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女尊男卑> 混元圣界
混元圣界连载中

混元圣界

来源:奇热作者:葡萄祖师标签:女尊男卑,图片,娱乐主角:

混元圣界是小说名字叫《混元圣界》这本小说的主角,作者是葡萄祖师,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随同卡丘他们到了传送点的位置,这里聚集了六十多个猎奇座的斗士,一个个全副武装,各色光芒的斗铠让人眼花缭乱,看得雷亚文震撼不已,要知道斗铠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那是境界必须达到仰星后期才能穿戴的装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猎奇悬空

多莱尔正全力追赶,陡然心中一惊,一股危险的气息*近,他毫不犹豫的一股斗气狂猛涌出,双手顿时变成金色,手背之上伸出三根一尺半长银灰色的不明材料做成的利爪,就象是从肉里面长出来的一般。

纵横交错的在胸前洒开一片银色爪影,气势滚滚。

突然地面一颤,一大块地皮整个翻卷过来,就象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将地面折叠过来,所有的泥土枯叶沉甸甸的向多莱尔压制下来。

多莱尔冷笑一声:“雕虫小技也敢丢人现眼!”双爪一错,双脚在地上一蹬,强大的斗气将地面撕裂,整个人向一把利剑向前方射去,银色爪影带出数米长的虎爪狠狠的拍了过去。

席卷而来的泥土地皮就象一张单薄的纸片被击穿,突然多莱尔闷哼一声,一张口喷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箭,不敢相信的回望了一眼,却什么都没有,多莱尔软软的倒下,不再动弹。

过了好一会,四周再无动静,多莱尔才轻咳两声爬了起来,暗叫一声:“好厉害,好在老子有这个宝贝,不然还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摸了摸胸口的护甲,赫然出现一个深深的掌印,霸道无比,多莱尔脸色沉了下来,犹豫了一阵却没继续追赶。

雷亚文带着斐微微又跑出二十多里,就连疾行术用出来了还是没摆脱培根,吞光期和仰星期的实力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培根轻飘飘的挡住两人去路,眼中却有一丝掩藏不住的惊讶,这个雷亚文实在是太出他的意料了,原以为刚开脉的小子有个开脉中期的实力就不错了,但是他看到了什么,一个天资卓越的天才,十一岁就有了吞光期的境界,而且将几样星斗术施展得行云流水,比自己也丝毫不差,如果不是双方实力悬殊,培根还没有追得上他的把握。

按理说,这样的人才掌控者应该大力培养才是,怎么变成了叛徒?

“你们跟我回去,说不定中间有什么误会。”培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一句。

雷亚文冷笑:“回去,让我去送死么?天马座就是这么待人的,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要杀我,不过与其回去接受我不能控制的命运,还不如现在一搏。”雷亚文“搏”字一出,斐微微很配合的发射出数十片风刃,每片风刃都包含了一丝星力,变得比钢刀还要坚韧锋利,翩翩而来如同飞舞的蝴蝶,但却又致命。

“以为这就可以阻止我吗,你们会的太少太少,真是执迷不悟!”培根刚才升起的一点点怜才之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是一脸冷漠,斗气鼓荡,一身战袍如同被吹涨的气球,数十片风刃射中战袍却如同飞入黑夜中的蝙蝠,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斐微微脸色一变,法杖一挥,一点黑色的光芒缠绕过去,这是斐微微仅仅能施展的中级束缚术----黑色沉睡。

培根首次惊讶了一下:“这不是天马座的星魔术,你们果然是叛徒,那么杀死你们也没什么可惜了。”

“大剑势!”斐微微成功的为雷亚文争取了足够的时间,他手中涵光剑一抖,九九八十一道蕴含了加强版流光斗气的剑光在天空飞速旋转在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时间汇聚成一匹雄峻无匹的天马,翅膀扇动,强有力的前蹄狠狠踏下。

培根眼见天马雄壮无比,似乎和小剑式有点不同,等他看清楚,差点一双眼睛都要凸出来了,狂叫一声:“怎么可能,你怎么会失传一千多年的古剑势?”这还是雷亚文第一次用完整的大剑势对敌,当初和大胡子对上的时候他也仅仅施展了一半。

但是培根是仰星期的高手,绝对不是大胡子能比拟的。

其实培根错了,长眉改造的这个小剑式虽然和天马座失传了的古剑势很象,但绝对不一样。

培根暴喝一声:“天马之盾!”双手朝天上举形成一道圆环,斗气狂涌而出,两扇发光的翅膀出现在培根上方,相对一拢形成一道坚韧的防御将培根包裹在里面。

天马狠狠的踏在上面,一脚接一脚,猛烈的踢踏就象擂响了战鼓,“咚咚咚咚”一连串密集的巨响,震得地面狂颤不已。

八十一下,一个不漏全部踏实,培根心中那个苦闷,他原本就没有将雷亚文放在眼里,吞光期初期的对手对于一个仰星期的高手来说,差别之大如同婴儿和大人之间,哪怕这个婴儿很强壮,再给你添加一根棍子,恐怕也没有一个婴儿能将大人打痛。

