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西游

纵横西游连载中

纵横西游

标签:玄幻,女婿,潜规则来源:奇热作者:水之心主角:柳青,苏伊人,水之心

独家小说《纵横西游》由水之心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柳青,苏伊人,水之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浑噩噩的等死了,呼吁吧,在整个社会上呼吁吧,这世上,浑浑噩噩等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这世界实在是容不下太多这些人啊!小石猴看着柳青那张带血的脸,心中如一瓶冷水冲洗过一般,透心凉,他在那小小的身躯上仿...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从来不看低自己,也从来不妄自菲薄;我坚信自己会比别人强,也坚信自己活的比别人好。因此,我从来就不会真正迷失了自己。——柳青

残阳如血,红霞漫天,映照的高山峻岭间如血色长河一般,万丈悬崖之上,这凄美的光芒,拉上了一个影子,颀长的影子。

那小小的身影,站定如山,似是亘古已存,不可动摇,他就立在那,如同横亘于天地间的天柱。

柳青迎着落日,双目五彩光芒流转,天地元气蜂涌而至,在他晶莹如玉的肌肤上,都隐约可见五彩光芒在皮肤下的经脉中流转,淬炼着身躯更加坚硬。

柳青运转的是神秘樵夫留下的绝世功法,樵夫并未留下这绝世功法的名字,柳青也并未无聊的去想一个如何响亮的名字,只称为无名功法。

这无名功法,深奥无比,柳青并不急着去修炼,在这深山野外中滞留三月,一字字去钻研绝无名功法,无名功法的内容并不多,只短短几百字,大部分信息都是樵夫的心得体会。

结合樵夫的心得体会,融会贯通,大体吃透了无名功法的原理所在,这之中,花了柳青足足三月时光,若是没有樵夫的心得体会,柳青即便是花三十年时光甚至更久也未必能有此时的效果。

无名功法的原理,是以天地间的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为基准,分别对应五种光芒——金、绿、白、赤、黄。这五种光芒,随着修炼将越发的凝实,发挥出来,将有毁天灭地的威能。

吃透了无名功法之后,柳青又花一月时光去熟悉修炼的程序,每一步都必须小心翼翼。

自与樵夫下了那盘棋之后,柳青变得越发冷静,思考问题也越发的全面。他不知道樵夫是谁,所以他并不信任樵夫,樵夫给自己绝世的功法,保不准里面有什么猫腻。

因此,小心绝对是有必要的。

那静如沉默山岳的身躯,双目中流转的五彩光芒陡然间变得刺目之极,挥袖间,五道并不凝实的光芒透体而出,击向身后的竹林,一股强风卷起,一大片竹林被卷入五道光芒中,瞬间被绞碎。

烟尘散尽,柳青身后,一片狼藉。

柳青缓缓转过身,负手而立,面容平静中似带着无穷威仪,嘴角勾起,笑意弥漫开来,这随意的一击令柳青相当满意,心中也被小小震撼了一下。

无名功法的强大,超出柳青的估计。

一道小小的身影九转虚空,落定在柳青旁,小石猴手执着铁棍,身上的气势越发沉稳,在这四个月时光中,小石猴结合从盘古开天的武道最巅峰的影像中得到的收获,在武道上的修为更进了一大步。

像柳青和小石猴他们遇到的这等大机缘,世上大部分修炼者都会羡慕不已,但机缘归机缘,如果有这样的机缘,却不懂得去珍惜,去利用,终究将是一场空。

人生在世,我们的每一次成功,靠的不是机缘,而是努力。无论这个世界的现实有多么的不公平,我们都应该始终记住这样一句话——天道酬勤。

努力跟不努力是有本质的区别。

柳青平静的看了一眼小石猴,淡淡笑了笑,小石猴的变化,他看得分明,小石猴在这短短四月时间里的收获,相当于几百年的收获。

一开始,因为自己的插手,小石猴就比吴承恩梦中的小石猴强大太多,现在,机缘天降,小石猴在武道修为又进步一大步,修为狂飙,未来的路到底如何发展,没有人知道。

这样的结果,对柳青来说,是最好的结果,淡然的笑容中,闪过一丝思绪,看来,那樵夫也是不安分的主,唯恐天下不乱。

小石猴沉稳的看着柳青,眉头微皱间,轻声道:“柳青大哥,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柳青淡淡道:“你问。”

小石猴轻缓道:“那个樵夫是谁?”

