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短篇> 皇叔,别过来
皇叔,别过来已完结

皇叔,别过来

来源:网络作者:坏坏不正经标签:短篇,言情,魔幻主角:皇甫擎,萧梦

主人公叫皇甫擎,萧梦的小说叫做《皇叔,别过来》,它的作者是坏坏不正经创作的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都同时选了最远的位置落座。梦儿,坐到本王的身边来。擎王爷的话不是在询问,而是在下命令。哪怕他语气温润如风,萧梦也绝无拒绝的资格。是。萧梦从饭桌的最远处换到了擎王爷的身边,这会儿的她看起来像是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何事儿如此慌张?你好歹是小姐身边的大丫头之一,你这般遇事慌乱,那就是给主子丢脸。周嬷嬷沉了一张脸,呵斥着闯进来的大丫头翠荷。

主子,临风阁那边起火了。

火灭了吗?萧梦徐徐的拿了根簪子,别在了发上。上辈子她爱宝石簪,而今倒是格外偏爱玉簪。

灭,灭了……翠荷看着一脸平静无波的主子,觉着有点儿不正常。走水可是大事儿!

既然灭了,那便无事儿了。摄政王富可敌国,不过是烧了一个临风阁罢了,重建便好了。

萧梦知道这场火不简单,但上辈子更大的风浪都已经见过了,这点小事情,着实不会让她紧张。

院子火是灭了,可红莲被烧死了。

红莲是萧梦身边四大近身侍女之一,作为近身丫鬟,是有自己的屋子的。红莲的屋子靠临风阁最近,所以她的屋子被波及了。

萧梦此刻已经收拾好了自己,她朝着门口走了两步,婀娜身姿,艳冠人间。

看来,有人已经忍不住杀人灭口好让自己逃出生天啊。

萧梦的话一说,周嬷嬷就听懂了:主子,您是说背后指使给您下暖情药的人是想要通过这场大火杀人灭口。

如果不是这样,那这场大火也来得太是时候了。

外头阳光甚好,萧梦能够听到喳喳鸟鸣,她看着外头灼眼的阳光,满心满目的都是愉悦。活着真好。饶是还有一堆的阴谋阳谋要去面对,这样活着也好。

那……背后那人杀人灭口了,我们岂不是很难抓出元凶了?

周嬷嬷不由得犯愁了。她甚至在寻思着要不要写信告诉现下不在帝都的老爷夫人们让他们再派一些人来保护小姐的安全。

人死了更好!对方完全放下戒心了,反而更容易露出马脚。嬷嬷,咱们不提这让人扫兴的事情了,马上就是用早膳的时间了,不能够迟到了。

老奴明白了。

老嬷嬷是一点儿就透的人,现下她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所以只是安静的跟在萧凤的身后一路向着前厅用膳的地方而去。

擎王府的规矩多,饶是用膳的地方也会单独的辟出一处阁楼来。

萧凤到用膳堂的时候赵烟已经在那里了。

大堂的正中央摆放了一株开得正艳的芍药,赵烟一身嫣红的盛装愣是将面前的芍药都给逼得失了颜色。美人如花更胜花。再加上她一身的珠光宝气,故而是能让人一眼就见到的。

只可惜,这样漂亮得艳若桃李的女子在萧凤出现之后就显得平淡了一些。赵烟的美流于表面,萧凤的美却渗透入骨血。

赵烟每次见到她,都想要亲自拿着匕首将她脸划得面目全非。

啧啧,这被男人滋润过之后可就是不一样,萧妹妹连走路都带着一股子骚气。赵烟斜着眼睛看萧凤,说话的语气讽刺又恶毒。

姐姐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对于赵烟的刻意引战,萧凤只是缓缓一笑。

赵烟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股气停留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的。

萧妹妹,你昨日同六王爷退了亲,那六王妃这个位置便由姐姐我去坐了如何?赵烟继续引战,同时是在炫耀。

姐姐这话问得奇怪,六王妃是谁你我都无法做主。真正能做主的是六王爷不是吗?姐姐在这里自说自话,传出去了也是要污了你和六爷的清誉的。

萧梦从芍药花前经过,旋即在院子里一盆翠竹前停了下来。

我呸!萧梦,你这分明就是在玩儿欲擒故纵,你是故意做出这般姿态来,好让六爷更怜惜你。

赵烟这会儿是恨不得上前去将萧梦的嘴给撕烂。但她不敢这么做,一会儿擎王爷应该就要出现了。她若是做了什么过激的举动惹恼了擎王爷,那她就完了。

哦?姐姐如此聪慧,竟然看透了我的真面目。不若你将你的这番猜想说给六爷听,他若是信了,你就能够如愿了?萧梦背过了身去,拿起一旁的花洒,替绿竹浇水。

她喜欢绿竹,但不是因为这玩意品行高洁,而是因为这东西生命力顽强,好养活。

你……你……赵烟发现萧梦的口齿更伶俐了,她居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击。

萧梦,你给我等着!

