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重生> 帝姬嫡女
帝姬嫡女已完结

帝姬嫡女

来源:奇热作者:锦兰依然标签:重生,黑道,王道主角:水姚旭,云楼绝

主角是水姚旭,云楼绝的小说是《帝姬嫡女》,它的作者是锦兰依然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释道。“昨儿上山摘野菜的时候,运气好,发现了支人参,我把它五百两卖给了仁安堂!”“什么?五百两?”闻言,杜然顿时两眼放光,急不可耐的冲她开口道。“快,快将你身上的银子都拿出来。”眸光闪烁间,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走出太师府杜然就猛的甩开水倾月的手,随即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你疯了吗?不帮我的忙就算了,居然还帮着她们拉我走!我重回风府的大好机会就这么给你破坏了!”

顷刻间,水倾月的脸色就沉了下去,如星辰般美妙的眼中一片冰寒。

“要你回去,你居然还说不用,你怎么就这么蠢啊!脑子里装的是屎吗?”说着杜然还不解气的用食指猛戳着水倾月的额头。这几天之所以对她好,就是因为打听到老夫人从边塞回来了,为的就是希望她能在重回风家的事上替自己说几句好话,毕竟曾经老夫人最疼爱的就是她了。可没想到这该死的东西忙没给自己帮上,居然还拆了自己的台!

眉头一紧,水倾月左手挡开杜然的手,右手直接就朝杜然脸上飞去。然而就在她的手即将落在她脸上的时候,她却突然停了下来。生气归生气,她现在的身份毕竟是风轻影,所以她还真不能当众打她这名义上的娘。乎!这是最后一次,若再有一次,就别怪她真的不客气了!

“反了你了!你居然想对我动手?”瞪大了眼睛,杜然有些不敢相信的冲水倾月怒吼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怒气,水倾月冷冷的看了眼杜然便直接朝前走去。她就不明白了,风轻影那么单纯善良的女子,怎么会有杜然这么个愚不可及,又不可理喻的母亲?

“死丫头,你给老娘站住。”杜然怒吼一声,见水倾月没有停下,无奈还是急忙追了上去。

追着水倾月来到米店,杜然这才想起还要买米一事。

看了眼两人的穿着,米掌柜却依旧一脸平静的问道。“不知两位需要些什么?”

“不知这种糙米……”

“这种精米多少钱一斤?”杜然刚忐忑的开口,就直接被水倾月给打断了。

看着她指的那种精米,杜然是猛然一惊。“你疯了吗?这么精贵的米是你能吃的起的吗?”那不是她家能吃的起的,要知道,买一斤这种精米的钱,能买三斤糙米了,而且她现在手中的钱最多也只够买四斤糙米的。原本只要重回风家,这些小事就根本不用她操心的,可现在……都怪这可恨的死丫头!

看了眼杜然,又看了眼水倾月,店掌柜还是如实回答道。“这是本店最好的一种精米,三十文一斤。”

“若是我要一百斤哪?你打算收我多少钱一斤?”这米是必备之物,所以宜多不宜少。

闻言掌柜的不由一愣,随后才急忙道。“若姑娘真心买,我收你二十五文怎么样?”

对于这个价格水倾月还算满意,点点头。“行,就这么定了我要一百斤。对了!我还要五十斤这种白面。还有这个,这个,还有那个。你算算一共多少银子。”

“你买的多,我就再给你便宜二十文,一共就收你二十两银子,你算算对不?”

“什么?要二十两银子?”一听掌柜的报价,杜然吓的腿一软,险些跌坐下去。天!这么多钱可够全家生活好几年的了。

冷冷的看了眼杜然,水倾月这才掏银子付了钱。“掌柜的,麻烦连同这包东西一块送到杜云村南边山坡那间茅草屋。”

“没问题,我这就让人送去。”收好银子,又接过水倾月递上的那大包东西,掌柜的不由的再次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唉!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出了米店,虽然有满心疑惑,但杜然却并没有急着上前询问水倾月,只是跟在她身后不停的转着眼珠,思索着什么。

对此水倾月也并没有急着解释。而是又带着杜然去买了一大堆的东西,被褥,调味料,肉菜等各种生活必备品。

虽然村子离城里并不远,但因为买了太多东西,水倾月还是决定坐车回去。幸运的是,一路上并没遇见什么熟人,而赶车大叔也是个老实人,对此也并没在意多嘴,故而让水倾月少了些麻烦。

一进自家院子水倾月这才发现此时院里站满了人,都正围着院中的东西议论纷纷。那是她之前买的大米和面粉!只是没想居然这么快就已送了来。

“娘,姐你们回来了!”一见到水倾月,风轻翔就飞快的冲她跑了过来。

看了眼院里的其他人,又看了看风轻翔,水倾月是一脸的疑惑。“他们这是?”

“姐,送米的伙计说这是我们家的,是真的吗?”这时风轻灵也跑了上来。

水倾月点点头。“没错啊!这是我买的,而且我不光买了这些,还买了很多东西。”说着水倾月指了指自己和杜然刚搬进来的两框东西。

看着风轻灵掀开两框东西,来看戏的村民们脸色瞬间都变了。眼里都写满了羡慕与嫉妒!当然也有人眼里还有恨!