柳青惊讶的看了一眼小石猴,平缓道:“你为什么会这样问?”

若是以前,小石猴向来不会问这样的问题。

小石猴沉稳道:“这个樵夫给了我们这么大的好处,却没有什么条件。”

柳青笑了,赞赏的看了一眼小石猴,他自然听得明小石猴话语中的意思,小石猴能够考虑到这点,至少说明他已渐渐成熟,已初步具有强者的风范和气度。

现在这个小石猴,比吴承恩梦中的那个小石猴强上太多了,无论是在修为上还是在性子上。

柳青淡淡笑了笑,道:“樵夫是谁,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他这样做必然是有条件的,不过,现在说出来有些早了,你确定要听一听?”

眉头微挑,小石猴沉默了一会,坚定的点点头,跟随了柳青那么久,他也深深明白一个道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如今,受了别人的好处却不知道别人的用意,心中多少有些不自在。

柳青淡淡的点点头,轻缓道:“整个天地就是一盘棋,有的人是小卒子,有的人是将军,我们现在就是微不足道的小卒子,那个樵夫,就是想要我们成长为将军,左右整盘棋。”

小石猴的脸色闪过一丝激动,轻声道:“他为什么这么做?”

柳青轻笑道:“整盘棋都在那些超级强者的布置之下,他们甚至已料定好了一切,而我们横空出世,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大石头突然砸在平静的湖水中,打乱了整盘棋的布局,而这正是樵夫所希望的。”

小石猴的双目闪过震惊之色,深吸一口气,又疑惑道:“那他怎么就确定我们一定能够成长到左右整盘棋的地步?”

柳青深深看了一眼小石猴,抬首看向云深处的那一抹雄鹰英姿,挥袖间,气质潇洒中带着傲然,缓缓道:“你和我,注定不平凡,也不会平凡,也不甘平凡。”

小石猴的存在本就是一枚不小的棋子,作为四大神猴之一,代表一个种族的最强力量,命数如此,道路不会简单,前途也不会平凡。

将来,四大神猴的其余三大神猴也必将出场,吴承恩梦中的西游故事不过是小石猴的故事而已,这个世界的水远比任何人想象的要深得多。

四大神猴之外,也有许多强者的故事。

一个人的视野始终是有限的,这个世界实在太大,到处都在演绎着传奇,站在黄河的彼岸,那些传奇化为沉重浑浊的黄河水,没有人知道曾经发生的事,就像这些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也没有人知道那些故事中的人,就像这些人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出现过一般。

曾经,战火纷飞,硝烟四起,在英雄的年代里,有多少为人们为国家而流血牺牲的无名英雄,他们沉默在花园式一般的坟墓里,只留下一个无字的墓碑。

现在,又有多少人还记得他们?

唯有寒鸦嘶叫,秋风缭绕,冷雨飘飘。

在这个故事里,因为柳青的出现,这四大神猴的未来,许多强者的命运,都已变得不可预测,一切都已变得混乱。

柳青自己,是最强大的变数,他的性子沉稳,不急不躁,他知道,吴承恩梦中的西游只是这场游戏的开始而已,很久以前,他就定下了一个计划,把这场游戏直接跳过西游。

这是柳青的骄傲,也是强者的骄傲,如果依仗着对西游的熟悉去谋取,对柳青而言,这是一个弱者的行为。天道下,没有所谓的正义和邪恶,只有强者和弱者。

真正的强者,永远面临挑战,也从来不做没有挑战性的事。

现在的柳青,随着能力的提高,已慢慢开始考虑以后的事了,把整盘棋打乱,对柳青而言,绝对是一件相当刺激,相当有挑战性的事。

他负手站在这万丈高的山崖上,脸上虽然如镜湖一般平静淡然,心中却已激荡不已,他喜欢这种感觉,享受这种感觉。

站在柳青身旁的小石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脸,紫金色的双目闪动出睥睨天下的气势来,他同样渴望着挑战,强者之路,是挑战之路,也是血腥之路。

