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穿越> 有女罗敷
有女罗敷连载中

有女罗敷

来源:奇热作者:木禾页标签:穿越,圣王,音乐主角:

主角叫有女罗敷的小说叫做《有女罗敷》,本小说的作者是木禾页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地位就毋庸置疑的稳固了。至于三皇子嘛,这个身世也算是扑朔迷离了,传说其母是江湖女子,容貌艳丽,妩媚多姿,但不知何故生下三皇子后就失去踪迹了,至今都没有音信。要说这三皇子也是英俊潇洒,可是不务正业,结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在人类不了解的历史时空内存在着一块名唤秦月的大陆,这里天下两分,秦国占据中原及南部的大部分地区,过着以农耕为主的生活;在大陆的北方是月氏国,气候恶劣,人们过着以畜牧为主的生活,每到天寒地冻粮食短缺时就会南下抢夺秦国边境小城。秦月大陆东临大海,传说海的那一边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名唤“蓬莱仙岛”。

秦历年间,秦国边境小城卫兰城内:神色匆忙的小孩子大喊道:“李大叔,你怎么还在这儿呢?百晓生都已经开始说书了,去迟了没地方坐了可别再怪我没叫着你一块去!”

李大叔赶紧抓住小孩子的袖子:“小七,百晓生是哪个?怎么最近这么受欢迎?”

“什么?你不知道百晓生?唉先跟我走吧,路上慢慢告诉你。”

原来这百晓生全名江湖百晓生,云游江湖靠说书为生,每到一个地方就到酒楼茶馆说说自己路上的见闻,因其故事离奇情节曲折而广受大家欢迎。两人到茶馆的时候前面的座位已经坐满了人,只得挑后面的座位坐下。

抬头只看见台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满脸沧桑却又掩不住的灵气,不愧为行走江湖之人。那男子喝了口茶,一拍惊堂木:“上回书说道,这秦月大陆的东面隔着大海有一个叫做蓬莱仙岛的地方,据说是神仙下凡时居住的岛屿。早在秦国开国皇帝始皇时就有这个传说了,当年始皇就曾经派人去寻找长生不老仙丹,可是去的人九死一生,鲜少有回来复命的。就在始皇快要驾崩的时候,回来这么一个侍卫,只道蓬莱仙岛确实存在,那里云雾缭绕,群山掩藏在云雾中,山上亭台楼阁,景色秀丽,岛上的人都容貌俊美,憨厚热情”

“真有蓬莱岛啊,那为什么我们找不到了呢?”

底下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百晓生不耐烦地敲了敲惊堂木才说“别急,听我慢慢道来,始皇这个时候也问了,那你还记得去的路吗?那侍卫一脸神秘的说:说来也奇怪,岛上的人热情地请我吃了顿饭,我告辞的时候也还亲自把我送出来,临别时说了句不足为外人道也。然后我出来再回去找路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始皇听完这句话一气之下就咽气了,临死还没忘把这侍卫也赐死。”

小七低声笑了笑“难道始皇要把那侍卫带到地下再问问蓬莱的事吗?”

“可不是,那可是神仙住的地方呢,谁也想去去的。”李大叔摸了摸小七的头。

这时上面百晓生又开口了:“这回书说的内容是如今秦国帝都的故事。话说秦国这一代的皇帝子嗣兴隆,儿女成群,却以太子秦拓和三皇子秦毅最为出色。太子之母长孙皇后那可是有名的贤皇后,秦国历史上难得的奇女子啊,容貌虽然清秀却端得有智慧,聪明善谋略,深明大义而深受百姓尊敬。所以太子秦拓的地位就毋庸置疑的稳固了。至于三皇子嘛,这个身世也算是扑朔迷离了,传说其母是江湖女子,容貌艳丽,妩媚多姿,但不知何故生下三皇子后就失去踪迹了,至今都没有音信。要说这三皇子也是英俊潇洒,可是不务正业,结交了一帮狐朋狗友终日留恋青楼,亏得天生一张甜嘴儿,能把秦帝哄得云里雾里,深受其宠爱。

再说说这“帝都三姝”的故事,想必众位客官多少也听说过一些,这三姝之首名唤齐罗敷,是宰相齐渊唯一的女儿,宰相大人一生只有一位夫人,伉俪情深,对这女儿也难免宠爱了一些,所以只听说这罗敷面若桃李,至于才情怎么样就未可知了。不过当今皇上却说过“仕宦当做执金吾,娶妻当得齐罗敷。”

排名第二和三的是尚书的长女陈单单和小女儿陈双双,话说这陈单单可谓名副其实的才女了,虽然容貌只算得上清秀,可是在八岁时就有诗作“瑟瑟西风净远天,江山如画镜中悬。不知何处横波叟,日出呼儿泛钓船。”诗才常为世人称赞。小女陈双双容貌美丽,冰清玉洁,有“白百合”的美称。个性爽朗单纯,深得长孙皇后的喜爱。“

看了看地下双眼迷蒙显然已经陷入痴迷的众男子,百晓生无奈话头一转又说道:“除了这三姝外,帝都还有两位公子,那也是青年才俊,定国将军之长子陆子默,武艺高强,少年将军,年纪轻轻就已经屡立战功,不愧为名门之后。将军的次子陆子言,长相俊美,弹了一手好琴,人称”琴公子“,从小和三皇子交好。”

“哎,百晓生,我要问问你了,这几个俊男美女之间就没发生什么?”李大叔憨厚的声音适时响起。“呃,这个,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咳咳”众人一脸失望地散场了,没有人看见身后百晓生奸诈的笑容:哼哼,都告诉你们了,我还赚什么钱!

