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都市> 爱我能否用心告诉我
爱我能否用心告诉我连载中

爱我能否用心告诉我

来源:奇热作者:相见就相恋标签:都市,极限,惊悚主角:

独家完整版小说《爱我能否用心告诉我》由相见就相恋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爱我能否用心告诉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咬了咬唇角,丁可泣强迫自己压抑住心中的酸涩。难道不是吗?顾列凯的表情立刻变得暗淡无光,双眼不可思议的看向丁可泣,仿佛要把她的整个身体都穿透一般。丁可泣,我的心在你面前就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慢慢的向丁可泣逼近,顾列凯满意的欣赏着这个不听话的小女人惊慌失措的模样。

丁可泣不断的向后退着,心里很是着急,她宁死也不愿意被顾列凯抓住。

余光向后一扫,最后将视线定在了大开的窗户那里。

心里闪过一个想法,丁可泣使劲全身的力气猛的一推顾列凯,接着头也不回的朝着窗户的方向跑去。

顾列凯恼火的抬起头,在看到要跳窗逃跑的丁可泣时,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

这个该死的小女人,为了不让自己被他抓到竟然想到去跳窗。他就这么令她厌恶吗?

顾列凯的双手紧紧握成拳状,努力的压抑住心中的怒火。

迈开脚步,快速的冲向窗户的方向。

丁可泣本来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从这里跳下去,看到这么高的高度她的心里着实有些发颤。可转头看到顾列凯正向自己逼来,丁可泣一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闭上眼睛纵身一跳,身后立刻响起一声怒吼。丁可泣你该死的,从这里跳下去你不要命了吗!

啊,啊,救命。啊!!一边迅速的下落一边尖声大叫着。她好后悔自己那么冲动的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她还年轻,还没有好好谈过一场恋爱,她不想就这么死去啊。

落在地上的那一刻,丁可泣只觉得浑身的骨头都快被摔散架了。吃力的想要移动自己的双腿从地上站起来,可只要稍微一动,双腿就钻心的疼。

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狠狠咬住自己的手才没有因为疼痛叫出声来。

顾列凯站在三楼的阳台上焦急的向下大声呼喊着:丁可泣,你没事吧?

顾列凯,你这个讨厌鬼,我的腿好痛,一动都不能动。说着说着,泪水更加凶猛的落了下来。

一听到丁可泣说腿不能动了,顾列凯飞一般的从三楼冲了下来。

可泣,怎么样?能不能起来?将小女人抱在怀里,顾列凯焦急的询问着。

抿了抿双唇,丁可泣可怜兮兮的开口说道:动都动不了还怎么起来啊。

那你别乱动,我抱你起来,我们去医院看医生。乖,不要怕,什么事都没有的,有我在。顾列凯难得好脾气的柔声安慰着丁可泣。

木然的望向这个高大俊美的男人,有那么一瞬,丁可泣全然忘记了身上的疼痛。整个人都沦陷在了顾列凯温柔的话语当中。

不解的看了一眼丁可泣,接着小心翼翼的将她从地上抱起来。

看什么呢?我脸上又没有东西。

顾列凯,你长的真好看啊。丁可泣诚实的回答道。

顾列凯无语的看着怀里发花痴的小女人,迈开步伐开始向医院前进。

眼前一片苍白,周围散发着浓浓的消毒水味道。

丁可泣哭丧着一张小脸乖乖的躺在床上等待着医生的检查。

等了很久,久到丁可泣都快失去耐心的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模样的男人才终于出现在了她的视线当中。

医生,她怎么样?没什么事情吧。顾列凯着急的问道,引得一旁的丁可泣不断的对着他抛白眼,心想我变成现在这副模样还不是拜你所赐。

医生抬头打量了一眼顾列凯,视线又在丁可泣的身上转了一圈这才开口说道:没什么大碍,开点药在家静养三个月就可以了。这三个月不可以有剧烈活动,像跑步蹦跳这样的行为最好不要有,否则伤处只会更加的严重。

顾列凯点了点头,医生重新开口。你去开药处领药吧,领完之后就可以回家了。

嗯。顾列凯淡淡的应了一声,他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丁可泣,顾列凯的心里涌起一丝自责。是不是他把丁可泣逼得太紧了所以她才想用这种过激的方式来抗议?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在医生有些不耐烦的催促下才迈开步子向门外走去。

看着顾列凯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丁可泣才放松似的长呼了一口气。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子,丁可泣的心情有些郁闷。

这个恶魔一样的顾列凯,每次和他在一起准没好事。

取好药了,我们走吧。

丁可泣正在心里暗暗的骂着顾列凯,他突然一出声,把丁可泣吓得整个人都从床上弹了起来。

拍了拍胸脯,丁可泣惊魂未定的开口抱怨道:做什么突然出声啊,吓死人了。

是你自己不知道想些什么,连人进来都没有发现。顾列凯好笑的弹了弹丁可泣的额头,弯下腰便将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脸上有些发烫,但是丁可泣还是强装淡定,她才不想在顾列凯的面前丢人。说不定他会偷偷的嘲笑她好久,这个腹黑的男人。

想到这里,丁可泣的心情更加的不悦起来,理所当然的任由顾列凯抱着她向家的方向走去。反正她的脚也受伤了,这样子反倒省了她的事。

一回到家,顾列凯便抱着她径直朝着他自己的卧室走去。

丁可泣一下有些慌张了,急忙伸手扯了扯顾列凯的衣服,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

可面前的男人不仅没有任何反应,反而是加快了脚步向卧室的方向走去。

丁可泣不免有些火大了,扯着嗓子大声吼道:喂,顾列凯。那里是你的卧室,你快点把我放下来,我要回自己的房间休息!