冷风吹过,霞光闪烁,拉长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渐渐消失在竹林深处。

顷刻间,山行六七里,出竹林,遇山泉,小溪潺潺,沿着溪流直上,荆棘丛生,披荆斩棘;巨石挡道,攀登跳跃。

小溪尽头,是一壮观飞瀑,站在飞瀑前,那云气蒙蒙,都缠绕在柳青身前和脚下,星光隐现,星河朦胧,就在举手之间,这里,仿佛是站在太阳之上,是太阳照不到的地方。

天之尽头,没有黑暗,也没有光明,唯有绝美般的清明,

飞瀑之上,有一座弯木桥,横挂在那,远远看去,仿佛一道彩虹挂在天边一般。

站在木桥上,柳青和小石猴都把眼看向前方霞光普照的地方,静静的看着,两人沉稳平静的目光深处隐隐约约闪烁出震撼的光芒来。

在这离天如此近的地方,没有阳光,唯有星光,闪烁的霞光与星光交杂在一起,映照的整个空间如同在梦境一般。

春风拂面暖人心,在木桥的前方,一座雄伟高大的恢宏殿宇伫立其中,霞光朦胧,云气缠绕,仿佛沙漠中的海市蜃楼一般,看不真切又震撼非常。

柳青和小石猴都未曾想到,在这样的地方竟然有这样恢宏雄伟的殿宇,殿宇直插云霄,仿佛一座高大的山岳,横亘在天地之间,撑起一方天地。

双目中闪动着激动和震撼,这座雄伟的殿宇,比世间任何一种建筑都要高大太多,柳青心中闪过一丝明悟,这是圣人的气度,是圣人的骄傲,是圣人的高度。

这个殿宇,撑起了天下至少十分之一的天地。

回过心神,柳青吁了一口气,四年来紧绷的心神有了一丝放松,静静的看着那座高大雄伟的殿宇,带着一种不知是何种心情的语调,平静道:“我们终于到了。”

语调虽然平淡,但其中却不知包含了多少辛酸,多少困苦,多少凶险,这些故事虽然多不胜数,却是唯有柳青和小石猴知晓而已。

在他们看来,这些故事都是不足为外人道哉,我就算知道,想写下来也是很难的事,那些经历,换着知情的读书人去写,或许又是另一本传奇之书。

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活在事物的另一面,在经历辛酸、困苦和凶险的同时,他们在成长着,他们享受每一次磨难之后的成长。

他们看到的是风雨后的彩虹,在他们看来,每一次磨难都是有价值的,每一次奋斗也是会有回报的,人世间的事,成功与失败没有绝对的标准,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

我们活着,我们在成长着,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成长,这就是人生。

当一个人做一件事,没有做好未必就是失败,他可以从中得到启发,得到成长。事物都有两面性,我希望世间每个人都能够活在光明的那一面里。

走过一段青石路,穿过花园一般的林地,溪水的潺潺之音仍在耳际萦绕,一大一小两个身躯站定在大殿之前,远远看去的殿宇若梦境一般虚无缥缈,近看的殿宇则给人一种泰山压顶之势。

世上很多事物,远远看着,并不深入了解,就会带着一种神秘的吸引力,但一旦去了解,一旦身处其中,我们就会发现,事物的原理原来如此而已。

但凡事总有例外,有些事物的存在确实是不可思议的,越靠近,那种震撼和神秘反而上升了,令人痴迷着,在那条路上执着追求着。

例如自然界,宇宙,等等令无数的科学家为之而不可自拔。

柳青身处在殿宇之下,那种震撼与神秘更加浓郁了,他站在那里,第一次深切感觉到天地有多么广大,自身有多么渺小,仿佛一个蚂蚁站在打盹的大象身上一般。

抬首去望,在那万重白玉阶之上,仿佛有一双眼睛,威严无比的眼睛,在静静的注视着柳青和小石猴。那双眼睛,带着无穷的威压,仿佛是天眼一般。

柳青穷尽目力,才隐约见得那万重白玉阶上大门正上方的牌匾,十万年红木制成的牌匾,上书五个篆体大字——斜月三星观。

一个儒雅老者,负手而立在万重白玉阶上,身后,安静的站着两个童子。

儒雅老者,面容虽然比孩童的还要光滑红晕,但那双洞察一切的眼睛带着无穷岁月痕迹的气质,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长者的形象,天下长者的形象。

