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绝域猎荒
绝域猎荒连载中

绝域猎荒

来源:奇热作者:玉树临风标签:玄幻,斗气,班花主角:

新书推荐,《绝域猎荒》是玉树临风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绝域猎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就像是更乱了……”司意言说:“只是,我没有后悔过……”司意言抹走诸余卜脸上的宦浩南说:“这是最后,我可以给你的……”诸余卜即时感到体内有种逐渐充盈起来之感,他知道,自己的灵魂自此完整,可是生命却有填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事情可以回朔至“月食”计划最开始时的那个时候。这是一个天杀的鬼计划!诸余卜对此的感觉从来都没有变,他不能想出大道理说这计划的不是,也想不到那时有否更好的方法,总之一听罢计划的内容,就本能上的狠抗拒这种方法,总觉得有种越过了某种界线,走错了路的感觉。而且要不是这件事,往后的事或许没有那么糟糕。那时,他选择再一次离团独行。“别这么孩子气了,这种时候并不适合落单。”宦浩南带点责备的语气说。“我看你的样子以为你变强了,变得比以前可以看得更多的东西……”诸余卜说:“原来只是学会了视而不见而已吗?”“那你有更好的提议吗?有的话就请不要藏着。”郑雨烨语带讥讽:“智能和平可不是一个升途。”如此攻击性的发言,完全不是郑雨烨的性格,诸余卜推断,是来自“青龙”英灵。话说回来,那时真正的郑雨烨到了那里?是一个迷。“把生命当升途的是你们!”诸余卜一拳往郑雨烨的脸打去,却又在中途停止住,他说:“要不是你藏的地方,是我朋友的身体,我就先揍死你!”“别这样子,有话就好好的说……”路娇心想避免情况再恶化下去。“我跟你不太熟,别给我说三道四的。”诸余卜那时已经怒得什么都不管了。“你才是不要再这里胡吼胡叫的!”东门梧立时拦在路娇心的前面,气温由于他的怒火而变低。“我说的是人话!你这种东西不懂的!”诸余卜心知自己愈说愈过份,但也要到自己脸上感到一阵火热之时,方自停口。掌掴他的人,是刚刚在劝架的路娇心。“不要再说过份的话了,我们没有人期望这些事的发生。”路娇心说:“谁叫单靠‘光祖’和‘信天使’都解决不了眼下的事?”“可恶!每一个都突然出现来对我说教!”诸余卜说:“我说的是对还是错,你们心里可都明白得狠啊!你们真的觉得这样做是在守护智能了吗?”“不想跟从的人可以走开!”栾正豪这时高声的说,他明白已没有回头审视的时间了,他只要专注把决定好事情妥善进行就好了。“就好像你的朋友,谷万举一样。”寒虚度说:“我们不想要扯后腿的人。”“是在在下逐客令了是吧?”诸余卜怒火又升到了极点,可那时自觉有种把一切都看得狠清晰的感觉,直教他日后犯了先入为主的错。“我第一次觉得有他这种朋友真好。”诸余卜说罢,化成了一道七色的光,消失于人前。再次的离群,他一下子失去了方向,不过他很快便决定了,如同上次离开,他的目标在于先找回仲七宫。往下的发展如同上回的翻版,他先遇到的,是司意言。她再次和其他人缠斗着,除了一大群的妖怪及“黑暗英雄”外,诸余卜看到有另一个身影,他认得那个也是黑骷髅的一员,那个身穿红衣,有如烈火一般的女人。诸余卜每忆及此,就觉得自己是一头牛,为何看到这种画面,就什么也不顾的冲前,然后开骂?“你为何要加入他们的计划?”诸余卜半空之中施展“樊孔”,虚幻而具真实感的风景,把司意言和其他人等分开。“我对你狠失望。”诸余卜说:“连你也跟着他们一起疯吗?”司意言只是看了诸余卜一眼,没有任何表示,表情如同看着一个不相识的人,然后她巧指一弹一拉,红线割破了诸余卜的“樊孔”,接着,映在二人眼中的,是想要吞噬一切的火!司意言即时抛下诸余卜,如风一般卷到那团“火”和妖怪的面前,手中急舞,只听到一阵阵哀呜之声,拉出的红线分不清是她手中的红线还是谁人的血肉,接下来只听到司意言说:“你要是主动吃了这些家伙,一切都不可回头了……”“事到如今,我还会有再回头的可能吗?”