨应该是经常带另一个女生来这恩~我是带哪一个来呢?严雨假装思考的说道是Amy,Kelly,还是…少装了啦!我扑吃一笑,也懒得搓破他的话八成是他刚在车上自言自语的她严雨嘴角露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然后又回复平常雅痞的模样,和我扯些没有营养的话题。聊天中我们点的菜也一道道的上了桌,严雨也一面向我解说着每一道菜的特别之处,当然对食物特别有兴趣的我也是听的津津有味愉快的聊天过程中,搭配着美食和几杯酒下肚后,我整个人放松的就像在云端飘荡着,便越聊越开了。从一开始只是扯些生活中的小事情,到后来严雨开始询问着我最近和梁奕的互动,我几乎是很大方的全都招供了从梁奕开始和我走的很近,到那次在车棚里时,我和梁奕面对面的尴尬…到前几个晚上,我们两个手牵着手走下山。我几乎是把这阵子闷再心中困扰着我的事情一股脑的全说出来喔?严雨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满脸都是兴趣所以…梁奕牵了你的手,还什麽都没有表态?对啊!我大声囔囔,接着整个人趴在桌上,玩弄着小酒杯害我这几天心情都不是很好…啧啧。严雨打趣的轻笑着,用只有他自己听得到的音量低喃道这家伙平常都装的一附圣人样,结果也没做的多好嘛…什麽东西?我用很模糊的意识抬起了头,试图想要听清楚严雨呢喃的话语没事。严雨伸出手摸摸我的头,让我又放心的趴了下去接着突然一通电话,让严雨暂时离开了座位,走到了店外头,而我在严雨离开的时候,默默的将酒瓶里的酒给全乾了。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兴致,总觉得今天晚上的酒特别好喝,心情似乎也因为喝了酒而开心许多只是随着酒越喝越多,我就越来越难保持清醒,到最后我几乎是睡着似的整个人趴在桌上,眼皮沉重的张不开来,但是我还是可以听得到周遭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严雨似乎已经讲完电话回到了座位旁。我感觉到严雨在我耳旁呼唤着玮玮宝贝?,但是我却无法张开口向他回应接着我感觉到严雨伸出手轻轻拍了我的肩膀,但我还是整个人昏沉沉的趴在桌上…然后我听到严雨说了句没想到酒量这麽差。之后,严雨似乎离开了我身旁不知道又过了多久,两个脚步声又走近我身旁,这次似乎是严雨和服务生。我听见服务生说了句需不需要帮忙?,但是严雨好像婉拒了他接着我整个人就像是作梦似的飘了起来,好像躺在一团温暖的云里头…我并不知道自己被严雨横抱了起来,整颗头都埋在他的胸膛里,睡的正开心。而严雨就这样把我抱回他的车上,发动引擎后缓缓的开往回家的路上一路上我睡的非常的舒服,不知道是车上的暖气太舒服,还是我身上披着一件严雨的外套,给我很大的温暖…到家了。意识模糊之中,我好像听见严雨在我耳旁轻喃着恩…但我只是敷衍的应了一声,眼皮依旧重的睁不开严雨一手撑着头,侧着身子望着喝醉睡的意识不清的我,打量的眼神里闪烁着莫名的精光可以自己走路吗?严雨轻声问道…什麽?我依旧是有气无力的回应着…看来真的是喝到发晕了。我听见严雨冷哼一声,接着他便靠向我替我先解开了安全带,在他靠近我的短短几秒内,我闻到他身上淡雅的香味,不同于以往总是很多不同的刺鼻香水味只是当他替我解开安全带后,他并没有马上把我带下车,而是静静的坐在驾驶座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麽。我虽然感到疑惑,但无法提起一点力气张开眼看个究竟严轩:“捉摸不定的真心,起伏不变的情绪,为何我这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想要在乎『他』呢?”员工走廊“伊呀──”婷姐开门走进了只有柴翔空的员工走廊。这个只有柴翔空轻啜声的空间,跟外面的世界完全不合,这里彷佛被世人遗忘,显得格外凄凉与冷清。婷姐找到了坐在地上的柴翔空,轻声安慰他。“没事了。”婷姐拍拍小空的肩膀,希望他可以停止哭泣。“我...我...”