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言情> 一指神医
一指神医已完结

一指神医

来源:微小宝作者:曾经飞过标签:言情,神医,特种兵主角:肖丰,张虎

完结小说《一指神医》是曾经飞过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肖丰,张虎,书中主要讲述了:两拨执行人?尽管他仅是拿了打残女人的钱,但不排除真正拿了杀人钱的人,组织了这次埋伏击杀。就这么略一犹豫,角落那边的两个保镖,见到电梯下来了一群人,目光略一交流,知道这是让少妇成功逃脱的唯一机会,于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个黑衣保镖估计也知道,此刻是到了证明自己价值的时候了,再也不是耍耍酷、挺拔站立就能得到丰厚薪水的时候了。

耍酷的墨镜早不知甩在那儿,两人眼角崩裂地奋力躲避着锋利刀锋的劈砍,毕竟受过训练,不时还能踢倒一两个蒙面歹徒。

可惜他们面对的是拿着刀的歹徒,而他们还没有混到可以配枪的级别,尽管他们练过,身体强健,但空手入白刃,那只是电影中的画面,瞬间他们身上的笔挺西装就絮絮缕缕,血肉四溅了。

肖丰往后退了几步,准备混入尖叫的人群中离开,突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谋杀少妇的事情一旦真的发生,警察严密调查下,他昨晚见到的那个人,会不会故意被抓,然后供出了他,让他成为这次真正谋杀事件组织者,成为替罪羊。

否则为何同一任务,出现两拨执行人?尽管他仅是拿了打残女人的钱,但不排除真正拿了杀人钱的人,组织了这次埋伏击杀。

就这么略一犹豫,角落那边的两个保镖,见到电梯下来了一群人,目光略一交流,知道这是让少妇成功逃脱的唯一机会,于是两人大吼一声,奋不顾身地冲开血路,一前一后,将少妇送出了包围圈。

前面的保镖不顾生死扑倒了两人,让身后的少妇冲了出来,而她所逃跑的方向正是肖丰所站位置的人群,后面的保镖拼死堵住追来的人,眼见着少妇就要成功逃入人群。

“啊!”

刚下电梯的人群此时才反应过来,尖叫起来,而站在最前面的肖丰,看到丰满的少妇扑了过来,花容尽失,精致的脸上满是惊恐,而且她身后亮光一闪,似乎被砍到了背部,借着那冲力,她扑进了肖丰的怀里。

英雄救美!

此刻肖丰的脑中,在一股血腥味和女人味的混合味道冲击下,出现了这几个字,下意识的一抱少妇,往肩上一扛,跑进了电梯旁的消防梯。

突然出现的救援人,让持刀的蒙面人愣了一会,再追进楼梯中,两人的身影已经消失。

“撤退!快!”

一辆面包车飞速驶来,沿途所有蒙面人跳了进去,迅速消失在地下车库里,来无踪去无影,这是一伙训练有素的团队。

肖丰扛着美艳少妇,轻盈地踏上楼梯,并没有上到热闹的广场前厅,而是心中计算着楼层,连跑两个楼层后,方向感不变,打开一道防火门,出现在‘振业广场’的后区域。

对于这种两层地下车库的商业大厦,肖丰异常熟悉,这些年四处流浪的他,出入了多少个这样的建筑,在华夏经济蓬勃发展的现在,建筑设计就是全国一大抄,建筑基本相同,只是搁放的地点不同罢了。

人流不多,天色昏暗,一切都是逃离的最好机会,肩上的少妇呻吟着,肖丰的手掌扶着柔软的背部,感觉到一阵液体的温热。

少妇背部受伤了!

此时肖丰的最好选择,就是放下少妇,自己迅速离开,但是一想到似乎落入了一个陷阱,不把少妇安全救护,可能他脱不了嫌疑,于是肖丰暗自苦笑,略一辨别方向,直接往算命先生的住宿快步走去。

似乎冥冥中早有了安排,又或者肖丰有了莫名的预感,他偷了算命先生的钥匙,就是为了此刻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放下我!救命!救命!”

少妇微弱地叫喊着,虽然胸腹部抵在肖丰的肩上,发不出太大的声音,但等一会进入城中村,人流太多,这可是会暴露的。

“别叫,你已经安全了,你受伤了,我送你去医院!”

