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权门豪宠:野性娇妻太难缠
权门豪宠:野性娇妻太难缠已完结

权门豪宠:野性娇妻太难缠

来源:奇热作者:安一一标签:总裁,异世,高官主角:凌可人,权轻狂

总裁新书《权门豪宠:野性娇妻太难缠》由安一一最新写的一本总裁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可人,权轻狂,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时冒出三个字,逃跑了!哼,不记得她曾经最爱的男人,逃跑的习惯倒是丁点儿没变。显然,他的小爱兽不长记性,很喜欢挑战他的忍耐力。下令搜捕整艘船的时候,甲板上一架直升机突然起飞,盘旋在军舰上空。权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到现在时御寒还记得两年前,在直升机上,死死抱着权轻狂不撒手的凌可人,差点没把权轻狂抱到窒息!

而那个混蛋宠这个女人已经宠到无法无天,从直升机上下来,直接把他时御寒最爱的直升机给——爆破了!

而如今,凌可人竟然主动要求乘坐坐直升机?

面前的这个凌可人,实在是太奇怪。

时御寒顿了一会儿,优雅接招,“如果你真想做直升机的话,我不介意陪你。”

“先生,我有这个荣幸?”

“当然。”

……

当权轻狂挂心自己的小爱兽再次折回到房间时,俊脸沉冷——

房间,空无一人!

脑海里顿时冒出三个字,逃跑了!

哼,不记得她曾经最爱的男人,逃跑的习惯倒是丁点儿没变。

显然,他的小爱兽不长记性,很喜欢挑战他的忍耐力。

下令搜捕整艘船的时候,甲板上一架直升机突然起飞,盘旋在军舰上空。

权轻狂来到主控室,看着上面放肆盘旋的黑色直升机。

“谁的直升机?”

何飞对着电脑查出编号之后回报,“是时御寒,时少爷的。”

“无线电他!”

直升机上,凌可人看着轻巧就脱离开这艘恶魔轮船,兴奋的简直不能自已,只要脱离这艘恶魔舰船,她就恨不得大喊万岁。

可面前还有一个难题,该怎么才能让这个漂亮少爷带她回瑞成呢?

此时,驾驶室里传来飞行员的声音,“少爷,是权少爷的来电。”

时御寒唇角饶有兴趣的勾起,走到机舱内电话旁按下内线。

“凌可人在不在你飞机上!”时御寒微微挑起好看的眉头,听这口气,轻狂的心情很不美丽。

凌可人?

时御寒的视线自然游离到一旁因为电话而稍加紧张却故作镇定的旗袍美女身上。

“你说的是哪一个凌可人?”

电话那段声线冷冽,却听得出一丝无奈,“你也察觉到了,她……好像完全忘记了我。”

“比起这个,我更在意你们的love·story重逢故事。”

“……前几天,她突然从天上掉到我的船里。”

时御寒低笑了声,“太巧合了不是吗?”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管是她有意的也好,无意的也罢,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时御寒笑而不语,转头看向一边兴奋欣赏直升机夜景的凌可人,一边又担心着时御寒这边电话紧张。

“轻狂,或许她是个危险。”

“就算有99%的危险,只要有1%的一线希望,我也不会放弃!”

时御寒攥着电话沉默,美丽桃花眼低掠过一抹阴鸷冷冽。

“时御寒,给你一分钟时间把她带回来,不然,我立刻轰掉你的直升机!”电话那端传来不耐烦赤-裸裸的威胁。

时御寒不以为然的微笑,“权轻狂知道吗,我就喜欢你这副丧心病狂的口气,老实说,会有女人主动从你身边逃走吗?你TM在逗我吧。”

电话那端略微沉默了几秒,随后低低的嗓音响起,“时御寒,你少将的位子是不是做够了?”

时御寒身子猛然一僵。

“立刻把凌可人给我带回来,否则,后果自负!”

“我说,你就这么对待和你出生入死十几年的兄弟?不过,你说的那位凌大小姐……”

时御寒说着,眼神看向凌可人。

凌可人紧张的站起来,胡乱抓起降落伞包走到机舱门口把住把手,很显然,只要时御寒说出,她就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躲权轻狂跟躲债主一样,这个女人——很有意思。

时御寒唇角弯起一抹英雄笑,“她不在我飞机上。”

凌可人已经做好了准备跳伞的举动,但时御寒的这句话,却让她又燃起希望。

挂掉电话,时御寒耸耸肩朝凌可人摊手,“小姐,你是权轻狂的女人?”

凌可人嘴角微微抽搐,毫不犹豫脱口而出,“我是雷廷的女人。”

雷廷?

歪打正着,本以为时御寒不会认识雷廷这号人物,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显然是“认识”。

“你是雷上校的女人?”

权轻狂居然抢雷廷的女人?

这事儿,有点儿意思!

权轻狂居然和雷廷的女人掺和在一起,那如果他也不掺和一脚进来的话,岂不是太对不起他时御寒的响当当的“情场霸王”花街名号!

“你认识雷廷?”凌可人不过随口一说,但没想到时御寒居然会认识。

“雷上校,年轻有为,又是得志高官,很优秀的男人。”

时御寒对雷廷尊敬的口气,让凌可人心里的希望更大!