柴翔空空语带哽咽的说道。“我从没想...想过,我会那么深的...爱一个人,我真的...真的很爱严轩。”婷姐沉默不语。这还是柴翔空一次和她吐露心声呢!“我很努...力付出,因为...我知道爱是...需要付出真心,我从不抱怨,我把苦往肚里吞,因为我...不想让她受到伤害。”小空娓娓道来,心情也渐渐平复。“可是,我发觉这样的爱,好累,也许我也有哪里做错了吧?我伤害了她,所以她选择离我而去。你知道吗?那种感觉很难受很难受,像是花费了半年写出来的论文,被教授当废纸一样的撕掉,我的胸口很闷,心也很痛,所以我选择逃避,最快不痛的方法。”“翔空...。”婷姐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最快不痛的方法很没有用哪!我到了美国后,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想起她,所以我必须把自己搞的很忙碌,这种感觉渐渐由爱化成恨,我想我那时是恨严轩的。但在我见到她,发现她没有我也可以过的很好后,我才知道,我一直爱着严轩,一直...很爱。”在说到一直很爱时,柴翔空又哽咽了。“如果你很爱她,可以把她当成朋友啊!这样你就可以继续名正言顺的在她身边了,不是吗?”朋友,也许是前任恋人所演化出来的名词。“朋友?”柴翔空有点迷惑。“没错,朋友。既可以待在她身边,也可以关心她的身分。”“好吧,那就当朋友。”我想要继续关心严轩。就算不能爱。“下定决心,就不能哭啰。”“呵,我不会哭了啦!你可别跟其他人说我哭喔。”这可是攸关男人面子问题啊!“安啦!安啦!我不会说的。”就这样,这件事划下了“逗点”,因为严轩和梁奕的事还没解决。(←蓝雅子:看他们要拍拖到啥时梁奕和严轩“严轩,你确定要考T大吗?”梁奕还再问这个问题。“当然啰。在当大学生时我要顺便兼任家教,这样就可以赚学费和生活费了。”我就可以自己一个人,正式学习独立了吧。“好吧,我也加油了。”“对了!我都还没问,你要考哪一所学校啊?”“猜猜看啊!”“幼稚鬼,不要玩这种无聊的游戏啦,快说。”“说就说呀,我要考『T大』!”希望考的中啊。严轩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和自己的志愿相同,不由得大吃一惊。“你啥时决定的?我都没听你说过?”“你又没问,不对,你刚刚的刚刚才问,我就刚刚决定啊!怎样?很奇怪吗?”“少给我耍嘴皮子!”“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谁理你!”梁奕做个鬼脸后就开始往前跑,被抓到可就惨啰!“你不要跑!站住啦!”我好像也感染了“幼稚病毒”,居然追着他跑!?不知怎么的,我还觉得这样的感觉很...幸福!?这种感觉,不会真的是喜欢吧?小空:“不能够继续爱你,这是我心中最痛的伤口。不能用爱表达,那我就用好朋友的方式,继续保护你。”学测结束“哇!终于结束了。”走出考场的我,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虽然台北的空气指数污染很高没错啦!但我想现在的我,除了开心到极点之外,应该不会太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严轩!”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而且还是非常大声的那一种。谁啊?我左看右看,就是没看到熟人。在我恍神之际,一只手伸向我的肩膀,轻轻的拍了一下。全身顿时僵住了,我轻轻的、慢慢的转过头,结果是......。“梁奕你白痴喔?没事干嘛吓我?”害我的魂七魄都少了一半了!我会不会折寿啊?天啊!“唉唷!怎么那么巧遇见你啊?”梁奕给我来装傻这一套,假装没事的和我打哈哈。“拜托,你志愿也不是T大吗?学我还敢闹我。”真是,最近的小孩子真的越来越不听话了。“咦?对耶?你怎么知道啊?”“装傻装够啰。”声音稍稍放柔,不过我并没有生气。我们边说边走出这个充满“书香气息”的地方,学测结束了,K书女王可以休息了吧?