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恋爱> 恋爱明星
恋爱明星连载中

恋爱明星

来源:奇热作者:霸唱标签:恋爱,明星,反骨主角:

主人公叫恋爱明星的书名叫《恋爱明星》,是作者霸唱写的一本现言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播也将舞台上的大萤幕画面切换成三号摄影机。经过二度空间的巧妙结合,采晶和端木耀腾在同一个舞台上,合唱着他们一起创作的歌。歌迷们群起骚动。但是,任谁都能从大萤幕上感受采晶对端木耀腾的感情,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头顶宛如笼罩一团闪电兼打雷的雨层乌云,晚上工作结束后采晶终于忍不住跑去夜店买醉,坐在吧台一杯接一杯。

琴汤尼,螺丝起子,深水炸弹,血腥玛丽,粉红佳人,长岛冰茶……常见的鸡尾酒一杯接一杯,年轻的酒保把自己压箱的调酒方都使出来。她的酒量这麽好,要喝醉还费了一番工夫。

“小姐,你的手机好像一直在响。”年轻的酒保在采晶耳边喊。

店里的音乐喧腾,采晶根本听不到手机的声音,

“喂?谁啊,听不到!这里很吵!我?我在”盘旋Ring“,你要来吗?来接我回家好了,我醉了!”

采晶乱吼一通挂了电话。这种时间会打给她的也只有乾哥薛圣棋了,有人来接就不怕喝烂醉,采晶索性把原本打算保留好坐车回家的最后一分清醒都醉掉。

“下一杯”夏日皇后“。”

三角酒杯送到面前,采晶同样一口气乾杯,只是这一次她趴在桌上不想动,也没力气动。

“……等一下有人来接我,再叫我……”

凌晨三点,夜店里还是热闹不已,比家里的安静更好入眠。半梦半醒间似乎听到旁边有人说话,但采晶已经没有意识。

“我来接她回去,谢谢你照顾她。”

“不客气,是我该做的。对了,她总共喝了二十五杯调酒。”酒保说。

采晶睁开眼睛,翻身闭上眼想继续赖床,一种怪异的第六感发出危险讯号,她再次睁开眼睛,床单的颜色不对,墙壁的颜色不对,这里不是她的房间,也不是薛圣棋的房间。

采晶整个人清醒了过来,接着她发现更震惊的事:被单下她竟然是一丝不挂!

她差点失声尖叫,强迫自己迅速冷静下来,感觉身体完全没有不适,应该没发生什麽可怕的事才对。

这房间有点眼熟,快想想!应该是她认识的人。

采晶的头脑混乱一片,当她想到了答案,房间的主人也出现在门口。

“你终于醒了,都下午一点了。”

端木耀腾一身宽松家居服,丢了一瓶冰的矿泉水,采晶反射性接住。

“以后不要在那种地方喝得烂醉,随便就被人带回家,万一遇到的人是杀人魔怎麽办?”端木耀腾的语气带责备。

采晶跳起来:“你对我做了什麽!”

“放心,什麽也没做。”

采晶一手抓着紧裹的被单,开始朝他丢东西,矿泉水,枕头,闹钟,床头摆饰的大贝壳,找不到东西连床头灯罩都抓下来丢过去。

端木耀腾灵活左闪右闪,原本都轻松躲过,但是灯罩弹起来直接命中他的小腿胫骨,痛得他蹲了下去。

“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该说对不起的,不是这件事。”端木耀腾转过头不看采晶,好像生气了。

采晶见他这样也撇过脸,两个人僵着。她起身四处找寻自己的衣物,却半点踪迹也没有,现在的她需要防卫的“盔甲”,需要坚强。

“不用找了,我就是要剥除你所有的伪装,让你诚诚实实的面对我。”

端木耀腾站起来,冷冷傲傲地说。

“你变态!”

“那也是被你逼出来的!从男生变成女生,你以为平常的男人能接受吗?”

“我,我……你是端木耀腾,又不是平常人!”采晶强词夺理。

在梦里,采晶梦过好几次向端木耀腾解释的情形,根本不是这种奇怪的场面。

“所以呢?很适合当你跟薛哥的游戏对象?”

“这件事跟薛圣棋没关系!他一直要我告诉你真相,是我每次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谁教你一直在我面前说有多喜欢我“弟弟”,我更加说不出口。”

“喔,原来说到底是我的错啊!”端木耀腾双臂交叠,眼神睥睨。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然你是什麽意思?”