做梦。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总算说了话。可他这句话还不如不说,丁可泣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开始不听话的挣扎起来。

顾列凯眯了眯眼睛,眉头不悦的皱在了一起,语气不善的沉声开口:不想死就乖乖呆着别动。

怀里的小女人顿时安静了下来,顾列凯满意的笑了笑。他的小女人就应该这么乖巧才对,只听他一个人的话。

轻柔的将丁可泣放在床上,顾列凯转身将门带上便消失在了丁可泣的眼前。

奇怪的朝着门口的方向伸了伸脑袋,丁可泣有些不相信顾列凯竟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掉了。

经过一番侦查之后,确定顾列凯已经走掉了之后,她才放松的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

啊,这床真的好舒服。丁可泣开心的在大床上滚来滚去,她的床和顾列凯的比起来简直是小的可怜。

正当她滚的欢乐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

丁可泣吓得一激灵,连忙从床上爬起来,板板正正的坐好。

(十九)亲自下厨的顾烈凯

眯了眯眼睛,顾烈凯径直走到丁可泣的身边,伸手弹了弹她的脑门。乖乖坐好把这些吃掉。

吃什么?丁可泣不明所以的朝着顾烈凯的身后伸了伸脑袋,就看到桌子上面放着一碗粥和好多药丸。

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丁可泣固执的摇了摇头,身子也迅速的向后退出好远。那模样一点儿也不像是腿受伤的人,动作灵活的简直让人咂舌。

不是说了让你乖乖坐好?你往后退什么?顾烈凯的语气冰凉凉的没有任何温度,脸色也阴沉的可怕。丁可泣不安的缩了缩脑袋,但是还是没有往前移动。她是真的不想吃那些讨厌的药丸!

男人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难看,拼命压抑住快要喷薄而出的怒火。尽量用着温柔的话语开口说道:乖,过来吃完这些你的腿才能好。

摇了摇头,丁可泣坚持道:我觉得我的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用吃药了。

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究竟什么时候才可以学着听话?顾烈凯的火气终于是爆发了出来,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揪住丁可泣的衣领,稍微一使劲,可怜的小家伙就被顾烈凯拎到了他的面前。

害怕的望了望顾烈凯,丁可泣开始装委屈,眼泪都在眼眶里面打转了。顾烈凯,你看,我现在活蹦乱跳的,根本就没什么事情嘛。所以,那些药我可不可以不吃了?

冷哼一声,顾烈凯用着不容抗拒的语气命令着:必须吃,别跟我讲条件。随后又张嘴调侃丁可泣道:你确实是挺活蹦乱跳的,都大胆的从三楼蹦到一楼去了。

脸上一黑,丁可泣赏了顾烈凯一个大大的白眼。接着生着闷气从床上一蹦一跳的来到了桌子跟前,毫不淑女的坐了下去。头大的看着眼前的那碗粥和一大堆药丸,心中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爽的开口:喂,就不能有点饭菜之类的嘛。腿摔坏了貌似也没说不可以吃菜的吧?

负责做饭的阿姨已经下班了,你就先喝点粥将就一下吧。明天再做好吃的给你吃。顾烈凯好脾气的解释着,但是丁可泣却不乐意了。你就给我一碗粥打发我啊,这样我是吃不饱的。你想饿死我吗!

你这个家伙怎么这么麻烦。顾烈凯皱了皱眉头,没有好气的埋怨着。他肯亲自为她熬粥已经不错了,这个小女人不知道感恩还一直抱怨。

要不然,你做饭给我吃吧。丁可泣突然心生一记,窃笑着凑到了顾列凯的身边。神情里流露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仿佛在说你不给我做饭吃这些药我也绝对不会吃的。

不要。顾列凯不假思索的便拒绝了丁可泣无理的提议。

这个小女人真是越来越胆大了,他就是懒得去准备饭菜所以才煮粥给她喝的。结果她还一副嫌弃吃不下的该死模样!