肖丰沉声说着,脚步不停,冲向城中村的巷道。

路途中,看到一件丢在垃圾桶上的衣服,一把拿过,按在少妇的背上,手上使劲,少妇‘啊’地叫了一声,身体一沉,应该是晕了过去。

人在紧张过度后,突然放松,然后再突然感受到剧烈疼痛,往往会应激性地晕过去,这点肖丰掌握的比较好。

进入巷道,人流多了起来,不过路灯昏暗,肖丰脚步迅速,路人才露出诧异的目光,肖丰已经走了过去。

尽管没有来过,但肖丰边走边看着门牌号,很快到了一道铁门,轻轻一推就进去了,门内是一个小院子,有几人正在吃饭,惊讶地看了过来,肖丰略一扫视一层出租屋的门锁,微一摇头,快步走上了楼梯。

在二层的尽头,肖丰找到了感应锁,用钥匙串上的感应片一碰触,门开了!

唉!真得感谢算命先生很赶时髦,居然用的是感应锁,一眼就能分辨。

肖丰关上门,把少妇轻轻放在房间的沙发上,一边感叹着,一边打量房间的布局,看来算命先生收入不错,居住的竟然是一室一厅的房间。

“哎哟!哎哟!”

少妇呻吟起来,刚才放下的时候,触碰到了伤口,让她清醒过来,但仍闭着眼睛呻吟。

看着翕动着的长长眼睫毛,精致的脸上满是紧张,肖丰暗叹这少妇的反应真快,她肯定是一醒来,意识到自己在一个房间中,立刻就想到了绑架,立刻紧闭双眼,不愿见到绑架人,从而不会产生被杀害的危险。

这少妇到底是什么人?有保镖、有人急切地想伤害他,甚至不惜胡乱地找人,而她还有很好的自我保护意识,有钱人是肯定的,但有钱到何种程度,肖丰就猜测不出来了。

“没事了,要不要我帮你看看背部的伤口?”

“你、你是什么人?别伤害我,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哎哟!”

少妇声音颤抖地说着,眼睛紧闭着挪动身体,想坐起来,扯到了背部,不由又呻吟起来。

我是什么人?

肖丰自问一句,不由笑了起来,如果告诉她自己是来打残她的人,会不会让她爆发出拼命的力量?

不过此时肖丰打消这种恶作剧的心思,看到茶几上有一盒烟,坐在少妇的对面,点了一支烟,思考起这几个永恒的问题。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要干什么?

二十二年不愉快的记忆一闪而过,肖丰想到一年前,穷困潦倒的他偶然看到一篇小说,从而琢磨出最简单、最安全的赚钱方法。

那就是假装成道上的人,专门为人们解决一些灰色的问题,每到一个城市,他便在到处都是卖枪、办证、卖迷药的小广告上,写上自己的手机号码:

‘杀人、打残,致电1……’

有需求就会有供给,就像一直存在于全国各地的公共厕所、小旅馆、路面上、墙上的各种小广告,肯定是有生意可做,才会存在的。

因此肖丰一支笔、一个夜晚的成本,还是为他引来了各种的客源,不多!但只要成交一笔,拿到或多或少的定金,就能支撑肖丰拿了钱跑路。

杀人、打人的事他是肯定是不会做的,也做不了,严格来讲,肖丰就是骗人,不过所骗的是那些有着违法念头的人,这样就算是肖丰拿了钱而没有去办事,他们也不敢去报警。

这就是肖丰的生存套路,尽管有一定的风险,但一年下来,他拿了钱就换个城市,倒是让他旅游了不少地方。

不过肖丰还固守着一个原则,那就是一定要把这事告知被人买凶谋害的受害人,这也算是他拿到钱的一点反回报吧。

至于这人是作恶多端,引起仇怨该杀,还是被人图谋财产、报复,都和肖丰没有关系,他只是找到这人,悄悄地留给这人一封信,提醒有人在暗算他后就离开了。

这对于肖丰既是一种原则,也是一种乐趣,分别见到两个仇怨得有一方起了杀心的人,让他在流浪的无聊时刻,可以揣测一下是到底是哪一种仇恨?能导致一个人想从肉体上让对方消失。

可惜,今天的事并不如以往顺利,而且他似乎踏入了一个陷阱之中,也被套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