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焚神霸气诀
焚神霸气诀已完结

焚神霸气诀

来源:网络作者:倒骑青牛标签:玄幻,奇幻,霸气主角:林千里,杨姬

小说主人公是林千里,杨姬的小说叫《焚神霸气诀》,是作者倒骑青牛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奇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了多少脚我都记着呢。但我是没什么希望了,希望在你身上。千里,不管怎么样,我对你一直有信心,相信有一天你会将他打在我们身上的拳脚十倍还回去。一定!林千里眼中冷芒闪烁的厉害,而且不需要很久了。你有办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玄大陆,浩瀚无边,便是斗武大能,穷一生也无法走完。宗门势力更是数无胜数,共掌这一方世界。

南开国位于大陆最南方。

皇城以西有一片山脉,紫月宗就坐落在山脉的深处。

刷!刷!

紫月宗附近的一个小谷中,挥剑的破空声不时传来,还伴随着几句带着疑惑的自言自语。

发力的方式,应该在调整一下。

一名灰衣少年正在不断挥剑。剑势看上去杂乱无章,毫无招式可言,然而细看的话似乎又蕴含着无上玄妙剑意。

只是这无上剑意一般人看不出来,只有在剑技造诣上有着相当高成就的高手才能看破。

不对,这样不对。

少年时而挥剑,时而皱眉。

五天了。

不管少年怎么练都觉得没有将这一招剑招练对,而且也觉得这一招好像真不是什么厉害剑招。

但不论如何,少年都没有停止练剑的意思,因为这是他唯一能变得强大的机会。

他怕,怕一停下他这一辈子就真的什么希望也没有了。

他叫林千里,九岁进入紫月宗,今年十五岁。因为一直修炼不出斗气,所以成了紫月宗人人公认的第一废物。

但在几天前一次奇怪的经历,他的脑海中多了一名黑衣人。这几天他一直在练的剑招就是黑衣人教给他的。

你的存在到底是真还是假?难道你是我太渴望实力而出现的幻觉?

林千里一直咬牙苦练着黑衣人教的这一招剑招,练到手臂发麻无力举起手中木剑才停下。

木剑丢在一边,身体向后一倒,躺在草地上休息。

胸口急剧起伏,喘着气,目光看着晴空万里的天空。

林千里轻轻叹息。

是的,他真的太渴望实力了!

他快要十六岁了,如果再不能修炼出斗气,也许这一辈子就这样了。

不甘心啊!

哪个年轻人不拥有成为绝世高手的梦想?

表面上,他现在对大家叫他废物林第一废已经习惯。谁叫他,他都能坦然回应。

只有他才知道,每一次听到人家叫他废物林、第一废什么的,他都觉得像一把利剑刺进心脏。

千里,千里......

一个胖子喘着气跑进谷中,你小子果然又跑来这里,都几天了,你是不是打算在这里长住了?

胖子叫韩龙,石头镇人。他不因为林千里修炼不出斗气或是贫穷而瞧不起他,是林千里在紫月宗唯一的朋友,也是唯一愿意跟林千里做朋友的人。

如果不是韩龙,林千里在紫月宗连吃饭都困难,怕是早被紫月宗赶出去了。

在紫月宗,可以完成宗里一些任务可以获得积分,用这些积分可以兑换修炼资源或是生活资源。

如果不做任务,只能靠每年自已上缴一笔不菲的费用才能继续留在宗里生活。

韩龙比林千里晚一年进入紫月宗,虽然修炼天赋也是让人不敢恭维,但至少能修炼出斗气,是一名一星斗士了。

只是韩龙这样的实力也是不可能完成宗里任何一种任务,只能靠家里送钱来维持生活。他知道林千里的情况,所以每一次他都让家里人送两倍的钱。

两人关系如同亲兄弟,是患难兄弟。

一个十五岁还不能修炼出斗气成为斗士,另一个也是十五岁也只是一星斗士,所以有人将他们两人称之为紫月双废。虽为嘲笑之意,但这两个家伙似乎名副其实!

你的脸怎么了?林千里在韩龙坐到他身边时看了一眼,问道。

韩龙摸了摸脸,不以为然道:不小心撞了一下。

林千里没说话,只是盯着韩龙看。

韩龙被林千里看得有点不自然,最后只好坦白,被黄古河那混蛋打了。

林千里眼中戾色一闪而逝,脸色阴森。

黄古河是南开国皇城第一大家族黄家少爷,林千里和韩龙最恨的人,黄古河绝对排在第一位。

两人见到黄古河只要来不及绕路走,轻则被打几巴掌,重则就是一顿拳脚。更可恨的是黄古河打他们完全不需要任何理由,纯粹就是见到他们时心情好就打轻点,心情差就打重点。

如果说有理由,那黄古河曾经有一次说过的一句话可能就是理由了:怎么看你们都不顺眼。

林千里和韩龙对黄古河真是恨之入骨,如果让他喝黄古河的血估计都没有二话。

几年了,见一次打一次啊!

别生气了,又不是第一次打,这一次也只是赔多两颗门牙而已。

韩龙见林千里脸色难看,身体向后倒,躺在地上道,没办法啊,谁让我们不争气打不过他呢!这些年他打了我们几次打了多少拳踢了多少脚我都记着呢。但我是没什么希望了,希望在你身上。千里,不管怎么样,我对你一直有信心,相信有一天你会将他打在我们身上的拳脚十倍还回去。

一定!林千里眼中冷芒闪烁的厉害,而且不需要很久了。

你有办法了?韩龙一听来劲了,又坐起来。

现在还没有。林千里道。

韩龙顿时翻白眼,又躺下去道:我突然发现我现在最想揍的人是谁了。

谁?林千里问。

你。韩龙说道。

滚!

林千里一脚向韩龙踹去。

好,我滚!

韩龙身体往一边滚开,滚到旁边的一块大石边停了下来,别打扰我,我要好好睡一觉......还是这里凉爽啊,比我们住的那破地方好多了......

几乎话都还没说完,韩龙的鼻鼾声就紧随响起。

林千里对韩龙的睡觉速度已经见惯不怪,习以为常了。

看着韩龙红肿的脸,想着韩龙刚才说话透风有点不清的声音,林千里的眼神越来越寒,寒意的深处渐渐浮现一抹毅然。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自已被欺负倒没什么,但兄弟被欺负自已却无能为力,做人做到这份上真的太失败了。

宁信其有勿信其无,今晚就去那里看看,就当是确定我脑海中的黑衣人是不是我的幻觉,他教我的剑法是不是真的。

这一次是能够变强大的唯一机会,我一定要把握。

林千里因为韩龙再度被打受到了刺激,内心中终于对这几天的挣扎做出了最后决定。

林千里伸手拿起丢在一旁的木剑站起,再次不厌其烦一丝不苟地练起剑招,专注的程度就好像他练的这一招是按上最强大,是能够让他成为无敌高手的剑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