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重生> 孤城掩红妆
孤城掩红妆已完结

孤城掩红妆

来源:掌中云作者:柳叶标签:重生,穿越,惊悚主角:陈沐沐,陆锦丰

《孤城掩红妆》是作者柳叶著作的穿越重生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孤城掩红妆》精彩章节节选:吵架的声音?”陈沐沐一怔,侧起耳朵听一会儿,表情一凝:“好像……是我们家?”“糟了,我娘!”陆锦丰惊呼一声,脚下仿佛加了马力,一口气窜出去好几步。陆锦丰一阵风般卷走了,陈沐沐不敢耽搁也赶忙追上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氏神色有些讪讪:“小丰他爹还在的时候,是还有三亩田地的,他爹去世后,陆家就把田地收走了。”

看来儿媳和孙子都不算陆家人,那些人竟是连一丝活路都不给。

陈沐沐摇摇头,没有详问陆家怎么抢走田地的,想到自己刚醒来时候的感冒发烧,眸色暗沉。

那些人明里暗里欺负孤儿寡母也就算了,但敢把手伸到她头上,这笔账有机会她一定要讨回来。

李氏见她表情黯淡,叹口气,安慰道,“沐沐你放心,虽然家里没有田地,但娘在镇上安家做一些杂活,每年约莫还是有半两银子的,不会让你和小丰饿死。”

陈沐沐抚额,一年半两银子,目测都不够塞牙缝,而且一年发一次,她这身子板,病还没好呢,再吃不饱,等死吧。

她可不想继续过这样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看来得早点谋出路了。

吃过晚饭,李氏把新鲜的竹笋和蘑菇给清理了,分了一半给王大娘送去。

陆锦丰也没闲着,熬了姜汤,端过来时候瞥一眼缩在被窝里的陈沐沐,招呼道:“过来喝点姜汤,本来就生病,今天还落水,要是病情恶化我可没钱给你医治。”

这乌鸦嘴是吐不出好话来了是吧?

陈沐沐白他一眼,不过他说的是事实,因此也不矫情,接过他手里的碗,将姜汤一口喝干。在他转身离开之际,突然问道:“陆锦丰,你打算就这样把日子过下去?”

虽然这小子嘴巴臭长得不好,但她能感觉得出来,他的智商不算低。

人不笨,就应该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再这样食不果腹下去,他们都会饿死的。

而且,“你知道,就算少我一张吃饭的嘴,你们的情况也不见得好多少。”

陆锦丰身子一僵,微微一叹。

作为家里的男人,他自然也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可是他凭什么?

瘦弱的身板,做不了苦力活,即使能做,谁愿意聘用他?他这样一张脸,白给人家打工都没人要。

肚子里有些墨水的人,可以写写画画为生,而他,也不过只识得几个字。

陈沐沐听得他的叹息,知道他是无能为力,眼珠子转了转,勾唇一笑:“陆锦丰,要不咱们合作吧。”

“合作?”陆锦丰不明所以望着她。

“跟我一起做生意,得到利益咱们七三分,保准你不会饿死,而你,只需要服从我就行。”陈沐沐提议道。

对于分成陆锦丰倒是没有多大意见,只是做生意?

他眸光一瞥,似笑非笑看向她:“就你?”

被质疑的陈沐沐心口好似中了一箭,没好气说道:“你管我,我只问你一句,跟不跟我做?”

生意不是说做就能做的,至少她这病蔫蔫的小身板以及办事人生地不熟,必须得有一个伙伴帮衬着。

而这伙伴,她只认得李氏和陆锦丰,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跟。”陆锦丰没有犹豫。

这爽快利索的,她都还没回过神来。陈沐沐默了一秒,“你确定不后悔?”

“为什么要后悔?”陆锦丰反问,目前的情况已经不能更糟糕了,他有得选择的余地?

陈沐沐哑然,她多此一举了,反正她只需要一个劳动力而已。

“那就这样定了,你赶紧睡吧,明天早起,有事情要忙。”

“好。”陆锦丰回了一声,拿着脏碗出去了。

木板床又硬又硌人,陈沐沐翻来覆去睡不着,想着明日的计划。

白天她已经看过了,那山上确实没有什么可糊口的作物,但野生的各种药材却有不少。李氏和陆锦丰母子没有田地,无法种植,也没有本钱做生意,她能做的,只能是带领陆锦丰一起去山上挖些草药去卖。

好在药材普遍比米粮蔬菜贵,多采一些,至少温饱问题能解决了。

第二天李氏早早出门,陆锦丰和陈沐沐照旧上山。

陆锦丰聪颖,有昨天的经验,不用陈沐沐带,已经自己采了些蘑菇和竹笋。回头一看,见陈沐沐正在拔一株绿色白花的草,诧异问道:“这草又丑味又苦,难不成你还想拿来炒菜?”

陈沐沐直接赏他一个白眼:“你都说它味苦了,还是草,用来当菜,你吃?”

