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替婚娇妻别想逃
替婚娇妻别想逃已完结

替婚娇妻别想逃

来源:新云栖作者:谈风月标签:总裁,豪门,动画主角:

主角是替婚娇妻别想逃的小说叫做《替婚娇妻别想逃》,它的作者是谈风月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不是自愿,谁都没法从他那张完美的脸上猜出他的心思。“还有其他事吗?”唐宋打破沉默。叶容西递出一张请柬,“请你参加我和聆月的订婚宴。”唐宋呼吸一窒,指甲几乎刺进掌心。她僵硬地把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唐源背后跟着四个高大魁梧像保安一样的人,佣人根本拦不下来。

唐宁薇质问:“你这是什么意思?爸爸刚出事你就迫不及待领着人到家里来耀武扬威了?”

唐源鄙夷看了她一眼,“一口一个爸爸倒是叫得很亲热,这是你家吗?”

他冷笑:“这栋别墅是唐家的,你以为在名字前面加个‘唐’就真是我们家的人了?”

“你!”唐宁薇一时语塞。

宁燕也被这句话气得不轻,“小叔这是,要把我们母女扫地出门的意思吗?”

“呵呵。”

唐源没搭理她,走上前把一份杂志拍到她们面前。

欢唐出现重大合同纰漏,股份近日已跌破底价。

原董事长唐仲南涉嫌商业犯罪,已被警方扣押调查,其名下所有财产即将被没收。

关氏集团在危急关头注资欢唐,力挽狂澜,股票涨停,或成最大赢家。

“不是我把你们扫地出门,这是法院要收回别墅,你们也别对着我凶。”

唐源很满意她们母女惊慌失措的表情。

“叔叔,那你的股份还在吗?”唐宋竭力保持冷静,一针见血。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现在她爸爸入狱,唐源却毫发无损站在这里趾高气扬。

就算他没有推波助澜,肯定也在这种情况下顺手牵羊捞了不少好处。

“小宋,你不要怪叔叔,欢唐是你太爷爷留下的心血,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它倒了,所以……”

唐宋:“所以你六亲不认,把我爸爸推了出去,一人承担所有的责任?”

唐源摆摆手,“大哥是公司的责任人,所有的合同都有他亲笔签字,风口浪尖,我也爱莫能助。”

“呸!得了便宜还卖乖。”

事实都摆在眼前了,她这个叔叔竟然还把她当三岁孩子糊弄。

唐宋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你走吧,救爸爸的事我自己想办法。”

唐源:“你爸爸的事都已经成定局了,连我都无计可施,你一个不涉世事的大小姐有什么能耐。”

唐宋孤傲地抬起头,讥讽道:“不劳你费心。”

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唐源有些忌惮,寻思着莫不是他大哥还留了什么后招。

“小宋,你是我唐家的血脉,叔叔可不忍心看你流落街头,要不这样,你搬到叔叔那边去住?”

唐宋现在看到他那张虚伪的脸就犯恶心,倔强地别过头,“少假惺惺。”

“我唐家可从没出过绝情寡义的人,少用一条血脉来侮辱我。”

唐源何曾被一个小女孩羞辱,“不识好歹!”

他冷笑一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难道要我和你爸爸一起死?”

“你最好永远这么有志气,别在外面过不惯苦日子又腆着脸来求我。”

唐宋挺直腰背,露了个笑容,“风水轮流转,叔叔,等你阴沟里翻船那天——”

“也别来求我!”

和坐在沙发上吓得花容失色的唐宁薇比,唐宋站得顶天立地着实有几分气势。

她身上仿佛绽放着某种夺目的光采。

然而这也改变不了唐家败得一塌涂地的事实。

欢唐娱乐公司正式更名为星月传媒集团。

里面的任职人员大换血,不少人受到无妄之灾怨声载道。

而留下的人都一脸冷漠自动与唐家划清界限。

当然,这不包括唐源。

他持有的股份反而比以前多了一些,彻底证实他早就背叛欢唐的事实。

唐源取代唐仲南的位置,成为别人趋炎附势的对象。

众人见他都对自己的亲人袖手旁观,哪还肯伸出援手。

短短几天,唐宋尝尽人情冷暖。

她能在唐源的面前硬气,其实手上并没有什么凭仗。

只是不想看她叔叔小人得志的嘴脸而已。

现在宁燕跟着唐宁薇住到一个朋友家去了,她对唐宁薇算计她一事耿耿于怀,宁可自己在外面租间小房子住。

房间除了一张床,剩下的空间几乎转不开身。

唐宋坐在硬邦邦的木板床上,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沦落至此。

电话突然尖锐地响起,唐宋连来电都没看急忙按下接听:“张律师?”

这是她花费几乎所有积蓄请到的名律师,几天来唐宋一直在等他的消息。

对面却迟迟没有回应。

唐宋又喂了两声,以为是这里信号不好,走到外面去。

楼下停着一辆世爵吸去目光,她面色一僵。

电话那头终于传来一道悦耳的男声:“唐宋,我在楼下。”

电话挂断,上面显示的来电:叶容西。

唐宋磨磨蹭蹭走到楼下,叶容西示意她上车。

她摇头:“有什么就在这里说吧。”

叶容西从没见过她这么冷漠的样子,打开车门走了出来。

他比唐宋高一个头,身材偏瘦,架了副墨镜,显得脸特别小。

只是不笑的时候给人一种疏离感,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可远观不可亵玩。

“你还好吗?伯父的事我听说了,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地方你尽管说。”

唐宋客气地笑了笑,“还好,谢谢,现在我还能应付。”

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叶容西。

如果是从前发生这种事,她脑中第一个想去求助的人就是叶容西。

可现在,叶容西属于另一个女孩了。

她就算再难,又有什么立场去请他帮忙。

叶容西漆黑的眼眸光华流转。

他是一流的演员,如果不是自愿,谁都没法从他那张完美的脸上猜出他的心思。

“还有其他事吗?”唐宋打破沉默。

叶容西递出一张请柬,“请你参加我和聆月的订婚宴。”

唐宋呼吸一窒,指甲几乎刺进掌心。

她僵硬地把请柬接了过来,“恭喜,只是我刚找了工作,可能……”

叶容西淡淡地打断她:“聆月说非常想看你出席,她替你准备了礼服,我已经答应她了,不想让她失望。”

唐宋狠狠咬住了牙关。

这是干什么?

她和关聆月从前也就在宴会上见过两面,连朋友都算不上。

欢唐被关氏收购,她出现在关家只会倍感难堪而已。

叶容西对关聆月提出的要求百依百顺,可曾……考虑过她的心情?

唐宋眼神变得凌厉,努力展露出一个无懈可击的笑容。

“我会尽量抽时间过去的,至于礼服,替我谢谢她,不过不用了,我有。”

爸爸教过她,遇事不要逃避,最好的办法是去面对。

叶容西:“你何必逞强,那天会来很多商界名流,聆月也是一番好意。”

唐宋轻笑,“呵,那她有替其他人也准备吗?”

“我也没说她不安好心,你又何必急着替她辩白。”

这句话终于让叶容西无言以对。

唐宋如今像一朵带刺的玫瑰,稍有不慎就被她扎得生疼。

可又绽放得极其艳丽,令人移不开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