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摸金手札
摸金手札连载中

摸金手札

来源:奇热作者:白玉京标签:都市,逃脱,军同主角:吴空,吴迪,武英

经典小说《摸金手札》是白玉京所编写的都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吴空,吴迪,武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看这里也不是什么风水宝地,南离真君怎么会选这种地方作为自己的墓葬呢?”孙夕颜观察着四周,最后也怀疑我的看法。我知道孙夕颜的特长并不善于寻龙点穴,便对她讲到:“你看那边。”我手指着一条山谷,两个人站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老头子一直神神叨叨,昨天见到那“人皮手绢”,就像着魔一般,他拿着人皮手绢会去了哪儿呢?

遍寻整个村子,甚至沿着去县城的山路,都没有探听到老头子的踪迹。

一天的搜寻,快累死我了,躺在老汉平常的躺椅上,回想着昨天和老头子对话的场面。

忽然,我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一巴掌拍在我的后脑勺上,大声的对自己骂道:“吴空啊吴空,你就是一个傻子啊。”

骂着不解气,又在自己脑袋上拍了两下,才重新瘫坐在躺椅上。

那张“人皮手绢”,肯定和老头子有关系,甚至关系到我们摸金校尉一派。老头子昨天对我说的那个“你”,恐怕就是二十年前那个盗墓贼了。可是他又是谁呢?老头子既然认识他,和他又是什么关系呢?“人皮手绢”上边会有什么样的秘密呢?

种种疑惑,真不知道该怎么去思考这件事情。不过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老头子的安危。

这老家伙,快五十岁了,身子大不如前,万一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对得起他这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和授徒之恩。

“不行,一定要找到老头子。只是老头子去了哪里了呢?”

右手摸着下巴细细的思索着,眼睛的余光看到手指上带着的那枚碧玉戒指。一个名字在我脑海之中突然冒出来。

“南离王?南离真君?”

轻轻的念着这两个名字,脑海中忽然蹦出来一个可怕的想法。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个汉王墓恐怕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掏出手机,我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吴天啊,这么晚了,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孙夕颜甜美的声音,让我稍微冷静了下来。

“夕颜,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我查一下。”

“哦,说吧。”

“帮我查一下南离王和南离真君这两个人,明天早上给我结果,我有急用。”现在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跟孙夕颜聊天了,自从昨天回来,很多事情,我都还没有想清楚。

“知道了。”

等了一夜,老头子没有回来,我知道不能再拖了,必须要采取行动,否则还不知道以后能不能在见到他。

下午的时候,我又回到之前考古队发现汉王墓这个地方,何家沟。半个月的搜救,没有收到任何效果,这里的武警都已经撤离了。

李工水库方圆三里之内,更是没有一个人影。

之前来的时候,比较着急,没仔细观察这里的山势走向,只是绕着李工水库看了半圈。因为那时已经确定了墓的所在,根本不需要再用寻龙点穴的方法找墓地的位置了。

我找到一处高地,细细的观察山势的走向。目力所及,山势环绕。并没有一处为风水宝地。就在我细细思索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

“吴天,你在哪啊,我和夕颜都到了。”

“知道了,马上过去。”

虽然这么说,但是我没有找到我想要的东西,便站在这里又是仔细的观察了一圈,最终给自己下了一个定论:所谓的汉王墓,应该只是一个噱头。

带着一些遗憾,准备和李天中他们汇合。

走到山腰,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眼睛一亮。“地脉之行止起伏曰龙”,这里山势平缓,如果在山沟处,起一座山丘,这不正应了这句话吗?

沿着水库,不久就找到了李天中他们。

“老吴,把我们叫到这里做什么?不是什么也没有得到吗?”

夕颜也是非常迷惑的看着我。我对她笑了笑,才对李天中说道:“别啰嗦,今儿个就咱三个,有一个大斗,你们去不去。”

“忽悠谁呢,那汉王墓已经被水冲了,这地方哪来的大斗让你去?”

李天中脑袋直,出出蛮力还行,要是让他想这些东西,估计十个他也想不出来。

“夕颜,你觉得呢?”

孙夕颜一脸迷惑,沉思了一会,忽然眼睛一亮,激动的说道:“你是说,我们之前进去的南离王的墓是假的?”