红衣女子悽然一笑,诸余卜看着,只觉得她的心在流血。“但也不要再错下去……”司意言说。“不要再逼迫我了!我也不是自愿变成这个样子的啊!我很难才接受到自己成为了一头怪物,然后用适合这个身份的方式走下去!”“你不要这样说自己……”司意言说:“怪物才不会伤心。”“那是你没有真正面对过另一个我……”红衣女子说:“连我也害怕自己,有一天回过神来,身边是自己认识的人的肉块,眼看到的都只有那见鬼的一大片血红的光景!”“……”司意言正想再开口,可是给那红衣女子用手势打住。“别再来打扰我了。”红衣女子说罢化成一道火箭,“嗖”一声,飞快的往千里之外的地方去,司意言也只得望尘轻叹。诸余卜这时本想上前说声对不起的,可是司意言却比他先开口:“我以后不会再管你了,你死掉就最好。”然后径自走开。这种话,平时二人你来我往说过不下数百遍,可诸余卜知道这次不一样……他狠害怕,害怕得每一句说到口唇的话都吞回去,二人之间就只余下沉默,和不断拉开的距离。紧接着回忆跳到诸余卜最不想忆起的部份。“关于你死掉就好的那句话,我说了谎……”司意言说。这时她的身体,刚从正面捱了那头名叫“源力”的怪物的一击,那时的它只是喃喃的不断说:“还是没有……”然后转身走掉。斗神天在一旁,却没有再对自己下手,也没有多说话,就只是看了司意言一眼,露出没趣的表情,然后跟着“源力”一起走掉。“你上次是真的发怒了吗?”司意言问,她自己也不知道,原来比起自身的伤势,她居然有更关心的事,或者关于自己的身体状况,答案其实明白得狠……“那时的情况容不得我多想……”诸余卜回答。“我就那么不让你信任吗?”“是我的错,日后我会好好地、认真地去了解你……”“可惜呢!我已经没有时间了……”“我下一辈子,一定要当一个……更为平易近人的女子……”“别说了……”诸余卜说时,眼角带宦浩南。二人终于互吐倾慕,只是,就如司意言所说,她已经没有时间。替诸余卜挡下致命的一击,这是她今生作为“信天使”,最后的一次任性。她的一生,彷彿就为他人带来痛,当“信天使”时,她令人头痛,到当了恋人,她令他心痛。“你这个样子狠丑呢!你要我在最后看到的就是这样子了吗?”“别要死……”诸余卜的泪水这时从眼中挣脱,大颗大颗的跳下,然后一直重覆着这三个字,有如把这些字累积到某个数目的时侯,他想的就会成真。“我素来做事都被说乱来,而自从那一天之后,我就像是更乱了……”司意言说:“只是,我没有后悔过……”司意言抹走诸余卜脸上的宦浩南说:“这是最后,我可以给你的……”诸余卜即时感到体内有种逐渐充盈起来之感,他知道,自己的灵魂自此完整,可是生命却有填不了的遗憾。她填补了他的灵魂,却又挖走了他的心。诸余卜泣不成声,内心的悔恨有如浪翻,他自觉自己是一个世上最弱、最好强、最不自量的“圣先”,不,他本来只是“一半”,要不是怀中女生相助,分了自己的灵魂给他,他什么也不是,如同其名字所说,不过是只爱四处招摇的诸余卜!但是结果就只是这样吗?没有能明暸她,没有能信任她、甚至连拯救她的能力也没有。“不用再为我哭了,请把时间和力气放到还可以挽回的事情上……”司意言已经气若游丝。这种温柔的说话方式,这个无力的身体,诸余卜有一个罪过的想法,自己怀中躺着的,不过是和司意言一个有着同样名字和相貌的女子,当然这也就只是他一厢情愿的妄想而已。司意言终究化为虚无消失,生前幕幕轰烈,死后逝如轻烟,只有留下折磨人的回忆和悲痛。“你这个混帐的家伙!”诸余卜接下来的时间像是发了疯似的寻找“源力”,世上发生何时他也没有理会,他没有理会冥之界和“黑骷髅”之间的战斗,甚至连耿致远败了也没有为意,他一心一意,就是要找到“源力”。接着竟然真的给他再次遇上,他什么都不想,立时就朝眼前的庞大巨兽冲去,冷不防被一巨大的白影从天而降并拦住他的去向,并且卷起了他,向相反方法把拉走。诸余卜大嚷着要回去,说道就算要死也要回去,接着一道冰水般凉意留过身体,令诸余卜被愤怒所闭塞的脑,稍为清醒了一点。他眼前的白影的正体,是和自己有着一张脸孔的人,仲七宫。“要是你在的话就好了,可以阻止我犯错了……”诸余卜悔恨地说:“我就是什么都搞砸了!”