“啊,老爷,你别拦着我,我今天非得去把罗敷找回来不可,这孩子,都是你惯的,都十五岁及笄的大姑娘了还老往外跑,这个如何嫁的出去啊!”齐府内又响起了齐家夫人带着吴侬软语口音的哭诉,管家摇了摇头,自打小姐八岁以后这种现象很是常见,老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小姐放出去玩,夫人是怎么管也管不住,不过每次一哭都会被老爷哄好,也不知老爷是用了什么办法,有机会也学学,好回去把家里的婆娘也哄高兴了。

这边厢,齐老爷把夫人抱回屋里劝道:“好了好了,别闹了,女儿都十五岁了,还能在家待多久?等到一出嫁到了别人家,又得伺候相公,又得孝敬公婆,哪里还能出去玩啊?更何况,你要相信我们罗敷,她是个有分寸的孩子,这些年来在外面都没有惹过事,你就放心吧。”

“可是,老爷,我们家就这么一个孩子,虽然不是你我亲生的,可是我是真心把她当自己的孩子看待的,希望她将来能嫁个好人家,夫妻和睦,举案齐眉。可是你说她平时也不爱学习琴棋书画,也不爱武功,给她讲讲礼仪吧,早溜得没影儿了,这样下去,哪个愿意娶她呀?”

“呵呵,你就不必担心了,这孩子呀,不是不爱学,她六七岁的时候我就观察过了,有天她在我书房里写了一句话”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当时我进来故意放轻了脚步,可罗敷却像是早看见我了,扭过头来笑笑说”爹爹,你说我小名叫如是好不好呀?“我看到这句话就感觉这孩子不一般,就问了这是你自己写的?她说,对啊,爹爹,我很喜欢看你书房里的书,能不能让我天天来看?

“不对呀,我听下人说她那哪是看书,简直就是翻书,不到一天就把一本厚书翻完了,完全是在闹着玩嘛。”齐夫人翻了个白眼说道。齐老爷可真是爱死了夫人这种可爱的表情,年纪都这么大了,可还是喜欢她这么孩子气的表现,自己这辈子算是栽在她手里了。

“我也这么问了,罗敷的回答是她也没办法,她只是看书速度快了一些,看一遍就都记住了,可是大家都认准了她是在闹着玩。我就随便考了几本书,发现我们罗敷确实是个天才。”

齐老爷看了夫人惊讶的眼神和微张的小嘴,忍不住亲了亲,又继续说道:“我想女儿聪明是好事,但是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也很常见,聪明人不见得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于是为夫就跟罗敷说要她继续保守这个秘密,这样她就能做个无忧无虑的女孩。以后嫁人也不必要求多么煊赫的家族,只要女婿对罗敷是真心地好就够了。你说不是吗?”

齐夫人努力克制住眼眶里快掉下来的泪,嗔怪地说道“那你们爷俩也不能把我一块瞒着呀,害得我干着急”齐老爷上前抱住夫人一时间春色满屋估计管家在场就不得不佩服老爷了,夫妻吵架床头吵床尾和,齐家老爷用得正是这条妙计。

秦国帝都,御街,道路两旁屋舍俨然,店铺林立,商贾云集,百业俱兴,是全帝都最繁华的街道,有“填塞街市,吟叫百端”的胜景。不过最有名的还是一家叫做天香楼的饭庄,近年来迅速崛起,其特色是“围龙三寻”即寻府邸、寻门径、寻美食。这家店形成了不设大门,只开了“供嘉友信步而入”的侧门,中间是堂屋,两侧横屋,前有月池,后有围龙的总体格局。

令人赞不绝口的是它的小吃:香蕉酥、小桃酥、橘红糕、枇杷梗和米塑,每日都有人排着长队在门口等着新出炉的点心,几包几包的买回家去,有给邻居捎的,也有自己买来吃的,还有用来送礼的,那生意怎一个火字了得。据说这是七星楼名下的产业。

说起这七星楼,也称得上秦国的商界一大传奇了,三年前出现,开始时还只是拥有一个天香楼饭庄,后来就扩大到成衣铺、当铺、盐铁行到如今各种生意都涉足,只要是七星楼的产业,正门的牌匾上都印有一颗金色七角星。

“小姐,我们这么出来不会被夫人发现吗?呜呜瑶儿回去不会又没饭吃了吧?”