“好啦!我知道你人最好了,一定可以原谅我的无知对不对?唉唷,不要生气嘛!生气会长皱纹耶,长皱纹就没人要娶你,没人要娶你我就只好大方接受,你就要嫁给我啦。”看着越说越得意的他,我哭笑不得。“扯了一大堆有的没的,结果你要说什么啊?”重点都说不出来,考上T大以后还得了?“好啦!我写的超级无敌顺,绝对『包中』,嘿嘿,你完蛋了,我要继续跟你年啰!”露出一副奸臣的样子,我也来玩一下好了。“恭喜你啦!只可惜,很多题目我都不会,所以,你不会在台大见到我了。”我微微垂眼,装做一副心情不好的模样。呵呵,题目对我来说非常容易,考不上台大才有鬼哪!“呃。”他愣了一下,下巴都快掉到地板去了。我努力憋笑,哈哈,想不到他也有被我整的一天。“严轩,你说的是真的吗?我读书读那么用功都是为了你耶!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样弃我于不顾对我来说公平吗?你不会良心不安吗?呜呜,我不管啦,你要给人家负责!”弃我于不顾?我还抛妻弃子咧。看他哭的梨花带泪,有点白的皮肤加上悲情的语气,不听声音还真的......有点娘耶。“哈哈哈,我逗你的啦,别当真啊。”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呵呵,还真天真啊!“真的吗?”梁奕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我好像变成了放羊的小孩,说谎到最后都没有人要相信我了。“对啦!”“吼,严轩!”梁奕有点生气。“对不起呀,走走走,为了补偿你的眼泪,我请你吃饭。”说完,我便拉着梁奕的手走进一家小吃店,模样分亲昵。路过的人会不会认为,我和梁奕是一对情侣呢?摇摇头甩开莫名的想法,我决定先祭拜我的五脏庙再说。我不了解,什么事都可以慢慢来,但爱,只要手稍微放松,就会飞走。六五梁奕:“明明知道我喜欢你,为什么你都不回头看我一眼?总是用含糊的笑容带过,你不好过我也不好受,把爱说出来会不会让大家都好过?”手边咖啡馆学测结束,但还没放榜,这一段时间,大家在学校吃喝玩乐,不知不觉,毕业季也悄悄来到。“哇!严轩你看,我又收到了情书耶!”现在是用餐缓和期,梁奕和我坐在咖啡馆的角落,他向我炫燿着手中一封封的情书。我特别注意到,他的“又”这个字,“难道,他已经不是一次收到情书了吗?”我心想。心中熊熊冒出一股酸酸涩涩的味道,这就是所谓的“吃醋”吗?“哼!那有什么了不起嘛!我家里的情书也是厚厚一叠咧。”K书女王那冷漠无情的特殊气质,自然会引起某些雄性动物的注意。“怎么样?要跟我比吗?”他不服输的说,感觉口气有点酸。“我才不跟幼稚鬼比呢。”这一向是我的原则,但我,似乎为梁奕打破太多规则了。我们两人为此赌气着,完全没注意到有人进门而来的风铃声。“严轩!”有人突然要住我的名字,这个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声音:小空。“小空?”带着些许不确定,我看着读然出现在我眼前的人。自从那此,我们正式变成好朋友后,彼此几乎没有见过面。或许是命运捉弄人吧!每次总是擦身而过,就连在隔壁班都没看见人影,唉。“嗯!你最近过的如何?”他走到我的座位旁坐下,我居然不会感到任何不安,反倒是我旁边的梁奕,脸一下子像是黑云笼罩,午后雷阵雨就要来啰!“过的......”很好啊!可是我还没说完,就被梁奕打断。“不好!”一副小空欠了他几百万的模样。幼稚鬼。“我哪里不好?你不要诅咒我喔!”本大小姐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擦伤,何谓不好?“青春痘到高了还冒不停,这样不好啊!”他指着我脸上被蚊子咬到的包包说。真是败给他了。“那是被蚊子咬到的啦!傻诶你。”看着我们两人斗嘴,小空只是笑了笑,眼中不再忧郁,看起来帅气多了。“诶,那个叫什么柴什么翔什么空的,谢谢你把严轩让出来,要不要我帮你介绍女朋友啊?我在国外有认识很多正妹喔!”梁奕一脸贼样,让我哭笑不得。“不了,谢谢你的好意。