正是抱着这个心理他才想见识一下这个“失传的古剑势”的威力才选择了防御,培根万万没想到的是,雷亚文的流光斗气被改良过了,发挥出来的威力并不亚于吞光后期,加上大剑势的威力起码是小剑式的四倍,还有一把玄铁级的涵光剑,这就象原本对手只是一个婴儿,却突然成长为了一名少年,虽然和大人还有差别,但是这个差别却再也不能无视。

天马之盾的防御不错,但是大地却无法承受雷亚文的攻击,八十一脚踢踏,如果不是培根有一双玄铁级的护臂,这一双手差点就被废去,手保住了,整个人却象一颗钉子被踏进了地面。

浑身斗气一震,培根气急败坏的破土而出,却见雷亚文一点德行都没有的拉着那女娃儿向西边逃去,培根冷笑一声,随手取出一把剑,剑长不过两尺,一指宽,这也是一把玄铁级的小剑,剑身虽小,却让斗气更密集,脱手攻击的距离也扩大了一倍。

“给我留下来吧!”培根展开小剑式的离字诀,短剑“呼哧”一下就向雷亚文后背射去。

小剑式的离字诀是一种将速度发挥到极致的手法,几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斗气都被用来支持速度,仅仅留下一层来攻击,但是由于极快的速度本身就能产生极大的伤害弥补了它攻击力低的弱点。

雷亚文刚才用大剑势都无法破开天马之盾,就知道自己和对手的实力相差太大,所以打完就跑,同时算好培根肯定会用小剑式来拦截,所以他边跑就已经在拳头上聚满了斗气小球,升龙拳加暴击术,足以轰开一条出路。

短剑呼啸而至,同时一条咆哮的巨龙出现,巨大的身躯一甩,龙尾的能量几乎将周围的空气扭曲,狠狠的拍打下来,势必将短剑打飞,可惜的是…..

“嗖”的一下,短剑居然在这个时候再一次加速,暴击术?培根也用上了暴击术,他的控制是雷亚文现在无法比拟的,居然将斗气凝聚在剑身上到了需要的时刻才爆发,速度再度提升了一倍,这完全超出了雷亚文的预料。

巨大的龙尾一下抽在了空处,短剑擦着尾巴钻了过去,雷亚文刚刚把涵光剑竖立挡在了胸口,短剑已经划过他的胸膛,斐微微吓呆了,手中的法杖都忘记了使用成了摆设。

雷亚文脑袋一片空白,难道自己就这样死了?重重重击,一股股震荡将他从空中打落,短剑上传来可怕斗气震波一重接着一重侵入身体,将他凝聚的斗气击溃,培根冷漠的看着雷亚文从空中掉落,心中有丝不舒服,毕竟是一个天才在自己手里陨落,对天马座或者是个不幸吧。

就在雷亚文要摔倒地面的瞬间,培根的眼神猛的一凝,就象被针刺了一下,这不可能,他居然看到那个本该“死”了的人突然在空中一翻,轻飘飘的落到地上,然而瞬间没入密林之中。

斐微微也紧跟着投了进去,培根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被自己小剑式加暴击术击中还能不死?对了,刚才那家伙的身体并没有炸裂,培根这下真的怒了,行走江湖多年居然被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骗了,这说出去脸都丢光了。

培根双脚一跺,正要追去,突然心中升起警兆,还没来得及反应,两团黑漆漆的东西从地下一跃而出,冷冽的寒光显示里面藏有锋利的武器向培根射去,两个保护雷亚文的人终于及时赶到。

雷亚文和斐微微一路飞奔,脸色惨白一片,左手臂上骇然是一条半尺长,一寸深的伤口,皮肉翻裂,深可见骨,身上衣服上纵横交错全是尺长的口子,实际上已经不能算是衣服,仅仅还有一点碎布挂在身上,露出里面青色的护甲。

正是伽利略亚让人缝制的龙鳞护甲,当时在他的坚持下两只手臂裸露并没有龙鳞,仅仅用了一种防御较好的四级魔兽皮缝制,也幸好有了这层皮甲覆盖在手臂上,才保住了这条手臂没被一剑削掉。

有龙鳞甲的地方则丝毫无损,培根连在上面留下一丝痕迹的能力都没有,雷亚文他们两个现在才明白这套护甲的防御多么变态。

两人并不知道培根被人拦下没有追上来,一路狂奔,雷亚文终于感觉到头有点晕,失血过多了。

斐微微将他扶住:“我们找个地方藏起来先治疗一下,你这样下去不行的。”

雷亚文点点头,看了看后面没人追来,两人藏身一棵参天大树下,斐微微立即丢了一个治疗术,伤口在短短十分钟不到就完全愈合,但是失血过多让雷亚文精神明显衰弱,身上有足够的食物,换了平时也没什么,吃喝一点半日就能恢复过来。

