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无限> 无限之位面王者
无限之位面王者连载中

无限之位面王者

来源:奇热作者:月相思标签:无限,玄幻,奇幻主角:

主角叫无限之位面王者的小说叫做《无限之位面王者》,本小说的作者是月相思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奇幻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子一矮向下钻了过去,随后回身一个扫堂腿,干净利落的将铁头陀放倒。“哇,这孩子真是有大家风范啊!”“厉害,厉害!这孩子到底什么人,竟然能这么轻松打倒一名教头!”台下顿时议论了起来。铁头陀趴在地上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岳飞迷迷糊糊的看见师傅和这个奇怪的大哥磕头结拜,还以为自己是做了梦。吴朗细心的将周侗亲笔写下的结义谱收藏了起来。“周侗可是水浒第一大boss,以后到了水浒位面,那卢俊义、林冲见了我还不乖乖磕头。嘿嘿……”

两个人又谈唠了半宿,吴朗终于说服周侗,明日一早就带着岳飞去投军。

第二日清晨。吴朗换上了周侗给的一件长袍,又带上老人家给的一百两银子,就带着岳飞上路了。

“吴大哥,咱们不是去投军吗?怎么走这条路了。”

吴朗啪的一声给了小岳飞一记暴栗“目无尊长,以后你得叫我师叔,知道了吗?”

“知道了,师叔,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东京汴梁”吴朗嘴角泛起一丝坏笑。“系统,你家主人现在是什么级别了?钱也有了,小弟也有了,是不是很厉害?”

“主人的级别现在是普通,呵呵呵。”

“靠!”

夜晚的汴梁城灯火通明,还微微的有些冷,长街上车水马龙,往来商户络绎不绝。唐朝的坊市制已经打破,商人可以自由的在任意地方开设店铺,时间也不再受到限制。这座城市,是这个时空位面里最为繁荣的一座大城了。

“这……这简直就是清明上河图的夜间版啊!”吴朗不禁感叹。两旁小贩大声叫卖着,各种美食的香气好像直接能钻进肺腑里。吃了两碗东坡肉,两人一共才花了20文钱。

“老子现在有一百两银子,那就是二百多贯,一贯在北宋大约是七八百文……哦去,我成土豪了!吃东坡肉可以吃到死!”

一路逛吃,两人随着人流来到了一处看起来颇为繁华的地段,前面是一条人工开凿出来的运河,两旁停着各种气派的小船,路边也都停着颜色各异的漂亮马车。这在当时简直就是游艇和跑车的聚会啊,看来此地土豪甚多!

果然,原来这里是汴梁的红灯区,今日此地新开了一家青楼,听说这青楼背后势力深不可测,能买下东京汴梁这最繁华的地段,财力自然雄厚的很,而且这青楼的头牌是享誉大宋的美女李师师,今天她刚好满16岁,正式出道!

“各位,今RB楼新开,也值小女师师生辰,小女文武双全,最爱英雄,今天凡是有能为者,都可在台上露一手,若小女满意,便可入楼免费畅饮!”一个老鸨模样的中年妇女在台上喊着。

“少废话,我就是来看师师小姐的”一个满脸横肉的彪行大汉一下子蹦到了台上,“谁敢上来与爷爷大战一番,若没有爷爷我可要进去了。”

来这里的多半是富家公子哥,没几个武功高超的,大家都鄙夷的看着气势汹汹的大汉,又不想上去与他厮打,一时间场中雅雀无声。

“喂,这位大哥,我看你还是下来吧,就您这个样子,就算打赢了,师师小姐也不会让你进去的”说话的是吴朗,他实在想见见这位东京第一大美女,注意,此东京非彼东京,这里没那么热。

“你这短头发的小白脸,看你这个样子倒是耐看,就是不知道耐不耐老子的拳头”壮汉在台上叫嚣着,台下的人们也都纷纷起哄嚷着让吴朗上去。

“打你?用不着小爷出手。师侄,去替师叔教训教训这莽汉。”

“是,师叔”小岳飞有些不情愿的上了擂台。

“小子,你也太看不起我了,竟然叫一个小毛孩子和我打?”

