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残颜世子的女王格格
残颜世子的女王格格连载中

残颜世子的女王格格

来源:奇热作者:祝琳标签:穿越,变身,重生主角:慕云澈

主角是慕云澈的小说叫《残颜世子的女王格格》,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祝琳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的女子?还是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子?他真的很想知道。慕云烨想了半天,决定回月楼去。这里既没有他的妻子,又没有他的子女,实在算不得家。一楼,莫失还在柜台内看账本。不知为何看他顺眼多了,就算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算计本宫?真真好算盘,你以为大皇兄真有上位的一天?綦家可不是为大皇兄。綦骅一旦登位,本宫活不了,你们能活得了?”綦骅可不会看在大皇子的面上放过她们,这一点他从来都很清楚。狡兔死,走狗烹,谁能比谁好?

“决定跟大皇子的那日起,我就没打算长命。”

自己的太子妃口口声声说为皇兄生生死死的,他也说不清此刻自己心中是什么感觉,愤怒和悲哀兼而有之。还是昀冷说的对,现在只有孩子才是她的软肋。就算无耻,那也是他们先对不起他的。只有扳倒了綦骅他和表哥才会自由,大家都会自由。

“你就是死一千次都是不足惜。只可惜了曦儿和薇儿,你以为本宫真的会替大皇兄养一辈子孩子?”慕云烨讥笑道。

好吧,依着他的性子还真可能做出这种事,就算不能保证像对亲生孩子一样,但起码可以做到让他们衣食无忧。

“你不会的,我们一起这么多年,我是了解你的。”太子妃笃定的说道。

太子嗤笑道,本宫尚且不了解你,你又怎么敢说了解本宫?

看着他的态度,太子妃又不太确定了。相处多年,原来他们还都只是陌生人。自己藏着面具,他又何尝不是?能够这样冷静跟自己谈论这件事的他,她有何曾识得?

“再则你以为綦骅会放过他们?更甚者,就算大皇兄上位,你以为他会认回你们?他们二人不管谁上位,你母子三人必将是他们首先要处理的问题。”谁能够放过前太子的后裔?就算是大皇子,他一旦登位还差个无才并且影响他声誉的儿子么?

“你是什么意思?”

“维持现状。綦骅永远是大将军,大皇兄永远只是大皇子。只要他们不再是同盟,本宫会放你们离开的。你放心本宫不会登上皇位的。”他想明白了,他确实不适合当皇帝,他连自己一个小家都管不好。

太子妃不解的看着他,人跟人命还真是不一样。大皇子拼了命的想当皇帝,太子却不想当。

“这皇位原就不该是本宫的,表哥他比本宫适合。”

表哥自小就比自己聪明,做事果断英明,若不是表哥身体一直不好,也不会由着自己在太子之位上霸这么多年。

“我确实没了解过你。你说的我答应了。我只有一个要求,照顾好孩子们。”他说的没错,她也不过在赌而已。这么些年,大皇子来的次数越来越少。原以为他会看在孩子们的面上,可多少次他都只会在众人面前抹黑曦儿。就为了打击太子?与其同那两个人交易,她倒是情愿相信太子。若是她死掉,他一定会善待孩子们的。就是因为知道他这个人,当初才敢做出那样的事。

若是太子知道她心中所想,必定会说,好人果然不是正常人能当的。

太子点头算是应承了。

“殿下既然话都说开了。还有一件事也该告诉你,沈侧妃一直和綦家大少爷有染。”

她虽然和太子是青梅竹马,但太子为人随性亲和,少了几分威严,綦家少爷一身威武自然更讨闺阁少女的喜爱。

慕云澈这下子是真的绷不住了,放声大笑,这下算是毁的彻底了。拜他们綦家所赐,这些他都会一一还回去的。

“本宫,本宫,身边五个儿女竟没一个是亲生的。”

“其实,当年我们洞房的时候我找了个女子与你同房,后来一直她替我同你一起,直到她怀孕了。”

“你杀了她?杀了本宫的亲生孩儿?”

太子妃摇头,原本是如此打算,只是那女子也不知怎么的自己逃了出去。她派出去的杀手都有去无回,想必她是逃脱了。

“那女子逃走了。若是她们还在,孩子应该与曦儿同年。”

慕云烨摆摆手,让她退下。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也不算经历,只能说是知道的太多。

自己那个不知道还在不在的孩子,还有一屋子替人家养的孩子,他慕云烨到底是哪里对不起老天了?这么玩他?

十年,就算她们活着,他又要到哪里去寻她们?那孩子现在是不是还活着?他会是像昀暖一样活泼热情,还是像昀冷一样聪慧冷酷?经历太多的失望,知道一丝的可能都充满了期待。慕云烨感觉自己在寒冬里遇到了一缕阳光,可惜遥不可及。

那女子又是怎样的人?他居然那么多年了都不知道自己一直是同另一个女子洞房花烛。如昀冷的母亲一样是惊才绝艳,并且容貌非凡的女子?还是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子?他真的很想知道。

慕云烨想了半天,决定回月楼去。这里既没有他的妻子,又没有他的子女,实在算不得家。

一楼,莫失还在柜台内看账本。不知为何看他顺眼多了,就算他没给过自己好脸色,至少他没处心积虑的蒙骗过自己。比起那些打着熟人幌子的骗子,对你不假以颜色的陌生人可爱多了。

房间里,桌上的鲜花已经换了,今天的花是百合,纯净安详。他一挨到沙发就整个人倒了下去,真的撑不住了。睁着眼睛看着房梁,眼泪从眼角落下。这一辈子走到现在居然这么失败?妻妾子女都是别人的。

亏得自己以前还老是同情表哥,如今看来谁还能比自己更倒霉更愚蠢?说多了都是泪。

慕云澈慢慢的睡过去了,如果可以就此睡一辈子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