“能不能送我回瑞城,现在。”

“这……”时御寒眉头难为的皱了皱。

“反正你刚才已经跟权轻狂说了我不在你飞机上,也就是说咱们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果你不马上飞回瑞城,我就告诉权轻狂你引诱把我抓上飞机。以权轻狂对我了解来说,他一定会相信我说的话。”

“何以见得呢?”时御寒耸耸肩。

“刚才,是你主动跟我搭讪的对吗?”凌可人一针见血。

威逼恐吓加妥协合作,这个小女人的嘴巴真是——欠亲!

不过,她如果真那样跟权轻狂说是自己引诱抓她,权轻狂的确会相信也说不定。

毕竟,权轻狂知道,他时御寒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抢他的玩具。

虽说被权轻狂枪毙的几率不大,但惹了银发恶魔,也够他时御寒喝一壶的!

“OK,算我卖雷上校一个人情。”

时御寒转过头拍拍驾驶员的肩膀,“调头,回瑞城。”

“少爷,您先看看下面情况再说吧——”

顺着直升机玻璃,下面匍匐在海面上的钢铁野兽,已经露出獠牙。

军舰甲板上,一队保镖手抗加农火箭炮,正待命对准着盘旋在上空的黑色直升机。

权轻狂,不怒自威的站在甲板前,手扶在栏杆望着他。

——这是要跟他动真格儿的节奏?

“真是废物,滚开!”时御寒抓住驾驶员暴躁的往旁边一扯,“我来飞!”

拽下驾驶员,时御寒坐在驾驶座上。顿了顿,还很体贴的回头对凌可人说道,“小姐,抓好!”

时御寒手脚利索的调试着按键,透过玻璃窗对下面舰艇的权轻狂行了个帅气的军礼后,直升机忽然挑衅调头,迅捷提速朝远方飞去。

下一秒,震耳欲聋般呼啸过的炮弹,震得玻璃哗哗直响。

凌可人拽住旁边的安全带,才不至于被飞机摇晃的摔倒。

警告式的对时御寒的直升机发出三枚炮弹,而时御寒更加嚣张的驰骋进漆黑夜空而去。

何飞站在一旁脸色担忧,“权少爷,不如让属下去追时少——”

“滚开!”

不等何飞说完话,权轻狂直接跳上早预料到会派上用场的直升机,巨大螺旋桨启动挂起呼啸凛冽海风,海面卷起一圈圈漂亮波纹。

怒气冲冲的权直升机朝着门直升机追去。

该死的——

你忘记你最害怕做飞机吗!该死的,不知道我会担心吗!

凌可人,你到底在搞什么把戏!!!

何飞担心的站在甲板,他还从没见过权轻狂对哪个女人如此上心。

究竟是因为那瓶小药剂,还是其他,何飞像是明白,又像是不明白。

“副长,准备几艘营救快艇,跟上两位少爷,不准他们受伤!另外,你去通知司空小姐,她是少爷的未婚妻,宴会场让她应付。”

“是。”

何飞有条不紊的吩咐着部下,他清楚的是,不管主子玩儿的多疯狂,也要保证一切进行顺利和主子的安全。

……

黑丝绒星空下,两架相距你追我赶的黑色直升机放肆驰骋。

凌可人焦灼的攥着手心,望着机窗外甩不掉的恐怖直升机。

说实话,凌可人原本对派头十足的时御寒还抱有一线希望。

但在见识到权轻狂的飞机驾驶技术和超狠的作战技巧后,凌可人完全败北!

夜空中,两架黑色直升机你追我赶,不一会儿,就听到空中再次炸开一朵大花。

凌可人痛叫了一声,因为机身剧烈的颤动,她吃痛跌了一跤,后脑撞上机板。

然后,两眼一黑,凌可人完全失去知觉,昏了过去。

……

四周黑黑的,看不清楚任何东西。

凌可人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压抑的梦。

她梦到自己在冰天雪地里走着,怀中抱着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女婴。

女婴在她怀中哇哇孱弱的发抖哭着,她紧紧抱着女儿在冷风中不断跑啊跑。

没有任何可以求救的人,凌可人从没感觉过如此绝望。

直到,绝望的慢慢睁开眼……

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有着十分漂亮神圣的天使浮雕嘻嘻苍穹天花板。

极具震撼感和高贵感的卧室,让人不难看得出这是主人的卧房。

非常冷硬豪奢。

这是哪儿?

凌可人后背有些疼,她动了动身子从床上坐起来。

她记得自己在直升机上“嗡——”的一阵剧烈颤抖之后——

想不起来。

不用说,她一定是被权轻狂给成功堵截住。

原本,她还以为自己能逃跑。

“终于醒了。”不陌生的低低磁哑嗓音在耳边响起。

是权轻狂的声音。

凌可人打了个冷颤转过头,权轻狂身穿着一身宽松的银丝勾边黑色浴袍,好整以暇的侧躺在沙发床里。

像是在这儿等了很久,又像是刚刚洗完澡出来。

完了,被这个恶魔给抓了回来。

而且,没有晃动感和海浪的声音,也就是说,至少现在她已经不在那艘船上了。

回到陆地,总比在海中是一件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