陆锦丰倒不在意她的讽刺,眼珠子滴溜溜转,转了两圈,有些过回神,试探问道:“药材?”

“还不笨嘛。”陈沐沐将手中拔下的草递给他,“这是莎草香附子,也叫雷公头,别看它不起眼,能治的毛病多着呢,比如未老先衰,偏正头痛,心腹刺痛等。”

陆锦丰半信不信点头接过,瞥见她手里的另一株奇怪的草,问道:“这是?”

“黄芪,羽状复叶,可以入药,这东西性喜凉爽,怕热怕涝,那边土层深厚透水力强,你可以去那边看看。”

“这东西也能治病?”陆锦丰有些不信。

陈沐沐哂然一笑,目光有些古怪:“这可是好东西,保肝利尿抗衰老,不但能补气固表增加人体的免疫力,还能治肾虚。像你这样各种虚的人,最需要它了。”

“什么是免疫力?我肾虚?”陆锦丰神色有些茫然,却也隐隐觉得这不是好话。

陈沐沐没打算详细解释,挥了挥手,“跟你说也不懂,你先把它拔了,不会看就对一下你手中的植物,别拔错了。”

陆锦丰点头,依言去采集药草。

陈沐沐目光偶尔追随他的步子,倏忽眸光一动,赶紧跑过去:“竟然是铁皮石斛!停停停,就在你脚边,别踩了,这东西消炎去热、明目强腰,是比较罕见的珍贵药材呢。”

“这种干燥菌核叫做茯苓,也是药材。”

“有什么药用价值?”

“利水渗湿,健脾宁心,可以治水肿尿少,便溏泄泻,心神不安失眠等。”

“那这个呢?”

“半夏。”

“有什么功效?”

“燥湿化痰,降逆止呕,消痞散结……别问了,快采,再磨磨唧唧天都黑了!”

……

两人一通忙活,太阳快下山时候,各自的背篓都塞满了各种药材和笋子蘑菇。

太叫人喜出望外了,小小山村,土壤贫瘠,却满山都是宝。

陈沐沐心情好,回去的路上整个人都喜笑颜开的。

陆锦丰目光不时落在她身上,表情古怪,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磨磨唧唧可不是你的风格。”陈沐沐逮到他眼神,一点面子都不给地挑出来。

陆锦丰还是保持欲言又止的模样,像是把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陈沐沐有些无语:“这么难为情,该不会是质疑我这些东西是不是真能治病吧?”

陆锦丰摇头:“你那么誊定它们可以入药,就一定能入药的。”

认药容易,说出药用效果难,她找药草时候,基本上眼都不眨就说出了药用功能,就连经常接触药材的大夫也不过这样。

他对她的认药能力没什么可质疑的,但……

“那么相信我,那你在怀疑什么?”陆锦丰毫不犹豫的回答惊讶了陈沐沐。

“你的阅历和见识,似乎不是一个乡村丫头能拥有的。”陆锦丰沉吟道。

又被怀疑了?陈沐沐暗暗吃了一吓,表情却是一派哂然:“我不是乡村野丫头的话,难不成你以为自己能娶到一个千金小姐或者皇宫里的公主?”

这人观察入微,挺难搞定,她以后要小心一些了,可不能让他看出什么来。

“我陆锦丰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陆锦丰也知道她在讽刺自己,不以为然一笑,提醒她,“还有你别忘了,我们不是真的夫妻,别动不动就拿婚事来消遣我,等你病好了,没有赚钱,你还是得走。”

嘢,这人哪来的脸,还嫌弃起她来了!要不要她给他送上一面镜子?

“你当我稀罕。”陈沐沐耸耸肩,扭开头专心走路,“放心,等我病好,别说蹭你口粮了,就是你求我我都不会留下来。”

“呵呵。”

呵呵你妹啊,现代嘲讽专用词都精通,猴子派来的逗比都比不上了!

背着重担远远看到家门口,陈沐沐和陆锦丰都有些虚脱,气喘吁吁的。

“要不停下来休息一下?”陆锦丰提议道。

“休息个鬼,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没听说过吗?家也不远了,你这时候停下来,累死你!”陈沐沐断然反对,“我说你也太没用了吧,我这小女人都还没喊累,你就衰了丢不丢人?”

“废话真多。”陆锦丰睨她一眼,顾自紧走几步,甩开距离。

陈沐沐的负担也不轻,不过见陆锦丰先走了,也咬咬牙,激勉自己坚持到底。

脚下加快,前面的陆锦丰却突然停下来,眉头皱了皱。

陈沐沐没看脚下,惯性使然,脑袋差点就撞上了陆锦丰的背篓,眉头一竖,正要骂人,陆锦丰突地嘘了一声。

“你听,有吵架的声音?”

陈沐沐一怔,侧起耳朵听一会儿,表情一凝:“好像……是我们家?”

“糟了,我娘!”陆锦丰惊呼一声,脚下仿佛加了马力,一口气窜出去好几步。

陆锦丰一阵风般卷走了,陈沐沐不敢耽搁也赶忙追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