天香楼外两个少女正准备进门,齐瑶儿突然吼了这么一嗓子,罗敷刚迈出去的步子赶紧收回来,拽着瑶儿到墙角,“我说你跟了我十五年了啊,齐瑶儿,你家小姐是那么没有感情的人么?哪次回家不是我偷偷给你送饭吃?饿着你了么?好了好了,放心跟我进去吧,双双只怕已经到了。”

两人从侧门进,入内的是乌瓦白墙围出来一方墨蓝色天空和典型的江南宅院,院内立即安静下来了。

只见两个少女袅袅娜娜走了进来,走在前面那个显然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虽然脂粉未施,可是肤若凝脂,面若桃李,巴掌大的瓜子脸上托着一张嫣红的樱桃小嘴,再往上是像玉兰花茎一样的鼻子,一双眼睛更像是水晶球里嵌着两颗黑珍珠,长而密的眼睫毛扑闪扑闪地,不说话也透着一股子灵气。一身白色的裙子只在裙摆上绣了大朵大朵的桃花,耳朵上也只戴了小拇指盖大小的桃花花瓣耳环,走起路来总是微昂着头,背挺得笔直,裙摆摇曳,步步生莲,正是那桃花仙子下凡尘了。再看后一位虽说是丫鬟,却也衣着光鲜,端看那弯弯的眉毛弯弯的小嘴和那一笑便弯弯了的眼睛,真是清丽可爱。两人径自上了二楼,留下一屋子人还沉浸在美景中。

二楼“竹园”雅厢。“哎呀,罗敷姐姐,不好意思,我又来晚了,先给你赔不是了。我刚进来就听到大厅里大家都在说天仙下凡了?真是奇怪。”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只见珠帘被挑起,陈家姑娘蹦蹦跳跳得走了进来,上身穿着桃红色抹胸,配同色披肩,下身着淡紫色裙子,一头黑发柔顺地披在背上。

“我说双双,你要是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怎么气质就全没了呢?”罗敷一脸疑惑的表情,只除了那黑葡萄一样的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戏谑。

“姐姐,你就别取笑我了,我这不是在家里都快憋坏了,今天可算能出来玩了。怎么也得放松放松呀。”边说边走进来坐下,瑶儿赶忙上前倒茶,罗敷抿嘴笑了笑,才又问道“怎么,单单没出来吗?就你一个人跑出来了?”

“咳咳”双双刚灌了两口茶,听到这话也呛住了,“不对啊,她比我先出的门啊,怎么还没到?”

罗敷一听,脸上的笑也淡了下来,冲瑶儿使了个眼色吩咐道“瑶儿,你出去问问,必要时去问问掌柜。”齐瑶儿领命出去,罗敷才恢复了淡淡的笑容:“双双不用急,想来是你姐姐记错房间名字走到别的地方了,一会儿找回来就是了。”双双点了点头才微微放心了些。

不到半个时辰,齐瑶儿就回来了,“小姐,单单小姐在隔壁雅厢呢,好像遇到了朋友,请你们两位也一起过去呢。”好奇心害死猫,两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就往隔壁去了。一进到房里,才感觉有点不对劲,房里除了单单一个女孩子,还有两个年轻公子,一看身份就不低,这孤男寡女的,三个姑娘毕竟还未出嫁,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可既然已经进来了,不去打个招呼总是失礼的。

这时,单单已经迎了过来,“不好意思,刚刚在门口遇到好友就一道进来叙叙旧,没及时跟你们说一声让你们担心了。”

“呵呵,自己人,那么客套干嘛,我们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朋友了。”罗敷嗔怪地瞪了单单一眼。

“就是啊,姐姐,亲姐妹之间说这话不是存心打我们的脸么”双双也微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大嗓门,在外人面前还是要注意形象的。

“好了好了,你们三个就不用道歉来道歉去的了,我们都被臊到了。单单妹妹,快来给我们介绍一下吧。”其中一个公子说道。

“哦,这位是宰相齐大人的千金,这位是我妹妹陈双双。这是三皇子和陆将军的公子陆子言。”

“咦,你就是传说中的琴公子啊?久仰久仰,我可是太佩服你的琴技了,有机会教教我行吗?”双双好奇地望着陆子言,陆子言只是皱了皱眉,轻轻点了点头。罗敷一看气氛有点尴尬,又想到不能在这里多待,就冲着两人点了点头,说道:“本来初见面应该和两位多聊聊的,只是家父向来管教很严,不允许我在外面多待,今日天时已晚,罗敷就先告辞了。”说完也不待其他人反应就匆匆走了。

“小姐,我们现在回去吗?”齐瑶儿从天香楼出来就迫不及待地问。

“怎么,你想回去吗?本小姐还有正事没干呢。”

“唉,晚饭又泡汤了”瑶儿郁闷地嘟囔。

“好了,好了,怎么好像你家小姐虐待你了呢,走吧,先去七星成衣铺换衣服,然后去潇湘馆。”

“真的?终于可以见到横波姐姐了,还有她做的麻婆豆腐”走在前面的罗敷听到后半句差点摔了个趔趄,唉,家门不幸啊,想她两世为人怎么会调教出来这么爱吃的丫头?

lt;ahref=http://www.qidian.comgt;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lt;/a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