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总裁> 豪门盛宠:追妻请排队
豪门盛宠:追妻请排队已完结

豪门盛宠:追妻请排队

来源:奇热作者:豆豆白标签:总裁,豪门,现代主角:舒恬,厉函

完结小说《豪门盛宠:追妻请排队》是豆豆白所编写的总裁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舒恬,厉函,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么她还肯回来就是有目的的,我必须防着。”说完,他更觉得有道理,便打电话给家里的佣人,“把我书房的锁换了,以后如果舒恬回家,给我盯好她,但凡她干什么都要跟我逐一汇报。”挂断电话后,唐泽辰将手背上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懂什么!”唐泽辰吐出一口浊气,“既然舒恬跟别人好,那么她还肯回来就是有目的的,我必须防着。”

说完,他更觉得有道理,便打电话给家里的佣人,“把我书房的锁换了,以后如果舒恬回家,给我盯好她,但凡她干什么都要跟我逐一汇报。”

挂断电话后,唐泽辰将手背上的枕头突然拔下来,吓了蒋梦瑶一跳,“泽辰,医生还没让你出院呢,你干什么呀!”

唐泽辰本来伤的就不是特别严重,缝了两针不怎么碍事,为了威胁舒恬才躺在医院病房,此时听到这个消息,他根本就坐不住,还是亲自回去看看放心。

见他非要走,蒋梦瑶也不敢真拦,只能随他去了。

唐泽辰从医院楼下取了车,看了眼时间,马上就到下班的点,他眼睛一眯,忽然调头改变行驶方向。

……

舒恬一下午都有些提不起精神,今天让叶钧庭骂了一顿,整个人都有些力不从心。

工作刚开始就碰了壁,有些沮丧。

莫非真的是在家里闲着的这一年有些荒废了?

到了下班时间,张瑞儿见她情绪低落,过来安慰她,“行啦,你就想能按时下班也算因祸得福,别想太多,等叶律师气消了你给他认个错就行了。”

舒恬叹了口气,“要真是能这样就好了。”

怕就怕叶钧庭铁了心不想带她。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往公司大门口走,还没走到门口便听见前台处传来的吵嚷声。

“不好意思先生,您没有预约和工牌不能进入我们的工作区。”

“我说了我来找我老婆的!”男人声音有些气急败坏。

“那麻烦您给她打个电话,让她出来接您……”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我都说了名字了你还不信?”

舒恬听着心头一紧,心头有一个不好的预感,越是走近越是强烈,她加快脚步,刚一走到前台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唐泽辰,你怎么在这儿?”

“哟,你看,我就说我来找人你还不让我进,这下你信了?”唐泽辰轻蔑的看着前台。

前台工作人员没说话,只是看着舒恬的眼神变得有些异样,好像在责怪她怎么把这种人引到公司来了。

舒恬深吸一口气,看向张瑞儿勉强扯出一抹笑容,“瑞儿,你先走吧。”

张瑞儿看这情况不是她能掺和的,撇撇嘴,指了指大门方向,“我走啦~”

“嗯。”舒恬看着她离开后,敛起仅剩的笑意,目光冷淡的看着唐泽辰,“有话出来说。”

唐泽辰眯眸,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怎么,在这说不行,怕你相好的发现啊?”

他说这话的声音只有两人能听见,舒恬狠狠瞪他一眼,“唐泽辰,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来看看你。”说着,他还朝里面瞧了瞧,“规模挺大啊,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做律师了?”

舒恬走到他跟前,强忍着心里的火气,“这里是办公室区域,你有私事就出去说,别影响别人工作。”

男人冷嗤,“我看你是自己做贼心虚吧。”

舒恬紧紧盯着他,总觉得他的态度很奇怪,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可这里毕竟是厉函的地盘,他在这,舒恬的确心里没底。

思及此,她不禁软了语调,“算我求你,有事我们回家说,行吗?”

“哟,你可是好久没求过我了,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两人在公司大门口僵持,正在舒恬绞尽脑汁正想办法怎么把唐泽辰支走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浑厚低沉的男声——

“谁在这吵吵嚷嚷的?”

舒恬瞳仁紧缩,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寻声看去,便见男人一身暗蓝色西装,西装裤脚恰到好处的搭在商务皮鞋上,深灰色的领带整齐系好,身后还跟着三名公司高管,其中就包括季川祎。

现在是什么情况?

前夫和相好的见面?

季川祎视线落在舒恬身上,即使他保持着一贯的良好风度,可舒恬还是很敏锐的感觉到,对方并不喜欢她,甚至有看戏的成分在里面。

这样的情形,作为公司第二大股东,能喜欢才是见鬼了。

正在舒恬想办法的时候,身后腰间忽然覆上来一只大手,她下意识想往旁边站,却被男人更加用力的搂进怀里。

唐泽辰看着站在对面的厉函,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确气场强大,他身上拥有成功精英特有的锐利,还有那种常年游走在司法边缘的锋利。

饶是唐泽辰也觉得亚历山大,可输了面子不能输了里子,他看着舒恬的侧脸,笑的开怀,“久仰厉总大名,逼人博宇科技唐泽辰。”

不料,厉函却连表情都没变一下,“没听过。”

他视线流转,在舒恬脸上划过,又重新落回唐泽辰身上,语气之间锋利显见,“当我这菜市场?”

唐泽辰被驳了面子,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过……他看着舒恬,不明所以为的笑了下,“我来接我老婆下班,不知道需要预约,一点误会。”

“哦,是吗?”厉函眼底一点波澜都没有,单手轻轻撑在前台桌子边缘,轻轻挑了下眉头。

不知怎么的,唐泽辰对上他这样的视线,忽然就紧张了一瞬,揽着舒恬的手不自觉的用力。

舒恬心如鼓擂,挣扎出来,转头看向他,“现在可以走了?”

目的达到,唐泽辰自然不愿多留,跟着舒恬大摇大摆的离开。

前台工作人员忍不住低声埋怨,“什么人啊……”

没想到厉函竟看过去,工作人员立刻慌了,“我、我的意思是……”

小姑娘刚要解释,便听到自家总裁很霸道的说,“不是人,以后不要放进来了。”

季川祎,“……”

前台姑娘,“……”

厉函目不斜视直接走出公司,季川祎回过神来跟着他上车。

“下去。”

季川祎充耳不闻,系好安全带后戏谑的看着身边的男人,“我可听令君泽说了,刚才那个舒恬,跟你住一块呢是吧?”

厉函没说话,视线紧盯着前方那辆黑色奥迪车。

“不是,我就不明白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姑娘,你怎么就非得找个结了婚的呢?”见他要说话,季川祎抬手打断,直接堵死,“你别说你玩玩,刚才别人没看见,我可看见了,你插在裤兜里那手可攥的挺紧,生气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