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乡村俏婆娘
乡村俏婆娘连载中

乡村俏婆娘

来源:奇热作者:花街教官标签:都市,乡村,女烈主角:

主角叫乡村俏婆娘的小说叫做《乡村俏婆娘》,是作者花街教官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慌得不行。四凤小脸通红,捂着嘴,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她狠狠地看了一眼我那里,转身就走。我心里咯噔一下,心里话说,这下完了,这要是告诉村长,我非被村长乱棍打死不可。好一会儿,我总算是把那个东西塞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凤婶子也是太憋屈了,似乎从来没有去城里的机会,听我说起外面的事儿,也是眼睛放光。

说起来,住在大山里,我要是没机缘巧合当上兵,我还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啥样儿呢。

“柱子,你慢慢说,跟婶子好好说,婶子要是挺高兴了,我就给你找个媳妇儿。”

“行,婶子,我就要你这样的,模样好看人也好,大胸小腰肥屁股,哪哪都好,要是能跟你这样的女人睡觉,少活几年俺都乐意。”

四凤儿瞪了我一眼,有些嗔怪的说:“毛还没长齐呢,就敢调戏婶子了?你信不信我跟你大才叔说,让他扒了你的皮?”

“婶子,你要是舍得,可就没人跟你聊天说话了。”

我眉毛一挑,笑着回了一句,嬉皮笑脸的,脸皮特厚。

四凤儿脸有些红,抬起小手想要打我似的,但很快放下。

看她巧笑嫣然的模样,似乎并没生气,我才放下心来。

我偷偷看了一眼四凤,她棉衣里面鼓鼓的,就像里面掖着两个大馒头一样,看得我直流口水。

我偷偷瞥了一眼,就赶紧看向别处,可就这样,也被她抓了现行。

“哎哎哎,你这个小花贼,看啥呢?”

四凤儿的眉毛竖了起来,瞪着眼睛,咋就那么好看呢?

我真想亲一口!

我赶紧抹了把口水,身子弯了又弯,没办法,那里又有抬头的趋势。

我心一横,故意看着她鼓囊囊的那里,嬉皮笑脸的说:“婶子,我饿了,咋办?”

四凤瞪了我一眼,抻了抻小棉袄,说:“你别废话,你要是不说,就给我滚。”

看着四风那娇俏模样,我咽了口唾沫。

为了能跟她多呆一会儿,我赶紧说:“婶子,我再给你说外面的电影吧,知道什么叫电影吗?”

“知道,就是有块白布,白布上有人动,还能说话。”

“哈哈,婶子,也差不多。不过,我跟你说,城里的电影可跟咱们姑娘沟不一样。那家伙,一块屏幕,就赶上咱们一个房子那么大,看电影的都坐在一个很大很大的房子里,里面能坐好多人。我跟你说,那叫电影院,专门放电影的地方。”

我就去过一次电影院,还是跟班长去的,人家带着个女通讯兵,我去做电灯泡,唉,想起来都是眼泪。

“在后面呀,还有一种座位,是很大的那种,能够做两个人。两边有木板,能够隔开,中间还有小布帘子,一拉帘子,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在干啥。那些谈男女朋友的、相好的,坐在那种大椅子上,等灯一关,一开始放电影,就抱在一起亲嘴儿,伸进衣服里乱摸,婶子,我跟你说,有些大胆的,还直接就在那里脱了衣服……”

四凤脸红了,两只眼睛水汪汪的,她掐了我一把,我痒痒的。

“行了行了,别说了,真是的,谁让你跟我说这些了?”

我笑了笑,我是故意的,我就喜欢四凤婶子脸红扑扑的模样。

“那啥,婶子,你知道外面还有酒店吗?”

“啥子是酒店?卖酒的?”

“哈哈,不是卖酒的。婶子,酒店可好了,里面都是高档家具,还有电视。出门在外的人呀,凭着身份证,就能去住一晚上,我跟你说,好多相好的,还能去那里睡觉,有时候,在外面就能听到屋里女人咿咿呀呀叫呀叫的。”

四凤脸都红了,她生气的说:“你这个娃子怎么这样?净胡说八道?敢跟婶子说这些?让你大才叔打断你的腿!”

我也不知道咋想的,从凳子上站起来,用力挺着肚子,前面鼓起了一大块,四凤楞了一下,吓得赶紧往后挪。

我笑了笑,说:“婶子,我也就是辈分小,我都二十六了,不小了,真不小了。”

四凤瞪了我一眼,往我那里扫了一眼,起身出去了。

我注意到,她耳朵都红了。

我扭头一看,四凤去了厨房,似乎是去做饭了,看意思,这是要请我吃饭?

我等了一会儿,没见人家回来招呼我,我正好肚子疼,就去了茅房。

我脱了裤子,刚蹲下,还没那啥,就看到茅房门打开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四凤就出现在我面前。

“啊!”

四凤儿叫了一声,她赶紧捂住嘴,但目光看的似乎不是地方。

“你,干啥,你,柱子,你吓死我了!”

四凤瞪大了眼睛你,盯着我的下面不眨眼,我对我的本钱还是很自信的。

不过,终归不能就这样晾着任四凤看。

我赶紧站起来提裤子,可恨那个东西可能受到了什么刺激,竟然迎风就涨,变成好大一个东西。

慌乱间,我竟然没把裤子提上去,被那个家伙给撑住了,这可让我慌得不行。

四凤小脸通红,捂着嘴,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她狠狠地看了一眼我那里,转身就走。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里话说,这下完了,这要是告诉村长,我非被村长乱棍打死不可。

好一会儿,我总算是把那个东西塞进了裤子,平时感到他威风,可是这会儿,感到这东西就是祸根!

或许是因为心慌意乱的原因,那家伙很快老实下来,我一边系着裤带,一边跑了出去。

四凤关上了门,我敲了半天她都不开,我只好在房门口说了几句软话,“婶子,婶子,我,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你那会儿也去茅房,我错了,你别生气,婶子……”

半晌儿,四凤说:“柱子,我,我啥也不会说。你快走吧,我累了。我就不留你吃饭了……”

我一听,心里算是松了口气,“婶子,你说真的?”

“真的,真的,你快走吧。”

当我走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一个人影从门上闪了一下,我揉揉眼,仔细看看,啥都没有。

我突然想到,四凤该不会被我那家伙给吓到了吧?

村长家住在南头,老杜家在东头,我不知不觉的有来到杜家,他家已经关上门,门口一个人都没有。

我在门口站了会儿,屋里女人的声音没有了,但是,男人的喘息声还在。

“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