“怎么可能,上百个粽子,又是那个千什么壁的,水银池,都特么赶得上秦始皇了,如果那种墓还是假的,那他的真墓不是要比秦始皇还牛叉?要是这样,我们进去不是去送死?”李天中满脸不相信的样子看着我们。

“现在挖出来的曹操墓,又有哪一个是真的?不都是假的么。当时三国鼎立,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权倾朝野,但他是外姓,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只封了自己一个正西将军,何况南离呢?他只是曹操的一个手下,怎么可能会被封王。所以,我们之前看到的墓志铭,其实是假的,真的就在这不远处。而南离王不应该称为王,应该叫南离真君。”

这是我从孙夕颜那里查不到任何资料得到的结果,想想也是,一个摸金校尉,虽然被官方肯定,但干的事情全是见不得光的事,怎么可能会被记录在历史之中。这种事情,恐怕在当时,也只有几个有限的人知道。

“我艹,那我们还不快点干活。正好天晚了,附近也没住什么人,刚好方便我们行动。”

深吸了一口气,我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盗墓而来,而是为了找到老头子失踪的原因,既然和“南离真君”有关系,那么一切线索,必须还要在这里寻找。

但这件事情极其危险,很有可能会丧命,我不希望这两人冒冒失失的就跟我进去。

“天中,其实我来这里是另有目的,并不是为了倒斗。我家老头子失踪了,带着那张人皮手卷。我担心他,所以来这里找线索。”

“那又怎么样?老吴,说这些话,你就见外了,进去之后,你找你的线索就是。”李天中没有多想,他似乎没听懂我刚才说那些话的深意。

我把目光转向孙夕颜,我可不想她在里边出事。当初让他们过来,也只是为了那一份兄弟之间的感情。

孙夕颜没有说任何的话,只是手掌平伸。她这么一个动作,我就知道她的态度了。

李天中见孙夕颜把手伸出来,自己的手掌压在他的手掌上,两个人的目光同时看向我。

“楞啥呢?赶紧的呀。”

“天中,南离平生干的勾当,就是我们马上要干的勾当,他盗了一辈子斗,算是祖宗级的人物,我们几个进他的墓,恐怕…………”

我的话还没说完,李天中就抢着说道:“说这些玩意干啥,几千年前的人物了,怕他个鸟。之前不都好几次差点出不来,最后还不是有惊无险。老吴,只要我们三个在,没有盗不了的斗,却谁都不行。你赶紧麻利点,没见过你这么婆娘过。”

这俩人非常认真的盯着我,让我突然觉得自己很矫情。大骂一声:“管他娘的,干。”说着手放在他们的手背上,用力一压。

“哈哈哈……这才是我认识的老吴,你在前边带路吧。”李天中说完就要走,我却拦住他,说道:“我让你们带的装备都带上了吧?”

“放心吧,我们俩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我无视李天中,在他的眼里,只要他带着那把合金刀,其他的东西,都可以不要。用他以前的话说,就是:老子一刀在手,怕个球啊。

山路并不好走,我在后边指明方向,李天中手中拿着他的那把合金刀给我们开路。这样下来,我和孙夕颜就可以省很多力气了。

即使这样,还是走了快一个小时,才到我之前看到的土丘。

“终于到了,累死老子了,老吴,你确定那个什么南离真君的墓就在这里?这里很稀松平常啊,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地方。”李天中虽然个头大,力气大,但现在也累得瘫坐在地上。

“是啊,我看这里也不是什么风水宝地,南离真君怎么会选这种地方作为自己的墓葬呢?”孙夕颜观察着四周,最后也怀疑我的看法。

我知道孙夕颜的特长并不善于寻龙点穴,便对她讲到:“你看那边。”我手指着一条山谷,两个人站在我的身边,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有什么,一条山沟沟,有什么好看的?”

我没理会李天中,对着孙夕颜讲到:“如果我没猜错,以前这里的河,绝对不是按照现在的走向,而是顺着这条山谷向东南方向流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的确是一块风水宝地了。可是水流这种东西是不会轻易改变方向的,你怎么知道那条山谷以前是河流经过的地方呢?”还不等我向孙夕颜讲,她自己就先惊叫了一声,然后说道:“我明白了,山谷之中,生长着水草,必定是有河流经过这里,才会有的。现在虽然不像以前那样茂盛,但还是有一些水草在这里。”

我对孙夕颜竖起一个大拇指,“简直太对了,这个山丘立于水边,从远处看,就像龙要出水的样子,绝对是南离真君这样的人首选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