嘴上厉害又有什么用?赵烟已经想好了很多的计划,那些计划只要成了一件,她就能够将萧梦拉入万丈深渊。

擎王爷到。

膳堂里的下人高喝了一声,整个院子里的人齐齐的低下头,恭迎着擎王爷的到来。

萧梦转过了身,看着那个男人自光影里走进来。

大概是因为还要准备进宫的缘故,擎王爷穿了官袍。四爪金龙的玄黄色官袍将他的伟岸承托到顶点,剑眉入鬓,英俊却不张扬。

见过擎王爷。

萧梦和赵烟在此刻齐齐行礼。

入座吧。

擎王爷落在主座上,吩咐了身边的下人开始传膳。

王府的饭桌很大,萧梦和赵烟都同时选了最远的位置落座。

梦儿,坐到本王的身边来。

擎王爷的话不是在询问,而是在下命令。哪怕他语气温润如风,萧梦也绝无拒绝的资格。

是。

萧梦从饭桌的最远处换到了擎王爷的身边,这会儿的她看起来像是只受惊的小白兔。不过只有一瞬,她又变成了镇定的模样。

精致的膳食被一道一道的端上桌,在饭桌上的人除了擎王爷之外却没有一人是真正能够静得下心来用膳的。

赵烟也好,萧梦也好,她们都在想这位一句话就可以拨弄风云的男子今日特意让她们一起用膳目地何在。

梦儿,齐国候生辰宴会你同本王一起去。

擎王爷说完这话之后用黑色的绸帕拭了试嘴角,原本比常人略显淡薄的嘴唇添了一些色泽,瞅着倒像是多了一些人情味。

萧梦险些没有拿稳手上的筷子。

擎王爷定居帝都之后,几乎从未带任何一个女子一同参加任何宴会,现下却让萧梦一起出行。

这其中的意义不言而喻。这就证明,擎王爷要像整个帝京的人宣布萧梦是他比较中意的人。

是。纵然震惊,但萧梦还是能够平静以待,而且,她更明白,此番她同擎王爷一同去齐国侯府,多半有阻止齐国侯送嫡女入王府后院的意图在里面。

赵烟就不一样了,她这会儿嫉妒得快要发狂了。跟擎王爷一同出席宴会,这样的殊荣,是的当朝公主都不曾有过的。

擎王爷,萧妹妹,我身子有点儿不适,想要先回去休息。赵烟的手指在桌子上狠狠的抓了抓,那力道都把桌子抓出印记来了。

下去吧。

擎王爷给了回复,赵烟自然不愿意再此继续看萧梦得意的样子,所以她直接退下。

擎王爷,您吃好了吗?需要梦儿再替您添一碗甜汤吗?萧梦大大方方的看向身旁那位高权重的男子,自然而然的讨好。

不必了,膳房做的这些吃食丝毫没有什么新意,本王没多大胃口。皇甫擎没有看身旁的女子,但却能够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淡香。

擎王爷,以前回萧家的时候母亲教过我几样新奇的菜式,不若改日吾替你做上几道您尝尝可好?

萧梦历来怕擎王爷,现下主动的靠近讨好让擎王爷心下觉得还不错。但也仅是不错而已。

梦儿对本王倒是有心,本王果然没有白疼你。

萧梦亲自替擎王爷勺了一碗汤,旋即将玉碗放到了他的面前,娇软的说道:王爷疼梦儿,梦儿自然要好好回报您的。

擎王爷的目光落在了萧梦手腕上的血玉镯上,他记忆力好,知道这是自己赏赐给她。但他却从来不曾见她戴过,现下却将这个东西戴在手上。

萧家这丫头,可真是不简单啊。连他当初赏的物件都要拿出来利用一番,这样的小狐狸,可真是对他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