丁可泣眉头一竖,生气的将筷子扔在桌子上。我不吃了。

如此放肆的举动,立马让顾列凯的俊脸黑了个彻底。

谁准许你不吃的?冰冷冷的语气,不容抗拒的霸道。

丁可泣不自在的缩了缩脑袋,但还是倔强的将小脸扭向一边。

她就是不想吃那些该死的药片,只不过是把腿摔到了。用不用这么夸张啊!她又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压根就没有那么金贵。

丁可泣,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学乖一点儿?顾列凯的语调终是软了下来,里面夹杂的更多的却是无奈。

丁可泣啊丁可泣,你永远都是我的死穴,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看着顾列凯挫败的表情,丁可泣竟然有一瞬间的恍惚。这个男人,原来也会难过的啊。

张了张嘴,刚想说她就这样凑合凑合填饱肚子好了,可面前的男人却转身走出了房间。

心顿时被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填满了,丁可泣泄气般的捶了捶自己的脑袋。心里愈加的烦闷,这些郁闷的情绪此刻很需要找到一个出口发泄,可无奈丁可泣却不知道要怎么做。

顾列凯他,一定是生她的气了吧?

视线落在那碗早已凉透的米粥上,丁可泣的心情突然沉重了起来。

顾列凯的心意为什么她总要后知后觉的才会发现?像他那样从小就被众人呵护的小少爷肯为她亲自煮粥,她怎么还可以这个样子对他呢?顾列凯一定是失望透了吧。

啊,真是烦死了。丁可泣郁闷的吼了一声,随后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冰凉的小米粥。

别喝那个了,过来吃这个吧。

门被打开,顾列凯高大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丁可泣的面前。

不同的是,他的手里端着一盘热乎乎的炒菜。

你,是下去炒菜给我吃的?丁可泣不确定的问道。

顾列凯没有开口搭腔,算是默认了丁可泣的话。

眼眶有些湿润,丁可泣怔怔的望向顾列凯。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的话你完全可以无视掉的啊,为什么真的特意去为我炒菜?

因为你在我心里是独一无二的,究竟要我说几遍你才能明白?顾列凯生气的瞪向丁可泣。

顾列凯,你是不是打算等我彻底依赖你了之后就狠狠的把我甩掉?丁可泣颤声询问着,她真的很怕结果会是这样,所以她一直告诫自己不能够接受顾列凯对自己的好。

顾列凯的脸瞬时变得没有任何表情,眼睛里的情绪也是丁可泣看不懂的。

沉默了许久,顾列凯有些自嘲的扬了扬嘴角。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

咬了咬唇角,丁可泣强迫自己压抑住心中的酸涩。难道不是吗?

顾列凯的表情立刻变得暗淡无光,双眼不可思议的看向丁可泣,仿佛要把她的整个身体都穿透一般。

丁可泣,我的心在你面前就那么不值一提?赵博恒那小子究竟是怎么好了,让你始终对他念念不忘?你非要这样同我讲话你才好受是吗。

关博恒什么事?顾列凯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每次出现问题了你总要拿博恒说事。你真的很无聊!丁可泣也激动了起来,一听到赵博恒这三个字,她就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果然缠绕在她心中的影子,还是无法那么轻易就忘掉的。

脸上挂起一抹冷笑。叫的还真是亲热啊,左一口博恒右一口博恒。他那么好你倒是找他去啊,看他会不会为了你抛弃李枚雨。

顾列凯!丁可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悲伤的情绪了,眼泪开始不断的往下掉。为什么他非要将她的伤口扒开来看呢?说这些来刺痛她他的心里很有满足感吗?

抿了抿双唇,顾列凯将手中的盘子毫不留情的摔在了地上。那些还冒着热气的菜瞬时散落了一地,碎成一片一片的盘子碎片,深深的刺痛了两人的双眼。

就好像那些心中的裂痕,和这些破碎的盘子一般。再也回不到原来的模样,不管再怎么努力拼凑,还是会看到明显的裂痕。

以后不会再自作多情管你的事了。像是喃喃自语般,顾列凯的眼神一直飘忽着。丁可泣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可心里的悲伤却还是那么明显。

一个两个的,真是烦死人了。

抛下最后一句话,顾列凯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四周一下变得寂静,孤单的暗潮瞬时吞没了丁可泣。无助的蹲下身子将自己蜷缩成一团,小声的抽噎着,她感觉全世界都将她抛弃了。

赵博恒是她不管怎么努力也抓不住的,就连唯一一个愿意陪在她身边的顾列凯也不愿意管她了。

她真的很让人失望吧。

再次睁眼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揉了揉昨晚因为哭了很久而发涩的眼睛,丁可泣茫然的坐在床上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看向干净的地面,丁可泣的心里再次难过起来。

昨天散落一地的饭菜已经被仆人收拾干净,完全看不出昨天在这里曾发生过一场激烈的争吵。

可心里的悲伤,要怎样才能清扫干净呢?

顾列凯那个家伙,果然不管她了。本以为他说的是气话,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如此做了。

这样也好,省的日后会更加的烦心。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丁可泣从床上爬了起来。

来到客厅之后,丁可泣四处张望了一圈,没有发现顾列凯的身影之后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刚刚还在担心如果碰见顾列凯之后该怎么说,那场面肯定是会尴尬极了。可现在看来,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无聊的在屋里转了几圈,丁可泣的心里不断的涌起失落。

她好像已经习惯了顾列凯每天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缠在她的身边,现在身旁一下变得空荡荡的,一瞬间有些难以适应。

正惆怅之际,手机却响了起来。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个陌生的号码。丁可泣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按下了接听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