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玄幻> 不灭帝尊
不灭帝尊连载中

不灭帝尊

来源:奇热作者:醉清风标签:玄幻,帝尊,同志主角:钟山岳

独家小说《不灭帝尊》由醉清风所编写的玄幻类小说,主角钟山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还是可以的。”欧阳白听完,脸上的红色更深了一分,继续指着钟山岳吼道:“何老!杀了他!他出言不逊,快!”“狗仗人势的家伙,也有脸在这里学人说话?”说完,钟山岳运功跳起,手中寒刀金光大作,同时催动御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信号向天上窜天而去,钟山岳便在石头上静坐恢复修为。刚才他已经施展过几次武技,虽说还算不上让他拼上全力,不过想来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便只好在石头上打坐恢复修为,顺便参透之前在玉简上得到的明月升龙经。

不过想要把一本传奇级妖法参透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容易。虽然说他之前吸收了‘佘道人’灵力所孕育出来的灵肉,有了几分蛇族妖力,但他也不会自鸣得意的仅凭自己炼元七重的实力就妄图参悟这本传奇级妖法。

一个时辰后,钟山岳能够感受到不远处有一股杀意直奔自己而来。

“欧阳白吗?真弱。”钟山岳静静的睁开双眼,抬起头仰视,发现欧阳白已经在不远处乘着飞鹰飞来。而欧阳白背后,还跟着一位灰袍老者。

“钟山岳,我欧阳家的人都敢杀,当真活得不耐烦了是吗?把赤灵果还给我,小爷高兴还能赏你个全尸!”

钟山岳听完,不由得嗤鼻一笑。眼前这人仗着自己炼元六重的实力,如此嚣张跋扈,他可没听说赤灵果是他欧阳白的东西。

钟山岳没有回话,只是拔出自己背后那柄次二品寒剑,这个行动已经回答了欧阳白。

随后,钟山岳举起寒剑,指着天上的欧阳白打叫道:“什么还给你?这东西和你有什么关系?”

欧阳白闻言,仰天大笑了几声对着钟山岳大喊道:“姓钟的,本少爷本想大发慈悲给你留个全尸,还敢像条狗一样对着本少爷大叫。小爷到想看看,你这炼元四重的实力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狂叫。”

说完,欧阳白纵身一跃,与钟山岳对视。此时,欧阳白近距离看了一眼钟山岳手中在他眼里如同废铁一样‘宝剑’,眼里全然是傲气,

“狗东西使用的武器果然辣眼睛。三招之内,若是不能取你人头,我欧阳白跟你姓钟!”

“哦?我可不记得有你这个儿子啊。”

“废话少说,接招!”

欧阳白抽出背后背着的一柄红色剑刃,施展剑技刺向钟山岳。而钟山岳也握住手中的寒剑,施展夺命杀生剑斩去。两人两剑交错在一起,竟形成了一股气浪蔓延而去。

只听咔擦一声,寒剑与红剑竟有一柄剑被削去一段。不过这不是欧阳白手中的剑被削断,而是钟山岳手中的寒剑被欧阳白手中的红剑削去一半。

欧阳白见钟山岳手中兵器断裂,原本心中的傲气更甚了一些。欧阳白盯着钟山岳,看着他满脸的骇然得意的说道:“看来爷爷我根本不用三招,连一招你都挡不下,还是乖乖跪地求饶,兴许爷爷还能留你个全尸。”

钟山岳虽然心中有些惊讶,不过这和欧阳白本人没半点关系。他看出欧阳白手中的红剑根本不是普通宝器,而是足以媲美四品宝器的一柄好剑。

而自己手中的寒剑跟这柄红剑一比,就像是与黄金对比的废铁。只是轻微的用上夺命杀生剑,居然就让这剑变得跟木头一样脆弱。以至于刚刚的那柄红剑,就直接被削去一半。

钟山岳哑口不言,而这沉默在欧阳白的眼中却成为了钟山岳已经害怕的不敢出声,他仿佛看到了钟山岳跪地求饶的凄惨样子。

不过此时,钟山岳开口了:“你的意思是让我给狗下跪?”

欧阳白见钟山岳开口平静,不由得有些震怒。他拿起剑,指着钟山岳说道:“好小子,骨头倒是挺硬,方才那招若不是我留手你连下跪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只可惜,年纪轻轻就不知道把握机会。”

钟山岳感受到欧阳白眼神中的怒意,却依旧毫不退怯的与欧阳白对视,眼神中的彻骨寒意就像是要把欧阳白丢尽万丈冰渊中一样。

欧阳白后退一步,他有些弄不懂钟山岳怎么会还有勇气平静的看着他。

“实话告诉你,小爷我手中的剑叫做九天焰火剑,你那破剑在我这九天焰火剑面前不过也就是一张纸。”

说起九天焰火剑,钟山岳倒是听过传闻。传说中这柄剑是由九种高温金属铸造而成,世上仅此一柄。只是没想到,这柄好剑居然在这里遇见了。

“那么你就把这把九天焰火剑还给我吧!”钟山岳说道,随之将背后的寒刀抽出。而欧阳白听到钟山岳模仿他之前的讽话,怒极反笑道:“破铜烂铁再多也不过是一堆废铁。这一剑,可不只是把你的刀砍成两半,而是要把你,连同你的武器,全部砍成碎末!”