“我是没有说实话,但我不是故意的,如果我们第二次见面不是在工作的场合,我会说实话,会谢谢你那晚救我,帮我。”

端木耀腾的表情稍微软化,“那天你跟薛哥在打赌,对吧?赌我是不是认得出你,而你赢了。”

采晶没有否认,“但是身为女人,我输了。你不断在我面前提起男生的晶,我真的心里五味杂陈,甚至会嫉妒。天啊,到后来我一直在跟自己吃醋,甚至是待在这里的那一晚也是,你说分不清我跟“他”,我很难过。到现在,我想其实你喜欢的是“他”不是我。”

采晶说完,整个人非常颓丧将小脸埋进手掌,身体微微在颤抖。

“傻瓜,”端木耀腾靠近,双臂温柔环抱采晶,心疼说:“你们明明是同一个人,你就是晶,晶就是你,不管男的女的,世界上只有一个慕容采晶。我那是故意的,故意在你面前一直提“他”。”

“故意的?”采晶猛然抬起头,“难道你……早就知道了?”

“我又不是笨蛋,你的小动作,在当专属化妆师的第一天就被我看穿了。”

端木耀腾说着模仿采晶做那个揉眼皮的小动作,把采晶看傻了。

“你故意的!你一定天天在肚子里笑我,你,你过分!”

“这只是欺骗我的小小惩罚。我一直在等,等你亲口告诉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别人,被媒体戳破了,才愿意告诉我实话。”

采晶隔着被单踹他一脚。

“臭家伙!老狐狸!心机重!”

“你这叫自作自受。一开始我真的很生气,以为自己爱上男人,你知道我有多震惊?好不容易内心接受了这个事实,你又变成女人出现在我身边,玩着游戏。我只是让你也尝尝那种被耍的感觉,不过后来看到你吃自己的醋时,又觉得很可爱,就没那麽气你了。”

端木耀腾捏了捏采晶的鼻子,迷人的笑容和刚才根本判若两人。

“对不起……”听了端木耀腾的心情剖白,采晶终于诚心道歉,说到底确实是她自作自受。

“我接受。”

采晶一把抱住他,紧紧的。“我不会失去你了,是不是你原谅我了?”

端木耀腾抱着采晶转了一圈,舒适的床就近在身边,他将她放在床上,凝视这个已经没有任何防备的女人,缓缓揭开被单。

“知道你真正该道歉的是什麽吗?是那夜在包厢里,你不该吻了我。”

端木耀腾吻着她,深邃而绵长,弹琴的大手游走她全身每一个细胞,相互坦诚后迸发的热情,燃烧着这对爱侣。

“以后不可以用简讯,传简讯分手最没水准了。”采晶还在记恨这个。

“什麽简讯?”端木耀腾一头雾水。

“哼,还装,再装就不像了。”为了那通简讯害她掉了不少眼泪。

“我没有传简讯。你的电话号码之前我没背起来,小马死不告诉我,一直到昨天从香港回来打给薛哥才问到的,我不懂你说的简讯是什麽。”

“乱讲!”采晶下床找到手机,把那一则令人伤心的简讯叫出来,但奇怪的是手机上显示传简讯的号码是小马,之前她居然没发现。

“咦,见鬼了!你在香港的时候用小马的手机传给我的,对不对?”

端木耀腾接过来一看,确实是小马的号码,亏小马还说删掉了采晶的电话,原来是骗他的。

““耀腾:我不想再见到你,我们结束了。”这简讯不是我传的,你中计了。”端木耀腾面色一凝。

“我中计,中谁的计?”采晶不解。

端木耀腾脑中闪现拍广告那天,许玮彤私下对他说的话:

“是他找我来破坏你们的,就像他找来跟我一起配戏的男演员破坏我们一样。我以后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你信任的陈大经纪人的计划。”

“告诉我这些,你到底有什麽企图?”

“我只是要讨回公道,让陈泽镜知道娱乐圈不是他可以任意左右的!人的感情不是他能控制的,一旦失去艺人他连屁都不是!”

