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神医> 娇蛮王妃:神医小尼姑
娇蛮王妃:神医小尼姑已完结

娇蛮王妃:神医小尼姑

来源:有书阁作者:佚名标签:神医,王妃,穿越主角:云若烟,墨非离

主角是云若烟,墨非离的小说叫《娇蛮王妃:神医小尼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娇蛮王妃:神医小尼姑创作的穿越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妃素手攀上皇上的肩,声音酥软的让宫人都羞红了脸:“皇上莫要担心,九皇子舟车劳顿许多,今日暂让他休息一日,明日再来觐见不迟。”她声音如春风化雨,倒真让皇上的心平定了不少。皇上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色将明。

一则“杀神”王爷凯旋回京的消息不胫而走,不过眨眼间就传进了皇宫。

姜贵妃素手攀上皇上的肩,声音酥软的让宫人都羞红了脸:“皇上莫要担心,九皇子舟车劳顿许多,今日暂让他休息一日,明日再来觐见不迟。”

她声音如春风化雨,倒真让皇上的心平定了不少。

皇上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

担忧道:“他没有第一时间回宫倒在朕意料之中,只是如果让他知道朕又许给了他一个尼姑为王妃,怕是会怨恨朕。”

说来,东陵是既不能失去墨非离,却也不能重用他。

杀人无数诸恶不避。

才会有了他“杀神”的名头。

姜贵妃甜甜的笑:“皇上多虑了,九皇子怎么说也是皇上的嫡子。暴戾多疑想来是行军打仗的缘故,先让他暂时在宫中安定下来,娶了修行的王妃,佛经焚唱在耳,想来多狠戾的杀心都会有所改善。”

皇上还是有所顾忌:“可是……”

“皇上,你听信臣妾一句。”

正在这时公公来报:“皇上、贵妃娘娘,八皇子前来拜见,说是有事禀告。”

姜贵妃掩下眉间的算计娇笑:“不知道非钰又背会了什么书籍学会了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呢,皇上不妨看看?”

皇上一向不会违背她的意思:“那就看看。”

一身白衣的翩翩浊世佳公子不急不缓走进来,屈膝行了礼。

他生的极其俊美,眉眼清朗如春风十里,薄唇泛着粉,眼底晕染星辰。

彬彬有礼,温润如玉。

“拜见父皇母妃。”

姜贵妃是他的生母,对于自己的儿子她自是怎样都看不腻,连忙招手示意他走近些,又是问昨日学习的书籍又是问前日学习的棍法,墨非钰也一一眉眼带笑的回答。

不知不觉就到了饭点。

姜贵妃自然不会放过让墨非钰和皇上接触增加好印象的时机,当即吩咐御膳房传了菜品上来。

本来应该也是其乐融融的一场好戏。

直到——

公公慌张来报:“皇上,九皇子来了……”

话音刚落,公公就被人给一脚踹开,那人用的力道不轻,踹的公公一时捂住肚子没站起来。

身着玄衣盔甲的墨非离拱手行礼:“拜见父皇、姜贵妃。”

他一向不行跪拜之礼,皇上都习惯了,她区区妇道人家自是不能指责他。

姜贵妃轻笑:“免礼。”她咬的牙都泛着酸,但面上却还是笑容灿烂,“九皇子怎么这时来了?”

“我为朝中流言而来。”

皇上眉心一跳:“什么流言?”

“说是召我回来只是要为我安一门亲事,并且王妃会是一个尼姑。”

皇上暗道了声该来的躲不过去,干脆也就破罐子破摔了。

“这事并非流言,朕已下了旨意,给你的圣旨已经放在了你府中。”

墨非离冷笑:“所以当真要我娶一个尼姑?”

姜贵妃娇笑着起身走到墨非离身边劝他,“非离,你暴戾恣睢太重,前几任未婚妻都被你杀了,所以我就想着若是能为你娶一个尼姑,消一消你的杀心也是不错。”

姜贵妃身上不知是什么味道,太香了反而让他格外不舒服。

连带着心里的暴戾心也猛地大增。

墨非离额上青筋暴起,姜贵妃几乎能听到他磨牙的声响,手紧紧攥成拳头,还能隐隐听到骨节摩擦的声音。

这一贯是他愤怒的前兆。

果然,下一秒他就抽出了袖中的匕首抵住了姜贵妃的血管,他冷声道:“那你怎么不给我娶一个佛祖回来日日供着?!”

墨非钰也学过武功,当即就冲过去抓住了他的匕首,回敬道:“九弟,莫要不识好人心。”

“恐怕她都不是人!”

从小到大这个披着人气的姜贵妃就一直针对他,真当他是个傻子吗,外面三岁孩童都会唱的童谣唱所谓的“杀神”的,多少不是她在中间动了手脚?

还有这次,他刚刚大获全胜想着快马加鞭回城,竟被她派去的杀手重伤。

如果没有那个云若烟……

皇上终是忍无可忍的拍桌而起,到底是龙椅做了许久,气场忽的爆发,也是让人不容小觑。

“事到如今朕便告诉你,这门婚事是你和户部侍郎的长女云若烟,她年幼便出去修行,如今修行圆满回了王城,大善之人和你杀戮之心正好般配,此事容不了你说不!”

说着他冷声叫来侍卫:“来人,把九皇子带回他自己府中,禁足到婚期当天!”

姜贵妃这才在不为人知的位置露出一丝冷笑。

到底还是年轻,血气方刚的历害。

才会连她一点点的刺激都受不了。

不知何时塘中竟种了许多莲花,莲花清香碧叶连天,扰乱了一江春水。

墨非离站在塘边,感觉自己额上青筋跳的更厉害。

不发一言的找来管家就把他扔在了池塘边,“我外出打仗时候,这塘中可干干净净!”

管家提起来就委屈:“这些是姜贵妃吩咐的,说是新王妃娘娘修行十几年想来爱莲,故而让我种下的。”

又是姜圆圆!

她弄不死自己还真是不甘心啊!

不过说起来那个新王妃……竟然就是那个云若烟?

他转了转脖子,半晌眼底现出一丝戾气来:“我给你一个时辰,若是不能把这给我全部恢复原样,我就把你们的头都割下来送给新王妃当木鱼敲!”

管家打了个寒颤。

不过他倒是也跟着他久了,也知道有时候他说的都是气话,好比现在……

他战战兢兢的举手:“我劝皇子还是送新王妃一些小女人喜欢的东西吧,送人头丢掉话我估计新王妃会吓死……”

墨非离恨恨的想,吓死她倒也没这么多事了!

而今天墨非离过的不快活,云若烟也是过的……别有滋味。

众位路过的丫头下人都会多看两眼。

就连方氏和云谦都惊讶的掉了下巴:“这是怎么搞的?怎么歪着头走路?”

云若烟叹气:“一言难尽。”

还不就是睡地铺不舒服结果就落枕了吗?

那个“杀神”还不如叫“晦神”!

遇到他之后就没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