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吸血鬼> 我的契约鬼丈夫
我的契约鬼丈夫已完结

我的契约鬼丈夫

来源:奇热作者:迟安予标签:吸血鬼,,灵异主角:顾律寒,叶苏

主人公叫顾律寒,叶苏的小说叫做《我的契约鬼丈夫》,是作者迟安予最新写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没有找到关于薇薇的任何死亡证据、线索。这一次再去的话,我也是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线索,我可不希望白忙活。解决不了这件事情的话,薇薇就还会跟着我,这是我不想看到的。因为她总是吓我,到不是有意,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女儿啊,你看这地上也没有东西啊,平平整整的怎么会摔倒啊,邪了门儿了。”爸爸说道。

我向着地面之上看到,怎么能是平平整整的啊,地上躺着一个大活鬼,正是薇薇,我生气的瞪着她。

她看到我这个样子,赶紧就站了起来。

“对不住!不小心躺到这里睡着了,我这就起来。”薇薇说道。

薇薇说完之后,直接就起来向着一侧走了去。

我转身就笑着向着爸爸看了去。

“爸爸,别疑神疑鬼的了,一定是你工作累了,饭马上就好了,你坐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吧,千万别累着了。”我说道。

爸爸最近已经是够疑神疑鬼的了,天天回到家里,第一件事情就是上香,今天也一件,趁着我做饭的工夫,又是烧了一柱香。

我刚刚一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

香还在燃着,冒着烟,一屋子的烟味。

“我说爸爸啊,你怎么又上香了,你这是求的那路的神仙啊。”我说道。

“十八路神仙都要请,我总觉得咱们这个宅子阴深深的,似乎是有邪祟。”爸爸说道。

“爸爸,你可不要瞎乱说,这宅子好好的,咱们都住了十几、二十年了,怎么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啊,可别瞎猜,吓到我的话,我就不敢睡觉了。”我说道。

爸爸听我这么说,赶紧就打住了。

“恩,不说了,这屋子怎么可能有鬼呢,你快看看饭好了没有。”爸爸说道。

“还要一会儿,煮的米汤。”我说道。

我和爸爸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相对也是没有太多的语言,爸爸最近变的越来越沉默了,我总是觉得爸爸可能是遇到了什么事,可是他不说的话,我也是没有办法。

薇薇这么跟着我也不是办法,必须要尽快的把她的事情给处理了,让她心结打开,该去鬼门关报道就报道,该投胎重生就投胎重生。

现在我是走到哪里,她就跟到我哪里,真的是让我很不舒服。

这不,刚刚吃过饭之后,我躺在了床上,结果她也是躺到了我的床上。

“哎,谁让你躺到我的床上了,你这一躺,一床的阴气,冷冰冰的,还让人睡不让了。”我说道。

薇薇赶紧就让了开来,一脸不好意思的向着我看了去。

“对不住了,姐姐,我这是习惯了,到了哪户人家,我都喜欢躺在床上,我这就起来。”薇薇说道。

薇薇说时,就跳到了床边,守着我。

我一回头就看到她那张阴深深的脸,脸上还带着血。

“我说你脸上的血,就不能给收了啊,阴深深的,吓的我睡不着觉。”我说道。

“姐姐,你还睡什么觉啊,你可是答应我今天晚上去仁爱医院找找线索的,你可不能言而无信啊。”薇薇说道。

“你懂什么啊,我爸现在还没有睡,我现在出去,一准被他抓回来,这事要到深夜做,明白吗?”我说道。

薇薇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毕竟只是一个六七岁的女童,能听明白我说的话,就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我也不能对他苛求太多。

我直接就蒙头呼呼的睡了起来。

半夜时分,我感觉到身上冰冰凉凉的,好像没穿衣服的似的,而且我记得一侧的窗子还是开着的。

我睁开了眼睛,只有外面孤独的月亮亮着,屋子刚刚还亮着的灯,已经熄了,一定是薇薇干的。

我往上一看,直接把我给下了一跳。

只见被子在我的身上飘着,而薇薇耷拉着一个头在那被子上睡着,这就是灵异的现象。

“你干什么啊?”我有些生气的说道。

这句话说完之后,薇薇的头扑通一下就从飘在空中的被子上掉落了下来,正好砸在我的头上,溅了我一脸的血。

我吓了一大跳,直接就快速的站了起来,一脸不高兴的向着薇薇看了去。

“你是要吓死我吗?”我说道。

薇薇的头直接就飞了回来,落在了她的肩上。

她一脸不好意思的向着我看了去。

“真不好意思,刚刚不小心睡着了。”薇薇说道。

“那你也不能抢我的被子啊。”我说道。

“是我的阴气把你的被子吸上来的,你不让我躺你的床,又没说不让我在空中悬着睡吧。”薇薇也是不高兴了起来。

“算了,溅我一脸的血。”我说道。

我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薇薇也跟了出来。

到了外面之后,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把脸上的血给洗了个干净。

一看镜子里面,薇薇披头散发的样子,又是把我给吓了一跳。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吓我啊。”我说道。

“对不起啊姐姐,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我死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薇薇说道。

薇薇老是叫我姐姐,其实她比我都还大,我十八年前才刚刚出生,可是她十八年前是遇害,那时候她已经都六七岁了。

十八年了,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而且有一点是很巧合的,我认真的思考之后,发现,薇薇十八年前遇害的那一天,刚好就是我降生的那一天。

我总觉得这两者之间似乎有些什么联系,可是又没有什么证据。

想了想去,除了只能让自己头痛,别无益处,所以我也就什么都不去想了。

不过薇薇毕竟只是一个鬼,而且都十八年过去了,也许会有着一些思维混乱,她说的话,也不可全信,也许记错了,反正我之前在仁爱医院里面,已经是查过一次了,没有找到关于薇薇的任何死亡证据、线索。

这一次再去的话,我也是希望可以找到一些线索,我可不希望白忙活。

解决不了这件事情的话,薇薇就还会跟着我,这是我不想看到的。

因为她总是吓我,到不是有意,身边跟着我鬼,也的确是一件挺让人害怕的事情。

我正胡思乱想着,突然之间薇薇拍了拍我的肩,我猛一看到她那张脸,又是给吓了一跳。

“你这是想吓死我的节奏啊,我求求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个样子啊。”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