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现代> 枕上娇妻:帝少,生一个
枕上娇妻:帝少,生一个已完结

枕上娇妻:帝少,生一个

来源:网络作者:陌尚标签:现代,言情,韩娱主角:季流年,安七月

小说主人公是季流年,安七月的小说叫《枕上娇妻:帝少,生一个》,本小说的作者是陌尚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唇很凉,似三月的春雨,很舒服,只见她得意的斜靠在季少风的怀里,挑衅的看向安子涵。大姐,大姐夫不仅闻着香,亲着就更甜了。安七月顿了顿:可惜啊,大姐你在乎的,七七也在乎,七七就喜欢跟你争,不仅喜欢争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可为毛,他此刻有种被人利用的感觉?

他不是明明想她拿当枪使唤,搓季少风的锐气吗?

画风,怎么就变了呢?

安子涵哭的眼睛通红,她移动着步子跟在季少风的身后:小妹,趁现在小啊姨还没有过来,快跟大姐回家。

安七月笑的牙都快碎了。

大姐,您别逗了,好么?跟您回去,跟您回去送给白老头?怎么,大姐莫不是得了老年健忘症了么,一夜的功夫就将自己做的好事,忘的一干二净了?

安七月讥诮着眨眼,收起心里那抹丝丝凉意的疼痛,目光妖冶异常的落在季少风的身上。

大姐夫,您可得要小心了,七七跟您说噢,您身边这个女人那绝逼是个心肠歹毒的白莲花,以后你们同床共枕的时候,记得要在枕头底下放一把刀,留着防身。

季少风有多吸引人,只有真正接触过他的人才知道。

死去的原主依恋季少风给的所有温柔。

在原主的眼里,季少风的好,就像是开在枝头上的白玉兰,不显山不露水,却风韵高洁,出尘的令人艳羡。

季少风嗜血的眸子充血,他的理智濒临绝境,他的拳头紧了又紧,最后随着眼底消失的怒火悲凉的松散了开来。

季少风心底某根纤细柔软的玄在安七月仰着脖子亲吻季流年的唇?瓣时,断了。

那种感觉,肝肠寸断大致就是这个样子。

安七月探出猩红的小舌尖在季流年的唇瓣上扫了一圈,接着猛地抽身从季流年的怀里向季少风走过去。

她走路的姿势,纤腰摆摆,不徐不缓,仿佛没有骨头似的,软的惹人怜爱。

安七月故意做出低贱风尘的表情,只见她身子柔软的扑向季少风的怀里,得意的冲安子涵扬眉,无耻的笑道。

大姐夫,好香。大姐夫用的什么牌子的香水?大姐您知道吗?

安子涵眼底升腾起妒忌的火焰,眸子水盈盈的,气的肺都快炸了。

这骚?浪贱自从两天前从二楼摔下来,性格就完全变了个样!

但有一样没有变,就是骚,专勾引男人!

你看,这骚狐狸,有多骚,刚从一个男人的床上爬下,接着又滚进了另外一个男人怀里,恬不知耻!

不等安子涵撕破脸,安七月的话接着砸了过来。

噢,大姐肯定不知道。因为大姐夫从来不让你靠近。大姐,你看你深爱的男人,这么在意七七,你应该很难过吧?你难过,七七就开心了,真的。

说着安七月踮起脚尖嘟起微肿的唇瓣贴近季少风的。

季少风的唇很凉,似三月的春雨,很舒服,只见她得意的斜靠在季少风的怀里,挑衅的看向安子涵。

大姐,大姐夫不仅闻着香,亲着就更甜了。

安七月顿了顿:可惜啊,大姐你在乎的,七七也在乎,七七就喜欢跟你争,不仅喜欢争还喜欢抢,抢不到的,就撕了!你争得过七七吗?噢,你肯定是有自知之明的,不然大姐也不会对七七下药啊,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