现在雷亚文仅勉强喝了几口水,怕引来敌人甚至是魔兽,换了套衣服将身上带血的一套藏了起来。

走水在背后的袋子焦躁的乱动,应该是刚才被斗气惊吓了,抚摸了它几下,又丢了一块肉干,走水才满意的享用起来。

休息了一小会,雷亚文脸色还是惨白,但力气又重新回来不少,将走水放回袋子,刚站起来,两条人影就从天而降,无声无息,他们居然事先一点警觉都没有,来人绝对不是他们能对付的,而且还是两个。

真是天要亡我,雷亚文悲愤的哀嚎。

雷亚文一咬牙,左手握剑,右手摆出升龙拳,极快的喝了一声:“微微你快走,我来挡住他们。”

哪知来人并没有动手,却发出一声惊喜:“是亚文阁下么,终于找到你们了。”

愕然望去,雷亚文才发现来的两人居然是刚刚离别的卡丘兄弟,看他们脸上毫无敌意,雷亚文还是不敢放松,随即一想,他们现在的实力就算自己没受伤又能如何?当即放松下来,奇怪的问:“你们找我?”

“正是,我们掌控者想邀请亚文阁下到猎奇座悬空堡一游,不知道可不可以?”卡丘居然又是这个请求,不过这次居然是猎奇座的掌控者亲自邀请,让雷亚文吃惊不少,但是他确实不怎么愿意,毕竟早间对卡丘根本是瞎掰。

见雷亚文犹豫,卡丘这才有时间看清楚雷亚文脸色不对,明显是失血过多的表现,手臂上伤口虽然愈合,但还是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疤痕,脸色一变,口中发出一声长啸,似乎在招呼谁。

卡丘声音落下,很快就从远处传来一长一短两声呼应,接着两条人影飞快的赶了过来,来人一见到卡丘就乖乖的站到一边,卡丘眼中光芒暴闪,却是淡淡的道:“你们两个废物,自断一臂给亚文阁下赔罪吧!”卡丘的语气虽然淡,却透着一股血腥的味道让人不寒而栗。

吓得两人慌忙跪倒在卡丘面前求饶:“卡丘执事,我们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暗中保护亚文阁下,但是这次对手也有两人,我们废了其中一个,后面这个境界在我们之上,仅仅勉强拦下他,看在亚文阁下没事的份上,请您饶了我们吧!”

卡丘还是无动于衷,沉声道:“你们还敢不遵?”吓得两人一咬牙拿出剑就要动手。

雷亚文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那个培根没有追来,多莱尔也没出现,原来还有这两人暗中保护自己,心中顿时感激不已,哪里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自断一臂,连忙制止:“且慢,卡丘阁下,能否饶了他们两个,毕竟不关他们的事,都是我的麻烦。”

卡丘似乎有点难为情,不肯吱声,雷亚文叹息一声道:“我就答应你去还不行么?”

果然听雷亚文这么一说,卡丘立即答应饶了两人,雷亚文苦笑,刚才看来是卡丘故意演戏给自己看吧,中计了,好在没什么恶意。

那两人也再三感谢雷亚文,雷亚文才知道他们的名字一个叫:帕泍,另外一个叫百盛真。

不管怎么说猎奇星座的严厉可见一般,另外他们的掌控者大概是想知道更多关于“长眉”的消息吧,骗一回是骗,两回也是骗,出于小心雷亚文还是决定让微微先预测一下,当然不可能明跟卡丘他们说。

斐微微这个秘术却不想让雷亚文以外的人知道,显然卡丘他们现在是铁了心不会走开,雷亚文想劝微微离开,这丫头却以可以预测这个理由让雷亚文无法拒绝她留下来和自己在一起。

培根远远的看着,眉头皱紧,他已经不关心雷亚文到底是不是叛徒的问题,而是猎奇星座对待他的态度,让人暗中保护不说,后面来那两个人实力明显还在自己之上,太远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却可以从动作上看到他们对雷亚文的态度之好简直让人惊奇。

这一切已经超出了培根的控制范围,叹息一声暗道还是报告掌控者处理吧,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转身离开。

“亚文阁下,天马座的人怎么会对你下手?”一直没说话的卡隆突然问。

“我也不知道,他们就象一夜之间就疯了,说我上叛徒。”雷亚文确实不知道,如果不是斐微微的预测,他恐怕现在已经死掉了。

“猎奇座的悬空堡有多远?”斐微微突然问。

卡丘想了想说:“距离这里有两万里路程,你们不必担心,这次我们在洛拉城外面建立了一个传送点,很快就可以回去。”斐微微伸了伸可爱的小舌头,暗道果然是北方最有势力的星座,随便都可以建立传送点,至少天马座就没人敢这么想,要知道建立一个传送点的消耗之大,并不比他们从青龙那里得到的好处少多少啊。

随同卡丘他们到了传送点的位置,这里聚集了六十多个猎奇座的斗士,一个个全副武装,各色光芒的斗铠让人眼花缭乱,看得雷亚文震撼不已,要知道斗铠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那是境界必须达到仰星后期才能穿戴的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