这个人历经的岁月必定是很久很久,这是长者给柳青的第一个感觉。

柳青心中只觉怪异,那长者明明离自己很远,中间又云气蒙蒙,偏偏又看得分明,那是一张古拙的脸,那长者的身躯伫立在那,气质儒雅,似是天下儒者的王者一般。

衣衫飘飘,貌似飘然,但那种淡漠,却如同冰冷的铁石,横亘天地,随意一个眼神便似要毁天灭地一般,柳青的瞳孔收缩,这个人,竟比那樵夫还要可怕许多。

儒雅长者未曾说话,柳青便听得扑通一声,一向不跪天不跪地的小石猴终于跪下了,结结实实的跪在那里,低下桀骜不驯的头。

这难道就是宿命,柳青心中叹息着。

儒雅长者平静的看着柳青和小石猴,缓缓道:“本尊的名号叫菩提老祖,你们的来意,本尊已知晓。”

平淡的语调,漫不经心,虽相隔几千丈,却如在耳际低语一般,听得清晰明白,那声音,叮咚如青石,好听中带着一丝丝冷意。

柳青缓缓道:“我名柳青。”

小石猴轻声恭敬道:“弟子无名,请老师赐名。”

菩提老祖似在考虑着什么,沉默一会,才缓缓道:“小石猴,你上来。”

小石猴面上虽无悲无喜,眼神深处却闪过一丝欢喜,站起身,抬起脚,看了柳青一眼,眉头一皱,刚抬起的脚又收回去,抬头道:“老师,为何不让柳大哥与弟子一起上去?”

菩提老祖淡淡道:“没人阻止他上来。”

柳青眉头微皱,上前,踏在第一重白玉阶上,只觉一股绝强的压力直压过来,柳青的身躯都颤动了一下,再踏上一重白玉阶,压力更大,以此类推,才踏上百余重白玉阶,柳青便觉吃力无比,肉身疲惫,身躯无奈何定在那里。

但这并未能阻止柳青的步伐,他只略微停了停,便又艰难的抬脚上前。

反观小石猴,他踏在白玉阶上,却没有一丝阻碍。

小石猴疑惑的看着菩提老祖,道:“老师,为什么?”

菩提老祖淡淡道:“这是他的路,他的命运,有个道理你应该早就知道,要获得东西,必须付出相应的努力和代价,柳青想要拜本尊为师,就要表现出他的潜力,这就是本尊收弟子的标准。”

小石猴的紫金色双目中闪过不解,轻声道:“那弟子为什么不用通过考核?”

菩提老祖毫不忌讳,淡淡道:“你的一切,从你出生到现在,从你灵魂到思想,本尊都了如指掌,不需考核。但柳青,本尊却是看不明,他心中想什么,本尊不知道,故,他必须接受考核。”

顿了顿,菩提老祖看着小石猴,接着道:“况且,他要接受的考核,你是一定过不了的。”

小石猴紫金色的双目闪烁出不服气,但他心中却奇异的明白,也不得不承认,菩提老祖说的话是正确的,他跟随柳青已有许多年,柳青的进步是看在他眼中的,一直以来,柳青给他的感觉就是神秘、睿智和强大。

他早已习惯柳青的强大,嘴里虽从未臣服过柳青,心中却常常产生依赖的感觉。

这种感觉使他桀骜不驯的性子在柳青面前有意无意中收敛了许多,而这种依赖的感觉在菩提老祖的这句话下,被狠狠的摔碎。

他突然明白一件事,柳青不可能一直常伴在自己身边,柳青也曾对他说过——每个人的路,别人是代替不了的。那时候,他还不明白,现在,他总算明白了。

所以,他做出了一个选择,不是为了超越柳青,而是为了成长,为了证明自己。

小石猴坚定的看着菩提老祖,以不容置喙的语气道:“老师,我要接受考核。”

菩提老祖威严冰冷无比的双目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赞许之色,也不出言阻止,只缓缓的点点头,轻缓道:“好,如你所愿。”