欧阳白运功纵起,身旁隐隐浮现出肃杀之意,这便是欧阳白所修习的剑法——洗髓炼火剑。

此时,欧阳白的神行就像是一团乱窜的鬼火直奔钟山岳而来。而钟山岳面对这道鬼火,不紧不慢的拿起寒刀应刃而去。

欧阳白不由得一笑,这家伙竟然还敢拿兵器对撞,莫非这小子真的脑子有病不成?

不过随后欧阳白就笑不出来了。

钟山岳使出的刀法席卷八荒,周围的巨石被这八荒刀意削去了大半,一时间石屑横飞。而这刀意,竟散发着数不尽的血腥之气,让人仅仅感受到这血腥刀意,便不停的颤抖。

八荒断魂刀——横刀断流!

伴随着轰的一声,金色狂刀从半空中落下,刀意化作气浪向周围丛林飞去。方圆几里之内,所过之处,皆是树叶横飞。而这方圆数十里的人,都不由得神形一骇。而在不远处的钟山风感受到这股气浪后,心中不由得一凝,加快脚步冲向那气浪中央。

而此时,钟山岳盯着自己劈砍下去的地方,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若是以欧阳白炼元六重的实力,以剑法硬吃横刀断流。纵是能挡下这一刀,相比刀气也会将他身体一刀两断。但钟山岳却觉得,自己手中的刀似乎被什么所挡住了一般,竟不能再往下分毫。

气浪散去,钟山岳终于看清挡住自己八荒断魂刀的并非欧阳白,而是原先骑在飞鹰上观战的灰袍长老。而真正令钟山岳惊讶的是,他这一招毫不留情。但是眼前这位灰袍老者,竟然只是伸掌挡下。

“何老!快!杀了他!”欧阳白似乎是发了狂一般的指着钟山岳大喊。刚刚他放下狂言说要三招之内击败钟山岳,没想到自己居然狼狈到居然要让何老挡下这一掌,一时间他的脸上也多了一抹深红。不过即便如此,他依旧指着钟山岳大大喊杀了他,让钟山岳觉得耳边就像是有蚊子在飞一样。

“怎么样欧阳白,你不是说三招之内杀不了我就跟我姓吗?虽然我们钟家不屑收条狗当儿子,不过当个丫鬟,倒还是可以的。”

欧阳白听完,脸上的红色更深了一分,继续指着钟山岳吼道:“何老!杀了他!他出言不逊,快!”

“狗仗人势的家伙,也有脸在这里学人说话?”说完,钟山岳运功跳起,手中寒刀金光大作,同时催动御风形影,身体似是一条蛟龙疾冲向何老和欧阳白。何老脸色一宁,催掌想挡。而钟山岳只觉得胸口一痛,但依旧刀风不停。

刀刃上的刀气席卷而去,周围的巨石树木甚至都被这气浪削去不少。而此时,这片丛林,就像是在恐惧一样颤抖,这刀气竟然引发了轻微的地震!

那金色狂刀闪过。虽被何老催掌挡下几分功力,但刀气还是波及到了欧阳白。此时,欧阳白捂着左手断臂,四下周围甚至都看不见那残肢的位置,想必是被这刀气像是撕碎纸屑一般连残渣都不剩了吧。

虽说钟山岳有些好奇这位老者为何不用身法护住欧阳白,但依旧不敢小觑这所谓的何老。刚刚那一掌甚是诡异,明明没有打在自己胸口,却依旧能让自己吃痛。

“何老,杀……杀了他!”欧阳白死死的捂住断臂,嘴角鲜血流个不停,好像已经忘了运功护住心脉。

不过这声音在钟山岳耳边有些聒噪。钟山岳举起刀,指着欧阳白说道:“你若是再叫一句,下一刀,就不是你的手了。”

顿时欧阳白大气不敢喘一下,只是恶狠狠的盯着钟山岳。

终于,那灰袍老者摆出姿势,对空挥掌。而这一挥掌,钟山岳就像是凭空被打了一掌一样倒飞而去,狠狠的撞在一颗巨树上,给那颗巨树留下了一个人形痕迹。

钟山岳左手捂着胸口,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名灰袍老者定格的姿势。这一掌根本没有碰到自己,却依然能把自己打退数尺。若不是背后有树遮挡,估计此招能将他震退百尺。不过这一掌虽然掌力强劲,却被他及时使用御风形影化去几成掌劲。此消彼长之间,虽然被震的很疼,但却伤害到钟山岳的五脏六腑。

钟山岳强忍着疼痛,抬起头看着欧阳白原本绯红的脸色终于消去了一些,张口骂道:“小子知道厉害了吧!赶快给爷爷跪地求饶,爷爷兴许还能饶你一命。”

钟山岳没有理会狐假虎威的欧阳白,依旧看着那名灰袍老者。光是从这掌法来看,这位老者至少也是炼元九重巅峰以上。

“小子,老夫不想被世人嚼舌以强胜弱。不过看你剑法凌厉逼人,身法如似巨蟒,刀法满是血腥,身上的武技应该不是外门所能修习武技。你若想捡一条命,把自己修行的武技与赤灵果留下,再自断筋脉废去武功,老夫尚可留你一命。”

钟山岳自然不能接受。在他原本穿越过来之时就已经暗下决心一定要变得最强,怎能在这里就废去自己筋脉武技。

不就是一死吗,又不是没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