“……居然做到这种程度,就算我再念旧,也必须有所行动了。”端木耀腾皱眉长叹。

那天他并不相信许玮彤的话,但这通简讯却证明了一切,击垮他对陈泽镜的最后信任。

“是小马,不对……是陈泽镜!可恶,把我的眼泪还来!”聪明的采晶也想通了,小马没有理由作这种事,而许玮彤昨天还说她不是陈泽镜的对手。

“你哭了?”端木耀腾没漏掉她最后一句话。

“我……是啊,我以为你像报纸写的那样,逃到香港去了,我以为你讨厌我了。本来要飞去香港跟你解释清楚的,可是一看到这则简讯,什麽希望都没有了,眼前一片黑暗。”

见采晶流露出少见的软弱,令他心里一紧,原来中间还有这样的转折。他轻抚她的发,在额头落下安慰的一吻。

“难怪你一见到我反应是那麽激烈,而我还在气你嘴硬,不快点从实招来。”

知道简讯不是耀腾传的,采晶总算化解心中的阴影。

“陈泽镜是不是喜欢你,所以把我当成眼中钉?”

“胡说!”端木耀腾瞪了采晶一眼,把手机丢还她,“他只是对旗下的艺人控制欲太强了。”

“那你打算怎麽办?”采晶可不认为只是“控制欲强”这麽简单,见端木耀腾的脸色那麽难看,她还是别提的好。

“我最痛恨妄想控制我的人生的人。”端木耀腾的双眼燃烧着火焰,他真的生气了。

陈泽镜一进办公室,发现端木耀腾坐在里面不发一语望着他,面无表情。

“怎麽了?表情那麽凝重。”

“……镜哥,你说我该拿你怎麽办?”端木耀腾冷冷地问。

“是谁在你面前说我什麽吗?还是广告的女主角换成许玮彤,你不高兴?”

陈泽镜依然冷静应对。

“你想控制我的感情吗?”端木耀腾开门见山。

“我没有。”陈泽镜断然否认。

“你并没有公私分明,你用工作的名义一再介入我的私生活,甚至伤害我爱的人,我已经不能信任你。”

端木耀腾坐在沙发上,连姿势都没有改变。他从不曾用这麽冷酷的神情与语调说话,至少陈泽镜没有看过他的这一面。

在陈泽镜心里,端木耀腾是个深谙娱乐圈规则的艺人,懂得对必要之恶的妥协,换句话说就是有一定程度的听话与服从,即使想法不同也不会过分坚持己见,所以在这个圈子很少得罪人。但是眼前这个森冷的端木耀腾几乎推翻了陈泽镜过往对他的印象。

“本来广告主属意的人选就是许玮彤,当初是我们这边要求换掉她,我只是同意再把她换回来而已。”见端木耀腾仍然没有反应,陈泽镜又补上一句:“听说她跟那个男演员已经分手了。”

“你不该伤害采晶。”对端木耀腾而言,许玮彤已经是过去式。

“我只是揭穿慕容采晶的真面目而已,她跟薛圣棋串通起来接近你,居然还女扮男装混进酒吧,把你牵扯进无聊的性向八卦,不可原谅!”陈泽镜愤愤说。

“你不该以我的名义传分手的简讯。”

就是这个举动踩到端木耀腾的最后底线,让一切再也不可能挽回,而高傲自负的陈泽镜依然不了解自己做了多愚蠢的事。

陈泽镜错估慕容采晶在端木耀腾心中的份量,认为端木耀腾是上了她的当,他只是让这个女骗子离开端木耀腾,他认为这麽做是为了耀腾好,以后耀腾会感谢他的。就像那些想控制子女婚姻感情的父母惯有的思维一样,自以为是。

到这地步陈泽镜仍毫无自觉,他早已经逾越了经纪人该有的本分。

“那是小马自作主张,不是我的意思。”

“你不必推得一乾二净。”

“你是公司的商品!我有责任维持商品的价值。”陈泽镜的声音高了八度。

“那麽显然你弄错了我的真正价值,所以失去了我这个“商品”。”

单身也许是明星让歌迷们幻想的附加价值,但是端木耀腾的真正价值是他的创作,他的音乐,他的歌声。他并不想为了卖音乐,连自己的感情都一并卖了。

“你想毁约?”