你一定要好好保护严轩。”小空严肃的对梁奕说,现在是把我当空气就对了?两人都不理我!?“诶诶诶,你们两个不要太过分喔!我又不是东西,为什么要被你们交换来交换去啊?”嘴巴上虽然这样说,但我的心中却是甜蜜的。被保护的感觉,真好。我们人笑闹着,为冷清的咖啡馆带来了生命,婷姐只是在柜台,对着我们微笑,如果这样就成了结局,那该有多好?那,所想要的往往事与愿违。严轩:“难道幸福都是说好的?难道感情都是注定的?不要和我说命中注定这一套,我才不相信。”放榜当天,严轩的家“铃~铃~”电话声突然响起,正在发呆的我被吓了好大一跳。“谁啊?”好好的假日耶,学测好不容易结束了,我终于可以好好的阅读漫画,是哪个眼睛少了瞳孔(白目)的?“哈啰?请问找谁?”语气带着不耐烦,我的小漫画还在等我啊!“呃...我找严轩。”男生?还找我?“你好,我就是,请问你是哪位?”哪个天杀的家伙找我?其实心里真正想说的是这样。“咦?喔,我是梁奕啦!”下次给我见到你就惨了!“找我干嘛?”等等!我有给他我家电话吗?“放榜成绩出来了,你要和我一起去看吗?”“不要。”我一口回绝。“为什么?难道在你心中有着比我更重要的人吗?噢,我太伤心了。呜呜呜──”在电话的另一头,我彷佛可以看见他那副滑稽的模样,忍不住“噗哧”地笑了出来。“呵,开玩笑的啦。啊,现在六月耶,太阳太大了,我不太想出门。”还有我要看我的小漫漫啊!“是吗?”他语气中有着一丝丝的失望,我有点于心不忍。“好啦、好啦,我陪你去嘛!”我又再一次的破坏了我的原则。“YA!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难不成,他刚刚那可怜语气是装的?唉,一再的心软,我变的好没用喔。“对了,你为什么会有我家电话啊?”我记得我很少给别人耶!“我去找翔空要的,他人超好的,一下子就把你家电话给我,还说要我好好追你等等的咧。”条线从额头上落下,该死的柴翔空。“我说你啊!什么时候跟小空变这么好啦?我记得上次你跟他在员工走廊吵的很凶耶,说变就变喔。”变的跟哥们一样好了呢。“拜托一下,我们吵架都是因为你耶,况且兄弟都嘛会阋墙,吵吵闹闹比冷冷清清更好,知道了呗?你可不准挑拨我们离间啊。”“唉唷,才几天不见就那么爱讲啦,梁奕?”我的声音降到冰点,分冷漠。因为我?为什么是因为我啊?“没、没有啦,偶、开玩笑的,对不起啊,我给你磕头。”被我突然的冰山语气攻击,梁奕连讲话都说不清楚了。呵。“好啦,不闹你了。”“多谢大姐饶命啊!”我心里突然冒出一个问号,我们还能这样嘻嘻哈哈多久?如果有梁奕突然就离开,那我要怎么适应没有他在的日子?听我不说话,梁奕又自顾自的讲了起来。“那就下午点,我们学校见,记得穿漂漂来唷!掰掰。”条线随着电话嘟嘟声而随之落下。打死我我也不要“穿漂漂”!“掰......掰。”挂上电话,看看现在也才12点嘛!吃个饭再说。午餐弄个荷包蛋,再加上两片吐司、一杯咖啡(反正我又长不高),就这样打发了。等待着时间的流逝,等待下午,我,也渐渐习惯,等一个人的幸福。歆珣:“是不是该放下怨恨了?也对,不应该让爱情阻挡了友情的平衡。为了看见更美好的幸福,放手会让爱更完美。”一点钟“姐吗?”我打电话给姐姐,打算告诉她我下午要出门。“不然咧?有事吗?”姐用很不耐烦的口气回我,我招谁惹谁啊?“嗯,我下午点要出门,可能不回来吃晚餐了。”因为我不知道要搞到几点嘛!“跟谁?”还真是……。“梁奕。”反正也没啥好隐瞒的。“哦~~~”姐发出那暧昧的声调,好像我跟梁奕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有吗?我扪心自问。没有啊!不过是有“一点点”喜欢他而已嘛。“就这样,掰。”深怕姐又会乱问一些有的没的,说完“掰”之后,我就挂电话。挂上电话后,我才发现我很期待这次的“约会”,这种感觉,微妙的在我心底萌芽,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恋爱的滋味!?真是想太多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