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仙婿临门
仙婿临门连载中

仙婿临门

来源:网络作者:林锐蓝梦标签:都市,赘婿,异能主角:林锐,蓝梦

主角叫林锐,蓝梦的书名叫《仙婿临门》,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林锐蓝梦所编写的都市异能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时间慢慢算账。你们什么,倒是说呀?吕月翻了个白眼,鄙夷地道。我说你该不会真看上这个废物了吧?他现在可什么东西都不是,你若是还投怀送抱,那可真是丢我蓝家的脸!关你屁事,你闲得慌?!姜凤虽然不喜欢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锐一言不发地在前走着,蓝梦跟在他的身后欲言又止,终于忍不住问道:你身上的伤……

没有伤。

林锐冷冷开口。

这副冷漠的态度却让蓝梦心中极其不舒服,虽然刚才的巴掌印还烙在林锐的脸上,但这下她心中最后一丝愧疚也消失了。

今天晚上要不是为了你,我会来这狗屁酒店?你倒好,还闹上脾气了?

刚才要不是我制止你,你要是杀了许浩然,你知不知道后果?

林锐毫不客气地道:那种渣渣东西,杀了便杀了,有何惧!

你……

蓝梦一时气急,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一接起来,瞬间脸色大变。

奶奶病危,大家都去了,你赶紧跟我去老宅看奶奶。蓝梦挂了电话,神色焦急,也懒得再和林锐争辩了。

一小时后,两人来到了蓝家老宅。

刚刚踏入大厅,林锐便看到了不少万年未见的熟人。

我说小梦,你和这个废物去哪儿鬼混了?那么晚才来!最先说话之人,语调尖酸刻薄,是蓝梦的大嫂吕月。

吕月是胤城另一家族吕家的大小姐,蓝吕两家门当户对,她在蓝家自然地位也不低,跋扈不已。平日里因为嫉恨蓝梦的美貌,没少找麻烦。

我们……

蓝梦刚想解释,却发觉根本无法开口。

一说,就要牵涉到她得罪了许浩然的事情。想到这里,她不由无奈地瞪了身旁的林锐一眼。

别和这泼辣娘们说话!

林锐的丈母娘姜凤没好气地说道,拉着蓝梦就往里走,全程都没搭理林锐一下。

老丈人蓝军河冷冷地扫了林锐一眼,嫌弃道:不成器的东西,就知道给梦梦惹麻烦!

林锐也不恼,他已经换了一套衣服,一言不发地跟在蓝梦身边。

看着众人,记忆在不断地翻涌,他眸中寒光也在闪烁。

曾在大庭广众之下连扇他十个巴掌的吕月,曾逼他下跪道歉的蓝家大少爷蓝凯,曾在饭桌上将一整盆滚烫的汤水泼到他头上的蓝家小少爷蓝晨……

在这里的每一个人。

除了蓝梦外,包括她的父母,都曾对林锐进行过无数次的羞辱。

压根不把他当一个人看!

这些羞辱曾一度成为异界林锐的心魔,用了百年光景才成功堪破劫妄,如今归来,他有的时间慢慢算账。

你们什么,倒是说呀?吕月翻了个白眼,鄙夷地道。

我说你该不会真看上这个废物了吧?他现在可什么东西都不是,你若是还投怀送抱,那可真是丢我蓝家的脸!

关你屁事,你闲得慌?!姜凤虽然不喜欢林锐,但自己女儿可疼爱得很,那里容得吕月嘲讽。

蓝梦脸色难看,刚要说话,不远处传来一声怒喝。

行了!吵什么吵?老太君重病不醒,你们倒是话多!

来人是蓝家的现任家主,蓝军山,是蓝梦的大伯,蓝家老太君刘君兰的长子。

蓝军山威严十足,冷冷的目光扫去,登时便人人噤声。

我已经请了胤城名医,钟德晟先生再给老太君看病了,但是情况,不容乐观……你们进去之后,都给我保持安静!

说着,他如刀般的目光特意划过了蓝梦和林锐。

蓝军山说罢,带着众人进到了里屋。

刚走到门口,林锐就不禁眉头微皱。

他已经感受到了屋里浓重的化不开的死气,极其浓郁,这说明里面的人已经处在了将死边缘,命不久矣。

一看房间里的场景,更是骇人。

床上的刘君兰已经瘦得皮包骨,双颊凹陷、唇色惨白,整个人已经有气无力,双眼浑浊,半天也不见眼珠子转动一下。

若不是旁边的心电图尚还有微弱的波动,只怕都以为她已经是个死人了。

床边站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人,想必就是钟德晟医生了。

众人过来时,他刚好放下手里的听诊器,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老太太身体太过虚弱,五脏六腑都已经衰老,无力回天,你们……准备后事吧。

听到这话,蓝家众人齐齐一震,脸上出现了各异的神情。

这……钟医生,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蓝军山脸色难看地问道。

没有,除非,奇迹出现吧。钟德晟摇头叹息。

他可是整个胤城最为出名的外科医生,不知道救活了多少条人命,连他都说回天乏力,那只怕是真的没办法了。

众人悲伤之际,突然蓝军山的妻子顾丽琴说道:哎,梦梦,不是听说前段时间我们一起去灵水寺,你还为老太君求了个佛牌吗?听说很灵的,你快拿出来看看!

蓝梦回过神来,连忙拿出了随身带着的佛牌。

这枚佛牌不过巴掌大小,通体由黄金制作而成,正中刻着一个慈眉善目的佛陀,似乎还带着淡淡的沉香味道。

但当林锐看到这佛牌的瞬间,眉头却皱了起来。

胡闹,封建迷信要是能救人,还找医生干什么?梦,你这孩子不要胡闹!蓝军河不满地道。

少说两句!咱们女儿也是好心。姜凤不满地道。

顾丽琴笑意温婉,对啊,上次和梦去,人寺庙里的主持看梦心诚,特意给了这块开光的佛牌,说不定真有效果。梦,你快去给老太君戴上。

说着,她冲着蓝梦使了个眼色。

蓝梦应答一声,小心地捧着佛牌,就要往老太君走去。

钟德晟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亲属到了将死关头,很多人总会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想尽各种偏方,他看得太多了。

就在这时,林锐突然跨前一步,拦在蓝梦的身前道。

这佛牌,不能给她戴。

蓝梦眉头一挑,愠怒道:你给我让开!

林锐却毫不退让,指着那块佛牌道:这东西上满是煞气,想必是从坟墓或者是其他不祥之地带出来的,这样的佛牌给将死之人带上,只会加速她的死亡。原本能活三天的人,你这一戴,活不过十分钟!

他说的是实话。

其他人看不到,林锐却看得一清二楚。

那看似祥和的佛陀上,笼罩着一层血般的煞气!

他的声音不大,却响彻整个房间,瞬间招致群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