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仙侠> 仙剑之随风倾舞
仙剑之随风倾舞已完结

仙剑之随风倾舞

来源:奇热作者:月依糯标签:仙侠,心术,热血主角:白茶,景天

独家完整版小说《仙剑之随风倾舞》是月依糯所编写的仙侠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茶,景天,书中主要讲述了:活了,可是神树之实可以化为神,拥有强大的智慧,能力,还有无穷的生命。做人?如果做了人,人生只有短短数十载,它就只能化作尘土了。”夕瑶指着树上那颗还不及拇指大小的果实对我说道,她真小,还是不能照顾自己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月老有心牵红线,风过只余离别音。

分别后,我回到自己的住处,还是熟悉的月色,水蓝色光华笼罩着白墙青瓦,和飞蓬的照胆神剑是一个颜色。我渐渐有些疲倦之感,毕竟那也是上古之战,三族各自穷尽全族之力相争,耗了我不少精神,我和衣躺下,醒来时已是一日过去了。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便去神树找夕瑶,那个小姑娘离和神树的事情还是应该同她说说。

路过烟雨恋曦还是那样朦胧的小雨,飞蓬远远的走来,虽未打伞,却不沾一滴雨水。

我默默行礼,一声铃响,是系在发带上的银铃。风吹铃动,是风又在吹了。

他却一往无前,连招呼也不打一个,我虽然有些失落,心里对他这番作为却很是赞同。既然葵羽与飞蓬无缘,注定要离散天涯两端,不如不曾相识。葵羽只求相伴,不求相知。不用记得我的名字,也不要问我是谁,我们并不认识。以后便这样罢……

同样的起点,相反的方向,素不相识的两个人,一样的冷漠淡然,一个白盔白甲。一个羽衣长裙。

“夕瑶。”

“葵羽,你来啦。”

“夕瑶这几日我没有来看你,你还好吗?”

“无所谓好或不好,这里还不是老样子吗。”她笑得恬静温和,我只觉悲凉。

“葵羽(夕瑶),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异口同声的一句话。我说的严肃,她说的喜悦。

“葵羽,你先说。”夕瑶总是很谦和,好像什么都可以让似的。

“夕瑶,我在人间碰到一个人。”

夕瑶讶异道,“人间?人?”

夕瑶从未去过人间,也没有见过人。

“夕瑶,你还记得你曾经将一片神树的叶子从树洞中扔下去吗?”

夕瑶谨慎的点头,“记得。”

我又接口道,“我在人间见到一个女孩,名叫离,手上有神树叶片形状的胎记,织绣水平远超常人,而且……”我拿出那块锦帕,递给夕瑶。

夕瑶同我一样,一眼认出了神树,眼神中很是疑惑。

“夕瑶,这树洞很有可能通向人间,我既然是自己化形的,恐怕神树的枝叶也能,只是叶片力量不够,依附人身。”离的母亲就是因为小小的叶片强行化为人形,才……命不久矣,一命换一命。离虽为人,却有前身,没来世。而且她虽有才能,命数却……这些我没有说,不过以夕瑶的聪明,应能猜到。

夕瑶来牵了我的手,移步到神树东南的树荫下,指着一根较低的枝条,道:“葵羽,你看。”

我乍一看,似乎什么都没有。屏气凝神,察觉到很微弱的气息漂浮在上空。

“神树又结果了。”我感叹道,万年一结果。我想起将将她见我时的喜悦,立时心如明镜。

不过这……会是第二个我吗?

正想着,夕瑶却说,

“葵羽,这次叶片成人纯属巧合,怕是我与飞蓬的神力她都沾染了,有了灵识。但也只是个魂魄,自己强行走旁道索取肉身,汲取他人魂魄之力,化为人,虽然侥幸成功,以后也会缠绵病榻吧?”