没有什么动作,小石猴已被一股绝强的压力罩住,身躯颤动,身形暴退几十步才停下,嘴角滴出金色的血液来,小石猴却硬是吭都不吭一声。

小石猴看着前方一声不吭专心前进的柳青,心中有一丝无力,他知道自己与柳青之间有不小的差距,却没想到差距这么大。

柳青似乎知道小石猴在想什么,前进的征途未停,淡淡的声音传来,“小石猴,你应该知道一些我的实力为什么会在没有强者引导下慢慢变强的,是靠着我自身的意志在经历无数生死之后才有的。但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而已。真正的原因是——。”

顿了顿,柳青继续道:“我从来不看低自己,也从来不妄自菲薄;我坚信自己会比别人强,也坚信自己活的比别人好。因此,我从来就不会真正迷失了自己。在这条路上,我发誓要撑起一片天地。”

柳青停下脚步,坚毅的抬起头,看着那恢宏的殿宇,双目中带着一种奇异博大的光芒,缓缓的,一字字道:“在这条路上,我发誓要撑起一片天地,这就是我的目标。”

转头,青筋暴起以致渗出鲜血的脸上平静而淡漠,温润的双目看着怔怔的小石猴,平和道:“小石猴,你长大了,也该有个目标了。”

我们活在这个世上,不是为了等死的,我们每个人都要有个目标才能活得有价值,现代社会的灯红酒绿,我们应该改变了,不能再浑浑噩噩的等死了,呼吁吧,在整个社会上呼吁吧,这世上,浑浑噩噩等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这世界实在是容不下太多这些人啊!

小石猴看着柳青那张带血的脸,心中如一瓶冷水冲洗过一般,透心凉,他在那小小的身躯上仿佛一下子明白很多道理。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柳青的身上总像是背负太多东西一样,总是沉稳和执着的像是一个行者。

因为他有目标,他背负着一些东西,他懂得逍遥快活的真正含义,那是唯有心中有目标的人才会明白的,那些没有目标没有负担的人就像是一个浮萍,飘荡着,只叫人觉得可怜。

真正的逍遥快活,是在完成每一次目标之后的欢喜和自在,就像是云,他们是为了降雨而存在的,在每一次把雨降下之后,它们就变得洁白了,逍遥快活了。

小石猴没有说话,只是那番桀骜不驯的气度又变得更加沉稳,成长着,他心中深深感激柳青,柳青就像他的兄长一般,他紧抿着嘴唇,低下头,一步步坚毅的踏步上前,在他心中暗暗为自己定下目标。

有些事不是用来说的,而是用来做的。这句话,不是柳青或者谁说给他听的,而是小石猴自己想的,领悟出来的。

他总算明白了,这个世上,自己真正要依赖的唯有自己。

菩提老祖站在那高高的如祭坛一般的地方,嘴角轻轻扬起,淡淡笑了,笑意似在辐射开来,整个世界都似变得温暖起来,这等人物的一举一动都带着莫大的天威,仿佛他就是天,天就是他一般。

菩提老祖身后的两个童子脸上经不住有些怪异,在他们眼中,老祖向来很少笑的,他们早已不记得,老祖上一次笑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笑意一敛,负手而立的菩提老祖缓缓点点头,平淡的道:“好,很好,很好。”

没有人知道菩提老祖这话的意思,菩提老祖本身就是神秘莫测的人,他平淡说完,一个转身,缓缓走进殿宇内。

菩提老祖一走,柳青和小石猴都觉得紧绷的心神放松了许多,那个长者,即便是一动不动静静站在那里,也会给人予强大的心理压迫,那种压迫是无意中散发出的气势,浑然天成,没有一丝别扭的味道。

这种无意中散发的气势便已如斯可怕,柳青心中突然在猜想,长者发怒的样子必定是如同天怒一般的恐怖景象,这种气派,必定是天下绝强者中的佼佼者。

从这一日起,在这人迹渺渺的万重白玉阶上,便多了两个黑点,如同两只小蚂蚁一般,在那缓缓移动着,有着蚂蚁一般的耐性和韧性,未曾一刻停留下来。

春夏秋冬,岁月荏苒,转眼间,五十年风吹,五十年日晒,五十年雨打,他们愿化身苦行者,只为登上那巅峰之地,踏进那道门。

五十年已过,柳青盘坐在巅峰上,闭上双目,他已一动不动坐了五年,小石猴踏步巅峰,感慨非常的抬头看着头顶的牌匾,那道门,无声无息的打开。

怔怔的看着那道门槛,这世上,又有多少人被难在这一关上,难登彼岸。

转身,站在这巅峰上,小石猴心中涌出一股豪气的同时,也明白了一件事,这巅峰上的位置实在是太窄,真正的强者也永远不会很多。

站在巅峰上的强者,那种风采,岂是语言能道哉的。

淡淡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们走吧。”