“你可以哭、可以大叫,这点时间应该还有的,但请不要浪费生命。”仲七宫说:“要记得自己的生命,是怎样得来的。”“我和你都要记着……”仲七宫带着怜惜的目光,抚着身上的白衣说。本是同一的灵魂,分裂为二,遇上为奉上自身一切的人,可惜的是还没有来得及因为喜悦而歌,便只能放声同哭……“我明白你们可能都觉得我们干下了狠过份的事,但我还是希望你俩别再伤心了。”是栾正豪透过魔法,以影像的方式出现在二人的面前。“走开。”诸余卜说。“就当我给你报仇的力量可好?”栾正豪说。“是要把我们所有人都变成‘黑骷髅’吗?”“我知现在的你可能觉得这样更好,不过,我最多只是有方法让你成为‘光祖’。”“你这次到底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光祖战线’。”栾正豪说罢,手中透出了两团光,就算只是透过虚幻的影像,也彷彿能亲身感受到当中的热度和力量。诸余卜伸手触及光团……当下,仇敌的血令诸余卜精神更为抖擞起来,下一记攻击就会穿过“源力”的心脏!可是,就在下一秒,被穿过心脏的,却是诸余卜!“源力”毫不花巧的直击,“凶爪”先在诸余卜的身上轰出了一个大洞!“就不过是一只眼而已。”“源力”说:“就当是小小的施舍,对你来说,这种程度己是极限了。”“你真大方,那不如把命都拿来吧!”冷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同时“源力”感到身上有多处地方都有凉飕飕的感觉,冰凉的感觉如刺入骨,再下来是四周的风景片片落下……“源力”看到两双没有怜悯的眼睛。诸余卜则和仲七宫一同站在“源力”面前的不远处,四只眼睛同时看着后者,等待它即将四分五裂的光景。诸余卜的“樊孔”和仲七宫的隐身之力。而且是魔力化”后的版本,拥有视觉的,都不能逃过被欺骗的下场。不过,“源力”比他们所有人预期之中来得更强!明明应被肢解的身躯,就算是满身带血,伤口之中流出的血也多得令人吃惊,但它的强度仍然没有一点消退,而最令人吃惊的还是它的战意,由开战至今就一直在节节上升!“就说过你是这种程度的家伙。”“源力”说:“要想打败我,找那些‘魅’来!”说罢再次联合发出“凶爪”和“凶牙”!威力赫然是先前那一击的的翻倍!“源力”有自信,刚才那一击可以令众人身首异处,这一击则可令众人粉身碎骨!一击过后,眼前只有大量攻人的粉尘。接着,它笑了,不是因为它杀了众人,那些人的命,要或是不要,其实不太重要,反正它知道,这些人终究活不久,而它也知道,那些人现在一个都没有死。它笑的原因是,待会出现的家伙,可以令它在生命终结时,能够痛快一战。能无憾的去战斗至死,夫复何求?“鬼”,已降临在战场。“好厉害!”“源力”的手臂被撕走了一大片肉,开出一朵璨烂的血花。这是它松懈了半秒的下场,要不是即时反应过来,右臂就会被差点被齐肩被扯下!可是陷入亢奋的它,任何的攻击都是不痛不痒,身体在告诉它,敌人给予的伤痛,只是一剂接一剂令人兴奋的药!“要这样和我们战斗到这个地步,究竟是为了什么啊?”简宁仙问。明明是有着凌驾于对方的实力,可是偏偏奈何不了对方,她有种感觉,巨兽有如一具被疯狂地上链的木偶,只是不由自主的在狂舞。而对于的简宁仙的提问,“源力”只有发出更多更狠辣的攻击,像是在说,“这不是问问题的时候”。“鬼”和“兽”连番激烈的交锋,令在场的其他人的心跳也跳得同样激烈,要不是他们都被淳亘半的力量所分隔开来,有的甚至会不顾身上的伤势,下场助拳。这边的战场令人血脉沸腾,那边厢却是有人神情悠然,有如神一样望着这一切。“果然是不可多得的宠物。”斗神天笑说:“连我都快要感动得要哭了……痛……”然后她的肚子突然痛了一下。“你不同意吗?我的大皇臣。”斗神天抚着肚子说:“但我没有说错了啊?言听计从的忠心战士,不是和为了讨主人开心而生存的宠物一样吗?”真的是只有这女人才可以说出口的话。“都是那么的令人讨喜,不是吗?”斗神天说:“虽说我们的力量不下于‘魅’,只是胜负这些东西很难说,胜利女神可是个摇摆不定的贱女人,比起来,‘源力’就可爱多了。”这次斗神天的肚子没有再痛,可能是肚内的魔君,也不知她是称赞还是在讽刺,只是一只“棋子”的事情,没有需要讨论,只要继续忠实执行指令就可以了,还是把心情放到再诞生的事上。