“嗯。”按我的占卜,夕瑶所说丝毫不差。

“葵羽,神树之实才拥有真正的化形能力,如果是它从树洞降临世间,就可以做一个正常的人,安稳的过生活了,可是神树之实可以化为神,拥有强大的智慧,能力,还有无穷的生命。做人?如果做了人,人生只有短短数十载,它就只能化作尘土了。”夕瑶指着树上那颗还不及拇指大小的果实对我说道,她真小,还是不能照顾自己的年纪,我也曾经那样过,然后看到了他。

“葵羽,我发现她长得没有你快呢。”夕瑶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望着树上的神树之实。

“当然啦,我是夕瑶姐姐第一个孩子,最是精心呵护了。”我摇晃着夕瑶的胳膊,玩笑道。其实第一颗神树之果灵力充足,固然是重要的原因,飞蓬的仙泽却也不容忽视,没有他,灵智的开启怕是要晚的多。

夕瑶显得很尴尬,脸红扑扑的,尴尬道,“去了趟人间,连这样的玩笑都会开了。”

我吐舌,夕瑶面前我总是在逗她,为了她能多笑笑,大家在一起时,只有欢乐的笑才不算辜负了时光,对得起自己的一生,以后想起也能感受到一丝余温。

夕瑶甩起披帛打在我身上。

“痛。”我瘪嘴皱眉,其实一点也不痛。

夕瑶拿我没有办法,“我先去睡了,今日有些累。”

“脸这么红,现在睡觉,被妖魔当做熟透了的神树之实带走了,可怎么是好?”我故作担忧状。

“葵羽,你才是神树之果。你做个乖宝宝,早早去睡觉罢。”夕瑶会开玩笑,我很为她高兴。

正要走,夕瑶腰间的玉佩……

“夕瑶,这块玉?”

夕瑶温柔的抚摸着玉佩,道“月老素来很照顾我,他说,说……”

“说些什么?”

“说我喜欢……这么多年了,应该有些表示才对,我和飞蓬站在一起很……很是登对……像……”

“一个天界将军,英气逼人,一个天界神女,温婉端庄,两相呼应,一对璧人,夕瑶神女面子薄,又娇羞可人,不好意思说下去的话,我便替她说了。”

“葵羽,你……”

“夕瑶,你现在脸比刚才还要红哎,不知道飞蓬见了,还能不能安安心心说他那些仙术剑法。”我打趣夕瑶说,

夕瑶将玉佩拿在手上,像是看飞蓬那样静静看着,“葵羽,月老说这玉佩是有两半的,我手上拿着的这个是男的,还有一个是女的,两个相爱的人分别戴着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为什么是男的戴女的,女的戴男的?”

“葵羽,阴阳正负,你都忘了。”

“是啊,是啊,我怎么总是忘呢?”我确实爱忘,因为有些事情不敢想,有些事情最好忘,我又问道,“夕瑶,那另外一半你给飞蓬了没?”

夕瑶像个胆小的小姑娘,默默地摇头,“还没有,他每次来我们不是互相看着就是我听他说……”

“我帮你。”我没让夕瑶继续说,她拿着玉佩左左右右的来回摩擦着上面的刻纹。我若不去,等花纹被她磨秃噜了,玉佩也到不了飞蓬那里。

“葵羽,你和飞蓬关系疏离,你怎么帮我交给他呢?”呵呵,疏离……最好。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我不再说下去,等夕瑶问我,谁知等了半晌,她也只是笑。我这……算了,面对夕瑶还是直接说比较好,就不该等她问我,耽误我功夫,浪费我感情。

“夕瑶,我呢,藏起仙踪,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挂到他腰上去不就好了。他在天上也就和你熟,到时候肯定来问你,让你回答总比让你开口容易好多了吧?”

“葵羽,你又笑话我。说的像这是我的问题似的。”夕瑶板起脸来。

“是啊,是啊,不,不,是不敢不敢,我要回去睡觉了,你不让帮,我走了。”我装作要走。

“哎,别。”夕瑶拉住我,张开手,“喏,拿去。”

我从她手里拿过玉佩,确实是块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