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美味甜妻,深情总裁宠宠宠
美味甜妻,深情总裁宠宠宠已完结

美味甜妻,深情总裁宠宠宠

来源:奇热作者:娟之标签:总裁,甜妻,赌石主角:司琛之,叶君雯

小说主人公是司琛之,叶君雯的书名叫《美味甜妻,深情总裁宠宠宠》,它的作者是娟之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脚发抖,声音都打着颤:“我……”说到这儿,她突然脸色一变,一改刚才的强势,眸中凝起一层水雾,咬着牙楚楚可怜道:“姐姐,我错了,我不该要你道歉的,我……”叶君雯一愣,还没来得及出声,一道愤怒的男声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家别墅。

叶君雯刚踏进客厅,就听到一声嗤笑声。

紧接着一道讽刺的声音响起:“啧啧,给我赔罪的人来了,可惜你要白费心机了,因为我不会原谅你的!”

看着趾高气扬的王思思,叶君雯勾唇,含语嘲弄:“给你道歉?你配吗?”

“你!”

王思思上前,一把抓住叶君雯的胳膊,咬牙切齿的强调道:“你高傲什么,这次比赛,是我的作品得了冠军,你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叶君雯甩开王思思的胳膊,笑得越发灿烂:“是呀,你好棒棒呀,真心感谢你用你自己的作品,为我又拿了一个冠军,虽说我不稀罕弃权了。对了,我弃权后,冠军一定落入你手了吧!”

“你弃权了!什么时候?”王思思惊呆。

叶君雯轻笑;“在你找记者抹黑我之前呀,话说你是不是不知道我弃权,才故意抹黑我?不然,我真搞不懂,明明冠军会落入你手里,你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听到这话,王思思顿时悔得脸都青了,要是早知道叶君雯弃权,她怎么会找人抹黑她,想起与她失之交臂的冠军,她就更是悔恨不已。

王思思气得手脚发抖,声音都打着颤:“我……”

说到这儿,她突然脸色一变,一改刚才的强势,眸中凝起一层水雾,咬着牙楚楚可怜道:“姐姐,我错了,我不该要你道歉的,我……”

叶君雯一愣,还没来得及出声,一道愤怒的男声先响起:“混账,我叫你过来,是让你道歉的,不是让你来欺负人的!”

说话的人,正是她父亲叶国强。

“伯伯,求你不要怪叶君雯,是我自己不好,因为不自信错失冠军,辜负了父亲的期望。”王思思脸色煞白,抽泣着说完,抹泪离开。

见此,叶国强暴跳如雷,怒视着叶君雯道:“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赶紧给思思道歉!”

“忘恩负义?”叶君雯重复着四个字,凝望着叶国强咬牙开口:“因为她父亲为救你,变成植物人,你报恩,我无话可说!”

“你为了报恩,将他们母子供奉在家里,做牛做马的伺候,我依旧不怪你!”

“可你为了报恩,连我母亲最后一面都没见上,为了报恩,将亲生女儿给他们当奴隶使唤了二十年,你考虑过我和母亲的感受吗!”

“这一生,她们母子都会被你伺候得衣食无忧,吃喝不愁,这还不够报恩吗?是不是,非要我们做牛做马,是不是非要逼死我们,吸干我们的血,才算报恩!”

“够了!”叶国强沉着脸,叹息摇头:“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连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你太让我失望了!”

果然,她父亲根本不会听进去她的话。

叶君雯眸色暗淡,转身要走。

“君雯,既然你不愿意道歉,我也不逼你了,明天,我就找律师,将御膳阁的全部股份转让给思思,作为补偿!”

叶君雯震惊不已:“你说什么,你疯了不成!”

“叶君雯,你还真是没良心!”叶国强怒道:“给你说了无数次,恩情重于泰山,你怎么就这么冥顽不灵呢!”

叶君雯一脸崩溃:“所以,你要拿我母亲创立的御膳阁报恩?”

“思思很喜欢御膳阁。”叶国强皱眉看向叶君雯:“叶君雯,你不是一直希望爸爸了结这段恩情吗,等将御膳阁给思思后,爸爸也就算彻底报恩了。”

叶君雯气得天旋地转,手脚发麻:“所以,你就把我母亲的毕生心血拱手让人?爸,你别忘了,御膳阁是母亲留给我的,我绝不让你给王思思!”

被拒绝的叶国强,瞬间火冒三丈,大声骂道:“混账,你太令我失望了,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叶国强说完,直接将叶君雯轰出家门。

外面下起大雨,正如她此时的心情。

女儿?

亏他还知道,她是她女儿!

叶君雯露出一个类似嘲讽的笑。

自从,王思思的父亲救过她父亲以后,王思思才是他女儿,她则沦为了王思思的奴隶。

报恩!

简单两个字,将她们这个家弄得支离破碎。

叶君雯悲凉的走在雨中,就在这时,一辆法拉力跑车,在她身侧停下。

司琛之清冷的声音在雨幕中响起,带着无尽的寒意。

“上车!”

叶君雯微微蹙眉,不搭理司琛之。

男人眸光鄙夷阴冷:“呵,还长脾气了!”

随后,他下车,不耐烦的将她拽上车。

“司琛之,我们已经两不相欠了,你还想干什么?”

“呵。”司琛之冷笑一声,捏着她的下巴:“你也配给我提什么两不相欠?”

闻言,叶君雯鼻子一酸,泪水滑出眼眶。

见她这般,司琛之眉头一皱,又很快恢复如常,大手掐住她的脖子,叶君雯浑身颤粟起来。

“啊!”叶君雯疼得尖叫出声:“你干什么?”

“当年为什么要背叛我!”司琛之加大力气,目光冷漠至极。

叶君雯疼得咬牙,不再吭声。

看她倔强的模样,司琛之微微有些心软。

最后,他似被自己的反应恶心到了,松开手嗤笑道:“离开我,后悔吗?”

“说话!”

“后悔!”叶君雯整个人狼狈不已,却依旧倔强的仰着头,笑眯眯的望着他道:“早知道,你变得这么成功,当初我说什么都不会背叛你!”

听到这话,司琛之神色厌恶的拿出丝帕擦拭着手指,看着叶君雯的目光,宛如在看垃圾一般。

紧接着,他将擦完手的手帕,甩在叶君雯脸上,随后将一个东西,塞到叶君雯怀中后,直接将叶君雯推出车外,冷声警告道:“既然后悔,三天内给我滚回来,否则后果自负!”

紧接着,他发动车子,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