柳青不知何时已站起身,立在小石猴身后,他的气质比以前更加飘逸潇洒,温润的目光带着如沐春风的笑意,轻易便能感染别人。

小石猴也淡然笑了。

两道身影,一大一小,如同昔年刚从海岛里出来一般,一前一后,踏进了那道门。

没有嘘吁,没有欢呼,也没有狂喜,唯有平静。

那扇门,随着两道身影的消失而缓缓关闭上,传奇的故事终于踏出了第二步,那道门就是一条分割线。

相关内容推荐:

纵横西游

小说纵横西游点评:

《纵横西游》小说全文精彩试读 柳青,苏伊人,水之心小说全文。

最新玄幻小说推荐

  • 特种军医在都市特种军医在都市

    都市新书《特种军医在都市》由皮卡丘最新写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唐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几乎都要暴走了。这个男生肯定是老天派来惩罚自己的,为什么自己见到他之后,怒火便一次一次控制不住呢?正有一种把对方塞进马桶里面的冲动。林烟媚在东海大学里面就被人们称之为“冰山美人”,因为她很少和别人...

    作者:皮卡丘峨眉连载中

  • 重生之庶女归来重生之庶女归来

    《重生之庶女归来》是作者汶滔滔最近创作的重生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重生之庶女归来》精彩章节节选:你无礼吧,药性解了吗?”段晓楼开口确认她是否安然无恙。何当归拍拍手站起来,笑道:“我只能帮他们缓上半日,又开了一张不知道管不管用的方子,不过药庐的药材不太全,他们现在下山抓药去了。你别担心,即使我的...

    作者:汶滔滔重生连载中

  • 都市全能高手都市全能高手

    完结小说《都市全能高手》由痞子绅士倾心创作的一本异能类型的小说,主角冷锋,肖芸蔷,白峰,书中主要讲述了:庆安倒也不吃亏。冷峰没有应声,有一下没一下的忙碌起来。满满一厢石料,用了大半个小时才卸完,几个伙计早就累得满头大汗,而冷峰却连大气都没见喘一下。这时,荣庆安也把一壶茶给喝完了。挥手把几...

    作者:痞子绅士婆媳连载中

  • 阴路阳桥阴路阳桥

    都市新书《阴路阳桥》是萧何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杨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所以夏天得了风寒感冒本身就有些奇怪了。更奇怪的是前厅的女性服务员们偷偷的交头接耳,说着一些让我觉得莫名其妙的话。但有一句话我却听在了耳朵里,却如同锤子一样砸在了脑瓜皮上。我真切切的听到,几个女...

    作者:萧何都市连载中

  • 医武桃仙医武桃仙

    主人公叫叶少川,吕清雪,雪小钥的小说是《医武桃仙》,它的作者是牛耳所编写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院找过工作,只可惜有副院长打招呼,其他医院都不收,她一气之下,找朋友借了点钱,自己开了一个小诊所,就是如今叶少川工作的那家小诊所。小诊所位置比较偏,设备也相对简陋,虽然有吕清雪颇为高明的医术撑着,但...

    作者:牛耳赘婿连载中

  • 谋生男女谋生男女

    小说主人公是颜真的小说叫《谋生男女》,它的作者是颜立真创作的都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善解人意的老好人,那些女事主跟他谈谈心之后都夸他是好男人,然后她们跟他再没有下文。颜真也不好意思撕下伪装,对女事主们捅破那层暧昧的隔膜。颜真有时候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背后有一个女鬼在作祟,她总在坏他的艳遇...

    作者:颜立真男女连载中

您的位置 : 小说> 小说库> 玄幻> 纵横西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