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一世深情付流水
一世深情付流水连载中

一世深情付流水

来源:悠书阁作者:白濯君标签:总裁,灵异,韩国主角:白若水,侯冷然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一世深情付流水》的小说,是作者白濯君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一世深情付流水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笑笑:“没事,雪儿不是有意的。”可是这话说出口,只有她自己知道心里有多么地苦,这次还真是被雪儿猜中了,侯冷然现在确实和另一个女人待在一起。爷爷不乐意了:“不行!你现在就给冷然那小子打电话,让他来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侯冷然走到白若水身边:“你在做什么?”

白若水略带红肿的眼睛抬了起来:“你回来了?”

他蹙了蹙眉:“你哭了?”

她暗淡地垂下了眼,没有回答他。

他有些不耐烦地一下将手中的协议书丢到茶几上:“这个你看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就签字吧。”

白若水十分莫名地将东西拿起,可是当看见上面黑色的五个大字时,浑身蓦然一抖,离婚协议书,他要和自己离婚!

她听见了自己的心碎裂的声音,唇色一点点退去:“你……在外面有人了是吗?”

她脆弱的样子,竟然让他有一瞬间的烦躁:“你该有自知之明,我喜欢的另有其人。”

她没有闹,依旧用平稳的声音说:“是昨天,电话里的那个女人吗?”

既然她已经猜到,他觉得没有必要再隐瞒:“对。”

白若水轻笑一声,没想到他这么坦诚,现在连欺骗都懒得了:“奶奶的病还没好,离婚的事我希望……”

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侯冷然打断:“你知道我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用奶奶的病做挡箭牌,你是想拖延时间吗?”

想到成熟独立的夏瑾尔,他就觉得这样唯唯诺诺的白若水让人爱不起来,离婚是事在必行的。

白若水说:“奶奶很喜欢我,如果你不答应,我可以让奶奶做主……”

果然!果然只会躲在别人背后要挟他,以为这样这个婚就能不离了吗?

侯冷然生气地说:“这套别墅加十套房产,三辆千万的豪车,八千万的存款,这些你还觉得不够吗?如果觉得不够,我可以继续加,我侯冷然什么都给得起,但是请你别死缠烂打。”

她轻轻一笑,看来他为了给那个女人幸福,真的很下得起血本,而她已经成了他心中的洪水猛兽。

她说:“我知道你爱她,可是我也爱你啊,难道即将离别了,你连这最后的耐心都不愿意给我吗?好歹我是你曾经选定的妻子。”

说完,她含笑看进他眼底,那眼神依旧温柔,可是眼底深处却只有一汪死潭。

对上她这样的眼神,他突然狠狠怔了一下,恍惚觉得这样的白若水早已不是他印象中的白若水了。

他狠狠一蹙眉,有些气恼地说:“好,那就再等等,但是下个月中旬就是奶奶生日,我希望那个时候你不要再找什么借口,否则就是强行把你拖到民政局,我也会和你彻底结束这段婚姻。”

她笑了笑说:“好。”

然后,侯冷然便不再逗留,甩门离开了这栋空荡的别墅。

再次只剩下白若水一个人,而她看见他飞车离开,终于无力地瘫软下去。

这段她小心翼翼维护了四年的感情,终究要以暗淡收场了,在她视作生命的婚姻,可是在侯冷然眼中却从始至终只是利用的工具。

没有价值了便要丢了。

当年,他突然走进她的教室说要娶她的时候,她以为自己遇上了这辈子的白月光,可是现在才知道,侯冷然其实是她这辈子的厄运。

散了就散了吧。

……

天光大亮,白若水收拾好心情出门,现在要去医院,在珍馐味买了奶奶最喜欢吃的酥饼,然后直接赶往了医院。

走进VIP病房的时候,白若水没想到爷爷和小姑子侯雪儿竟然都在,侯雪儿看见她,直接向她奔了过来。

“嫂子,你来了!奶奶刚才还念叨着你呢。”说着欢欢喜喜地挽住她的胳膊。

侯雪儿是个天真浪漫的小姑娘,平常和白若水极合得来,在侯家也总是站在她这一边。

看见白若水手上提着东西,一把就从她手中抢了过来。

“这是什么?”

白若水:“给奶奶带着酥饼。”

侯雪儿:“哇!太好了,我正想着这软酥的味道呢。”

这时,拄着拐杖的爷爷走了过来,满面慈祥地问:“怎么只有你一个人过来,冷然那小子呢?”

此话一出,白若水立即愣住,脸上有一闪而逝的黯然:“他……公司忙,抽不开身。”

这时奶奶招手对白若水说:“若水,来,过来!到奶奶这边坐。”

爷爷却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再忙连看奶奶的时间都没有?话说那小子已经接连两个星期没露面了。

满嘴酥饼,一个劲儿地啃的侯雪儿却冷不丁地来了句:“该不会和哪个女人待在一起吧?”

可是话一出口,就立即发现自己说错了话。

爷爷责斥道:“胡说什么呢?”

侯雪儿吐舌:“对不起啊嫂子,我,我……”

白若水笑笑:“没事,雪儿不是有意的。”

可是这话说出口,只有她自己知道心里有多么地苦,这次还真是被雪儿猜中了,侯冷然现在确实和另一个女人待在一起。

爷爷不乐意了:“不行!你现在就给冷然那小子打电话,让他来医院!像什么样子。”

白若水当然不愿意打这个电话,要知道当他冷漠无情地将那张离婚协议书丢到她面前的时候,他们的爱情就已经走到了尽头,现在的她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瓜葛。

“怎么了?”爷爷见她久久未动,有些狐疑地问。

白若水怕爷爷看出破绽:“我……现在就打。”

C市地价最贵的中心地段,高级公寓的客厅内,夏瑾尔将洗好的水果放到侯冷然面前,亲手喂给他一颗葡萄。

夏瑾尔的动作是一惯地优雅,可是葡萄喂到侯冷然嘴边,他却偏了偏头。

“怎么了?不爱吃?”夏瑾尔说。

侯冷然摇摇头:“我想你用嘴喂我。”

夏瑾尔抿唇而笑,瞥开眼不想理他,可是侯冷然却突然倾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