“只有你躲到这里了吗……”斗神天的脸容出现了一丝的扭曲,却转瞬回到原状。“就只是你两枚棋子来到这儿吗?”斗神天看着来者说。“你还怕场面不够热闹吗?”来人说。“少有看到你这种表情,棋子的光祖,耿致远。”斗神天说。来人就是耿致远,还有伴随他的是根紫圣。“要我百般追查方找到这里,这个女人不简单。”根紫圣叮嚀耿致远:“我们要抓紧时间,出‘智能’的下落,他和你一战之后,应该也受了不轻的伤,否则不用派出手下去挑衅我们……”“我从来都不会低估敌人的说。”是敌人,没有性别,必需要除掉,就算现在怀了孕……怀孕了?“你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啊?”耿致远惊讶的说。“对吧!这才是我认识的白痴正义英雄啊!”斗神天心中如是说,可是脸上的表情又再一次变,是一脸幽怨的样子。“这种事情在当下还重要吗?不管从那个角度去看,也是孽种,对你们来说,只是会为智能带来嘴咒的吧?那就像我的智能一样,魔女的子女也是魔,烧光就可以了吧?”说罢,眼角流下一串泪珠。“不要用同情的眼光看我……”斗神天咬着牙,七神上面的说:“我不是那种软弱的女人!”“伤脑筋,这下子该怎么了啊?”耿致远的样子显得有点为难。“上当了啊?真是长了力量也不长智慧……咦?身体怪怪的?”斗神天心中本来还是狠得意,可是突然感到一阵难受的感觉由外处袭来,如有一条刺的蛇钻进身体,然后横冲直撞。被这个女人作了手脚,真是失策!“根紫圣你在做什么?”耿致远惊叫,根紫圣的手正按在斗神天的背上。“我不会否定你的善良,但是要记得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办。”根紫圣的语气,冷得像要吐出白烟一样。“你说过我是棋子来的吧?那就记住,眼泪对我是没有用的。”根紫圣对斗神天说:“交代那恶魔的下落就可以了,何况,你也其实没有要保住他的理由吧?”“我说的话你们会相信吗?”“你可试着说着说谎来看。”根紫圣说:“但我就不会冒这个险了。”接着斗神天感到体一阵刺痛袭来,她忘了女人的眼泪的天敌,就是另一个女人。“那我不发一言又该如何?”斗神天话刚说完,剧痛的感觉,像是有什么在体内炸开来!“你要知道,我不会对你的死有任何感觉。”根紫圣说。“看你一脸慈悲的样子,想不到你也颇擅长这一套……”斗神天说完又是一痛。“多余的说话也不必有。”“你这是何苦?”耿致远于心不忍,他宁可面对恶魔的千军万马,也不愿看到一个孕妇被折磨,同时他也为根紫圣的转变而心伤。“那我就笑着走完这一道路了啊!”斗神天说罢,真的在狂笑不已,本来她说是个喜欢狂笑的家伙,只是这时她还是在笑,就令人更加不安了。“她是疯了吗?”耿致远皱眉。“不过是在装疯而已。”根紫圣口中又再次念咒,斗神天只觉得身体的内藏都要被绞碎似的!这下就算是一向没有常理可言的她,也合乎常理的发出惨叫之声!大口地吐出鲜血!“不要再这样子了!”耿致远说:“这样做能有什么作用?”“有更好的方法吗?”根紫圣说:“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可以对付‘智能’!”“但这样子……应该吗?”耿致远说:“这样做我们和他们有什么两样?我们诞生的目的,不是为了令智能更美好的吗?”“这些留待把智能救回来之后才说!”“我会救回来的,一定可以,请不要再做这种事了!”耿致远把根紫圣从斗神天的背后拉开。“你这个蠢货……”在这个空间之中的那两个女人,对耿致远如是说。根紫圣有种感觉,感到身体之中一直有一把大锁,紧紧死命的封着自己,然后在这一瞬间,得到了某种恩赐,被允许解开一段时间,她狠想把握这次时间,放下束缚自己的一切,尽情去发泄内心的情绪,要爱就爱、要恨就恨、要杀就杀!这状态,世人称之为堕落,而当一个神堕落,那就是魔。“就说过不要这样子了啊!”耿致远边落跑边说。根紫圣如同鬼魅般紧追其后,所到之处,万物皆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