“我想毁掉你。你,那双想掌控我的手,肮脏透了。”端木耀腾说出了重话。

“收回这句话!”被指为“肮脏”,陈泽镜恼羞成怒。

“我在前线作战,而你在背后捅我一刀,伤害我重视的人。失去信任还谈什麽合作。”

端木耀腾严峻的表情转变成沈痛,几年合作下培养的情谊,悄悄变了质。这种事在演艺圈屡见不鲜,但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你的经纪约还在我手上。”陈泽镜不见黄河不掉泪。

“不,你错了,严格说来我的经纪约在唱片公司手上,你只是经纪部的副总裁。公司的亚洲总裁杰夫,你的顶头上司,会告诉你我们的合作关系结束了。”

端木耀腾说完,头也不回离开经纪部副总办公室。

虽然嘴上说要毁掉陈泽镜,待人厚道的端木耀腾并没有这麽绝决,他只是要求换掉小马并且把他的经纪事务转由他人负责,陈泽镜不得过问。也就是说未来这个负责端木耀腾经纪的人,在公司里的地位将跟陈泽镜平起平坐。

在演艺圈,像陈泽镜这样精于玩手段的人,永远能一阶又一阶往上爬。这一次陈泽镜学到的教训是以后大牌艺人的经纪约要签在自己手上,后来他就带着手上的其他艺人整个跳槽到别家唱片公司。

一年后唱片圈爆出陈泽镜替旗下歌手买榜的丑闻,端木耀腾后来非常庆幸这种丑陋的事跟自己毫无关系。

采晶临时接到一份工作,是一出偶像剧的化妆师,她一直很想要试试这类的机会,是上次合作端木耀腾上海演唱会的造型师帮她介绍的。

因为直接向剧组报到,晚上住在旅馆里,跟端木耀腾见面的机会变少了。热恋的人谁不想天天见到对方,端木耀腾乾脆有空档时就过来探采晶的班,一开始还引起剧组不小的骚动。

“礼物!”端木耀腾把一本八卦周刊交给采晶。

“等了好久,终于到出刊日啦!”采晶开心地比了个“万岁”。

果然封面就是“直击端木耀腾真正的地下女友”。等等,她才不是“地下”的,她是“正牌”的才对!

采晶迫不及待翻到报导这一页,有好几张照片,其中一张最大的特写,是采晶被开除的那天早上,耀腾上保姆车之前吻她的特写,拍得很美。

要收藏,要收藏!

这段恋情从相识到正名,都跟狗仔的报导关系密切,或许她该写个感谢函给周刊才是呢。采晶这麽想着。

“当红创作偶像歌手端木耀腾公开宣布已有女友,媒体多猜测是他的前绯闻对象许玮彤,据本刊独家直击,端木耀腾真正的女友另有其人,许玮彤只是烟幕。”

据悉端木耀腾不但在上海为她出手打人,更利用关系把她安排在自己身边工作,变成专属化妆师,经纪人陈泽镜知道后非常不满,立刻开除了她。陈泽镜故意对媒体放消息,说这位高姓女化妆师是别有用心的疯狂女粉丝,甚至动员端木耀腾的歌迷到她所属的制作公司围堵,目的是要让她知难而退。

看不惯陈泽镜的作法,慕容姓女化妆师的干哥哥资深制作人薛圣棋跳出来,与陈泽镜隔空放话,据说端木耀腾为顾及双方,决定将这段恋情转为地下情……”

采晶傻眼,这个报导跟她想像的完全不一样,根本是记者用这些素材自己又编了另一个版本的故事。

“怎麽了?”

“这就是你说的“昭告全世界”,自己看。”

“还好嘛!照片拍得不错,我有翻拍下来。”端木耀腾根本没看内文。

“嗯……可是我有点失望。”

“失望?嫌爆点不够?”他不懂采晶的心思。

“本来想他们会还给我一个公道,结果除了照片,内容根本瞎编。”

“八卦周刊本来就是这样。”端木耀腾搂着采晶窄窄的肩膀说。

“你说!我是你的地下情人吗?”采晶逼问:“如果你公司要求只能谈地下情,我也可以配合的。”

这点采晶倒是认真的,热恋的人虽然有想昭告天下的冲动,但她还是希望为端木耀腾着想,不要再带给他任何麻烦。

“放心,我虽然不会高调的把恋情挂在嘴上拼命讲,但也不想谈什麽掩人耳目的地下恋情。”

“问题是,你天天跑来剧组探我的班,这样还不够高调?我怕会给剧组带来不便。”

说起整个剧组最大牌的,居然是来探班的端木耀腾,连男,女主角都是端木耀腾的歌迷呢。

见到耀腾采晶很高兴,整天充满能量跟干劲,更散发女人恋爱时特有的光彩。不过既然是工作的场合,采晶还是有所顾忌。

“慕容采晶,感谢你为我们的戏做了不少免费宣传!”