“哇!真的呀!还有这么多的东西!”开心的蹦了蹦,风轻翔又开口道。“之前柳大婶他们看到后,都在说送米的伙计肯定是送错了,我们家绝对是买不起这么多精米、白面的。当时我和小妹也都认为定是他们送错了,可没想到居然还真是我们家的。”

瞥了眼风轻翔说的柳大叔柳文,水倾月轻轻的摸了摸风轻翔的头。“以后姐不但不会再让你们饿肚子了,还顿顿让你们有的大米饭大肥肉吃。”

“不过是个被扫地出门的赔钱货,神奇什么?我呸!”看了眼水倾月,又看了眼那大堆的东西,同村柳王氏满脸眼红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转身就走了出去。

水倾月不语,只是冷冷的朝柳王氏看了眼。

见状,其他村民也纷纷离开了。

合力将吃食东西全都搬进厨房,关上院门后,水倾月这才拉着家人都进了杜然的房间。

“翔儿,灵儿,看看姐姐给你们买了什么?”说着水倾月将包袱中给全家买的衣服都拿了出来。

“哇!好漂亮,软软的摸着好舒服!姐姐,这些真的都是灵儿的吗?”抱着水倾月的新衣,风轻灵高兴的是手舞足蹈。

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水倾月点点头。“当然是真的了,快和翔儿去试试,让姐姐看看好不好看。”

“嗯!”风轻灵点点头,拉上风轻翔就去了旁边的房间。

待两人出去后,杜然又看了眼水倾月给她买的衣裙罗衫,想了想这才开口问道。“你身上哪来那么多钱?”

眸光流转间,水倾月淡淡的解释道。“昨儿上山摘野菜的时候,运气好,发现了支人参,我把它五百两卖给了仁安堂!”

“什么?五百两?”闻言,杜然顿时两眼放光,急不可耐的冲她开口道。“快,快将你身上的银子都拿出来。”

眸光闪烁间,水倾月这才缓缓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

刚掏出银票,杜然突然就一把扯了过去。当看清上面的面额时,她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厉声道。“怎么只有两百两?”

虽然不悦,但水倾月还是‘如实’道。“买衣服、鞋子还有吃食这些就花了两百多两。”

啪!

水倾月话刚落,杜然直接就是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你疯了吗?居然拿那么多钱去买这些没用的东西!”

脸色极为阴沉的水倾月没有二话,直接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在杜然脸上。“我不管曾经你是怎么对我的,但从今以后你再敢动我一下,我绝对活剥了你!”若非她是风轻影的娘,她真恨不得现在就扭断她的脖子。

摸着被她打的火辣辣的脸颊,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风轻影’,杜然是半天回不了神。这,这死丫头,居然,居然敢动手打她!

“哼!”冷冷的看了眼杜然,水倾月转身就欲回房。

回过神,杜然突然拿起一旁抵门的木棍就朝水倾月脑袋打了下去。“该死的东西,你要反了天是吗?居然敢动手打老娘!看老娘今儿不打死你。”

闻风侧身,水倾月轻易的就躲了过去。只是在回身的瞬间,她眼中有些明显的杀意。要知道,刚才那棍若是她没有及时躲开的话,那她脑袋肯定开花,甚至……

见状,杜然更是大怒。“死丫头,你居然还敢躲!”说着又是一棍朝水倾月脑袋打去。

然而这次水倾月却并没有躲,而是直接接下了这一棍,用力一扯,夺下了杜然手中的木棍。“你要相信!对于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这世间还真没有我不敢做的。所以,你真的不要逼我亲手杀了你!”

“你……”一时间杜然大惊,随后便听她惊叫道。“你不是那死丫头!”

眉头一紧,面纱下水倾月嘴角一扯。“你在说什么哪?”

“你不是风轻影!风轻影那死丫头左手虎口上有一道又深又长的伤疤,而你这儿不但没有一点伤疤,居然还有一朵粉色的梅花印。”直直的盯着水倾月的左手虎口,杜然沉声说道。

眸光流转间,水倾月轻笑道。“我看你是真的老了,记错了!”

“我是绝对不会记错的,因为那伤是我半个月前用柴刀亲自砍的。”怒视着水倾月,杜然极为坚定道。

扬扬眉,水倾月也不再否认,反而嘲讽的笑道。“你亲自砍伤的?你够狠的啊!我还以为你最多就扇扇耳光,用用棍子,没想到你连柴刀都用上了啊!”

“你,这么说你承认你不是风轻影那死丫头了?”杜然反问道。

水倾月点点头。“几天前将我救回来的时候你没有发现,现在才发现,未免太迟了些吧?”那一刻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杀了她灭口。可一想到龙凤胎兄妹,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那日之所以找她就是因为从大嫂那儿打听到老夫人回京的消息,否则她才不会冒雨去找她那!而找到她的时候她穿的是风轻影的衣服没错,右脸也是毁容的,整个杜云村除了风轻影,还有谁是那副乞丐摸样?可现在……

“你究竟是谁?那死丫头现在又在哪儿?”虽然她的目光让她很是不安,但杜然还是壮着胆子冲她质问道。

没有回答,水倾月反问道。“看样子你很不待见她呀!她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和你没关系,既然你不是那死丫头,你就给我滚!”怒视着水倾月,杜然有些气恼的说道。若非风家已决绝的拒绝了她的要求,她说不定还会睁只眼闭只眼,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依旧将她当做风轻影。可现在……她才不会浪费粮食收留她哪!

眉头轻挑,水倾月满不在乎的笑道。“就你这破房子你以为我稀罕啊!若非风轻影临死前托我照顾你们,原本我也错以为你是善类,便想着就此将错就错,慢慢的带着你们过好日子!不成想……也罢!”这一刻她也想通了,就算离开了这里,她依旧还可以是风轻影!那怕这杜然已知道了真相!毕竟以风家人的态度是绝对不会相信她的话的。就算相信,她也有办法让他们不相信,甚至还能‘证明’她就是风轻影!

“你刚说什么?那丫头死了?”杜然这时才意识到她说的什么。

“是啊!她死了,而且死的可惨了!你现在可满意了?”水倾月虽然在笑,可目光却明显的有些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