“哼哼,先胜了这小毛孩子,你才配和我动手”吴朗冷冷的说。

这大汉是一名禁军教头,人称“铁头陀”,在汴梁也算是个是小有名气的练武之人,如今看到这个短头发的家伙竟然让孩子上来和自己比,心中大为气愤,两旁看热闹的人也都是为这孩子捏了一把汗。

岳飞气定神闲的走到台上,双脚分开站立,一只手冲大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举手投足间便流露出了行家风范,铁头陀没有客气直接飞身上前打了过来,岳飞虽然人小力气不敌,但他扎实的武术根基远非铁头陀可比,只见他灵巧的闪过大汉势大力沉的一拳,身子一矮向下钻了过去,随后回身一个扫堂腿,干净利落的将铁头陀放倒。

“哇,这孩子真是有大家风范啊!”

“厉害,厉害!这孩子到底什么人,竟然能这么轻松打倒一名教头!”台下顿时议论了起来。

铁头陀趴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挺,快速的起身之后直奔台下,然后提了一把大刀上来“小子,有两下,拳脚算我败给你了,咱们再来比试兵刃。”

“大侄子,接枪。”吴朗早就给岳飞准备好了他的枪,看见岳飞刚才的身手,吴朗就知道这小岳飞虽然年纪还小,但也不是普通练武人能轻易对付的,自己之前真是看走了眼,要是把他带回现代,也能算个合格的保镖。

岳飞高高跃起接住了长枪,说是长枪但其实是没有枪头的,因为这种长武器是不允许进汴梁城的,铁头陀明知自己用刀占了便宜,却并没有手下留情,劈手照着岳飞头部就是一刀,岳飞不敢硬接,只得侧身躲避然后以棍为枪,向前刺去。

这一出手,台下立刻叫起了好,这条枪如蛟龙探海般上下翻飞,铁头陀只见眼前全身岳飞的枪,不知不觉脑门已经被点中好几下。

此时楼上一个小窗探出了一条缝,一个一身素白的少女看着场中比武的岳飞,她修长的手指紧张的嵌进了雪白的玉臂里,牙齿轻轻咬着嘴唇好像在为岳飞担心。

“妈妈,这个小英雄好俊的身手,快让他进楼吧。”说话的女子正是李师师。老鸨赶紧出来宣布获胜者,岳飞迷茫的跟着她向里边走,吴朗也起身准备跟着进去。

“站住,这位……公子你还未献艺,不能进去。”老鸨看吴朗的打扮不像有什么有钱人,声音中充满了鄙夷。

“对啊,我看你也不像有什么本事,就只会借着小孩子的能耐吧?哈哈哈……”铁头陀被教训了一顿好像并不觉得羞愧,仍然站住台上嘲讽吴朗。

“闪开”一个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一名打扮华贵的年轻男子,抱着一把琵琶走了上来,铁头陀一见这人,不敢多言,乖乖的走了下去。

“呦,这不是蔡太师家的公子么?”台下议论纷纷。

蔡公子抱着琵琶,经过吴朗身边时往地下啐了一口,“呸,你算什么东西?长的这般怪异,还想见师师小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吴朗微笑着看着蔡公子,意思是“你先装,等你装完我再装”,岳飞跑回来面有怒色的看着蔡公子,被吴朗笑着拉住。那家伙抱着琵琶胡乱在台上拨弄,引得下面人纷纷捂耳朵,又不敢多言。

“久闻师师小姐能歌善舞,不知道我这一手琵琶,弹的可好?”

老鸨不敢得罪,连忙把他请进了一楼,在下面能隐隐约约看到美人的倩影,但是他看不到李师师脸上的鄙视。

“师侄,闪开”吴朗清了清喉咙。

“师叔,你要献绝技了么?”岳飞崇拜的望着吴朗。

“我要开始装-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