这出偶像剧制作人跑过来,握着采晶的手热泪盈眶的。采晶被制作人夸张的态度吓到,不懂制作人感谢她什麽。

身旁端木耀腾盯着制作人的手,真想斥喝他快点放开,握那麽紧干什麽!

“我没有做什麽宣传啊!”采晶僵硬说。

“连续几天端木耀腾都来探你的班,招来好多娱乐记者,为剧组增加很多曝光,今天我们又拉到一个投资方,资金终于全部到位啦!我真的太感谢你了!”

制作人终于松了一口气,这部剧的男,女主角都是新人,没有号召力很难找愿意投资的人。名气这种东西,有时候会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发挥作用。

“那也该是谢谢耀腾,跟我没什麽关系啦!”采晶不想邀功。

端木耀腾终于受不了,把采晶的小手从制作人的魔掌下救出来,拉到自己身后。

“不用谢我,我也没做什麽。”

“耀腾,不如下一档我们来合作吧!拍一档有趣的偶像剧。”制作人浑然不觉自己犯了端木耀腾大忌,忽然提议。

端木耀腾想了想,点头回答:“好啊,如果有好剧本,我可以献出我的“第一次”。”

“太好啦!我马上找编剧来写下一档!”制作人乐得手舞足蹈。

“你怎麽答应得这麽乾脆?”采晶也讶异。

“这样说不定不久以后,我们又可以一起工作啦!”端木耀腾悄悄在采晶耳边说。

“哦,你这“公私不分”的家伙!”采晶的食指轻点他的鼻尖“责备”他。

和大明星端木耀腾谈恋爱,只能好好把握能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真是不轻松却又绚烂夺目的恋爱。

淡水渔人码头庆功演唱会,端木耀腾已唱完两首安可曲。

热烈的歌迷依旧大喊“安可”,在全场两万多人浩大的呼喊声下,端木耀腾顺从众意走向钢琴。

“接下来真的是最后一首。这首歌还没有公开发表过,也不确定会不会收录在以后的专辑。这是一首对我深具意义的歌曲,帮我填词的人,她不是我的疯狂粉丝,反过来我才是她的粉丝。”

端木耀腾望着舞台下左方,采晶就在那里,举着萤光棒。舞台上的电视转播的三号摄影机,顺着端木耀腾的视线往舞台左方捕捉,但是摄影师不知道是哪一位观众。

采晶很低调,戴着棒球帽,学院风格的短裙,黑色衬袜加长靴,身旁同行的干哥哥薛圣棋向耀腾猛挥手。

“是她让我明白什麽是一见锺情,爱上一个人的那一刻,可以连性别都变得不重要。我想对你们说,我恋爱了,希望你们能祝福我。歌名叫做”火焰“。”

台下的歌迷发出惊呼声,鼓励声,失落鼓噪声都混在一起,当端木耀腾修长的十指开始在琴键上跳跃,台下的声音渐渐静下来。

由他乾乾净净的嗓音唱出采晶填的词:

火焰

黑夜点燃跳动的火焰

光亮闪耀眼中的热烈

我清楚看见你的出现

降临混浊的人世间

一次一次凝视你的眼

反射出影像变化万千

我是不是你心里唯一的不变

爱上你的那一瞬间

焚身的蓝色火焰

或许会有他们谣传的流言

将你困在永夜

请记得那一盏不熄的火焰

请记得你已经在我的心田

或许会有风雨潮湿的季节

将我们捆绑在泥泞深渊

请记得火中烙印的誓言

那是最美最初的爱恋

三号摄影师找到了采晶,因为只有采晶能跟端木耀腾同步唱着歌词。摄影师拉近镜头给采晶大特写,导播也将舞台上的大萤幕画面切换成三号摄影机。

经过二度空间的巧妙结合,采晶和端木耀腾在同一个舞台上,合唱着他们一起创作的歌。

歌迷们群起骚动。

但是,任谁都能从大萤幕上感受采晶对端木耀腾的感情,她专注着,眼中只有他,浓烈的情感经过特写镜头放大传递到歌迷心中。

谁也不愿破坏这一刻,在这首短短五分钟的歌曲里,姑且认可他们互相拥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