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盗墓> 盗墓摸金
盗墓摸金连载中

盗墓摸金

来源:奇热作者:羊汤儿标签:盗墓,灵异,大唐主角:卜凡,水秀,林疯子

主角是卜凡,水秀,林疯子的小说叫做《盗墓摸金》,是作者羊汤儿最新写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说的话。“我他娘的怎么知道!老爷子自己点的穴,八成差不了。”我在四方山生活了二十多年,从未听说乱葬岗下埋着一位明朝王爷。“哦,原来是老爷子说的,看样子这墓里得有好宝贝,咱们事不宜迟,现在就去乱葬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凡爷,太阳都老高了,生意还做不做了?”我迷迷糊糊的被大手给叫醒过来,昨晚喝的有点多,一觉竟然睡到了晌午,我恍惚的站起洗了把脸,心里盘算着和爷爷昨晚打的赌,不知如何下手。

“大手,去把铺门打开,日进斗金。”我懒洋洋的坐在柜台里,眯着眼儿,浑身没劲。

“嘿嘿、凡爷,考虑的怎么样了?”我睁眼一瞧,刘金牙那张猥琐的大脸快贴到我身上了。

“滚一边去!吓死老子了!”我被他吓了一跳,半天没缓过劲来。

金牙笑眯眯的瞅着我,“凡爷,这次淘沙真的少不了老爷子,事儿后咱们五五分成,怎样?”

我没好气的看着他,越看越觉得他像一个老鼠,贼眉鼠眼,滑不溜秋的,“金牙,你最近有没有感觉很累?你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晦气到了?”

金牙看我一本正经地问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吓了一跳,“咋了?凡爷,你可别吓我,你看出点什么了?”

“我看你他娘的是被老鼠精上了身,你瞅你长得那个样,跟老鼠有什么区别?”我实在懒得搭理他,摆手想让他滚蛋。

“嘿嘿,我可有一嘴金牙呢,老鼠可没有这宝贝!”金牙咧开他的嘴,露出那一排让人看到直犯恶心的污垢金牙。

“你他娘的知不知道我很烦你?别说我不答应,就算是找我爷爷,他也会拒绝你的,你还是哪凉快哪呆着去吧!”我盘着前几天刚弄到手的核桃,不耐烦的看着他。

“我看凡爷你烦的这人不是我吧?是不是?”金牙果然有两下子,从我的表情中就能猜到我有心事。

“合着你小子这机灵劲都使我身上了,不错,的确有件事让我发愁啊!”我心想我可是和老爷子打赌着呢,七天之内从乱葬岗王爷墓中取回玉带,完不成任务我就是孙子,虽然我本来就是他孙子,但我更想学的是他那手倒斗绝活。倒不如让金牙给我出出主意,这小子机灵,鬼点子多,说不定对我有所用处。

“凡爷的事就是我的事,凡爷的爷爷就是我的爷爷!”金牙大声嚷嚷着,脸上笑成一朵花。

“成!那咱们院里说话。”我让大手关了铺子,领着金牙来到内院坐下,备好茶水。

“金牙,我和老爷子打了个赌,只要我能把乱葬岗里的王爷墓给盗了,并取下王爷腰上的玉带,他就教我倒斗绝活,到时候我劝老爷子和你下墓,他如果不下,我便和你下!”我这话的后半句就是为了刺激金牙让他帮我,我是绝对不会让老爷子跟着他去冒险的。

“乱葬岗?王爷墓?凡爷,你没发烧吧?这乱葬岗埋得都是乞丐流民啊,怎么可能埋着一个王爷啊!”金牙显然不相信我所说的话。

“我他娘的怎么知道!老爷子自己点的穴,八成差不了。”我在四方山生活了二十多年,从未听说乱葬岗下埋着一位明朝王爷。

“哦,原来是老爷子说的,看样子这墓里得有好宝贝,咱们事不宜迟,现在就去乱葬岗!”金牙激动的站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飞到乱葬岗。

我上前就给了他一脚,“你他娘就知道宝贝!你知道那墓在那么?乱葬岗你在里面转上半天都转不出来,怎么找王爷墓?”我被金牙气坏了,这货一点没脑子,我算是高估他了。

“哎!你瞧我这脑子!我马上回去拿家伙事儿!凡爷,搁家里等着我,我马上就来!”金牙兴奋的一溜小跑出了铺子。

没几碗茶的功夫,金牙便满头大汗背着个麻袋叮当的跑了进来,打麻袋里哗啦倒出一堆东西,我和大手看傻了眼,什么七星罗盘,桃木剑,朱砂粉,游龙尺,黄符纸,黑驴蹄子,瓶装的黑狗血,应有尽有,就连寺庙里老和尚敲的木鱼,他这儿都有。

“凡爷!你看东西全了不?不够的话我家里还有好几麻袋!”金牙擦着脑门的汗,气喘吁吁的瘫在椅子上。

“金牙,你、你小子从那里捣鼓来这么多东西,这都可以开个倒斗百货超市了。”我扒拉着地上的这堆东西,被他深深折服。

“嘿嘿,这些宝贝,那可是从我爷爷那辈传下来的,瞧见我这一嘴金牙没?也是从我爷爷嘴里传过来的!”金牙笑呵呵的炫耀着嘴里那排乌黑的金牙。

我差点没呕吐出来,这金牙真够恶心的,从死人嘴里把牙拔下来,再按在自己嘴里,也不怕感染病毒。

大手也蹲在地上扒拉着这堆玩意,突然像是发现了金子一样叫道,“你们看!这是啥?!”

我打眼一瞧,大手攥着一个小短柱,皱巴巴黑乎乎的,我正纳闷这是什么玩意,以前也没见过下斗有带这东西的。

金牙嘿嘿一笑,上前抢了过来,“这东西,那可是只可遇不可求的宝贝啊!降妖驱魔的,童子鸡!”

我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头皮发麻,心头一颤。童子鸡,虽说是驱邪战斗力最强的玩意,可这东西是将童子的性器割下浸泡药物做成的,因为手段极其残忍,所以市面上基本上见不到,我也是第一次见这东西,没想到金牙也收藏了这种东西。

“金牙,你他娘的不愧是四方山第一大变太,我服我服!”我打心底里给金牙的变太属性给跪了。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我就从这堆东西里挑出来我所需要的,一把强力探照灯和工兵铲,几节螺丝洛阳铲,一副尼龙绳。大手带的东西和我差不多,只比我多带了个饮水壶。

让我苦笑不得的是刘金牙,他前后背了三个包裹,什么黑驴蹄子、桃木剑等等,全都一股脑儿塞进背包,当然还有他那个宝贵的童子鸡。

“金牙,你他娘的带这么多东西,是打算在墓里安家啊?”我看金牙浑身挂满包裹,走路都费劲。

“这墓里边指不定有什么邪乎呢,我这是以防万一,以防万一。”金牙笑呵呵的摸着身上的包裹。

我懒得搭理他,虽说从小我就听老爷子说过墓里那些邪性的玩意,什么粽子僵尸,尸鳖鬼怪啥的,但当我后来真正的下墓后,除了棺材里躺着一个死人外,别的啥也没看到。至于那些故事,我也就权当笑话看待,不过是土夫子瞎编的,用来吓唬住平常人,别和他们抢倒斗的饭碗罢了,毕竟伟大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

我们仨吃了点饭垫饱肚子,沿小路奔往了乱葬岗,临行前我特意和老爷子打了个招呼,并带上老爷子当年倒斗时常挂在腰间的翡翠玉牌,将近两三年没下斗了,手都生了,祈求这次能够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