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灵异> 我有一座超级公寓
我有一座超级公寓连载中

我有一座超级公寓

来源:网络作者:包子标签:灵异,悬疑,风景画主角:易阳,杨蕾

主人公叫易阳,杨蕾的书名叫《我有一座超级公寓》,是作者包子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行字,深入墙壁里,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刻出来的,足以可见她的恨有多深。狗血怎么打扫弄不干净,我准备去买一些清洗用品,离开的时候我虚掩上门,就在那一刹那,一个女人的脸,赫然出现在门上......(10)...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回到青年公馆,光头早就在楼下等我,旁边还有一个精神萎靡的中年女人。

一走近,我就闻到一股腥臊味,我皱着眉头问光头有什么好办法?

我听你接电话的语气,就知道你没有把事情办好。光头说,还好,我请来了一个高手。叫她梅姨。

就她?我看了看旁边这个邋里邋遢的女人,提着一个帆布旧包裹,那恶臭就是从那里面散发出来的。

她就跟从垃圾堆里捡回来似的,她能捉冤魂?

光头把我拉到一边,小声说:人不可貌相。她是我们那里方圆百里......不对,五十里出了名的捉魂人。别看她精神不好,那是因为晚上要行走冥界。她在阴阳两界行走了几十年了,什么恶灵没见过?

哦?原来是一个走阴阳的。失敬。

小伙子,你就放宽心,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一个小怨魂,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梅姨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我说:事成之后,一定重重的谢你!

还客气个啥?整啊。光头指着日头说,太阳当空,阳气最盛。

我好像听说太阳当空的时候并不是阳气最盛......

我的话被光头无情打断,他问我是听我的还是听捉鬼人的?

光头说刘驼背没有回来,楼里也没其他的人,我们去7楼把事情了结,等整栋楼的人回来,事情已经完美解决,我们深藏功与名。

听起来不错!

光头示意梅姨走前面,我和他在后面跟着,梅姨一走进楼里,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她用手在鼻子前面扇风,说:好大的怨气。

然后她径直就上了7楼,707仍然是铁将军把门,只不过在门口,放着一个盆子,里面是刚刚燃尽的纸灰。

是谁在烧纸?光头气得不行,楼里就我一个人在,我挨家挨户的看了!难道是我在烧纸?

我也觉得奇怪,这个盆子和那个小红皮球一样,来得非常怪异。刘驼背不在,这楼里是谁,在没有任务的情况下,在给707烧纸?

梅姨一脚把盆子踢开,示意光头开门。

光头拿出工具刀,三两下就把门锁撬开了。

咯吱......

门锁刚刚拿下,门自己就慢慢的开了。

就好像,房间里的门背后,有一个人在轻轻的拉一样。

同时,一股阴冷的风从房间里流了出来,我感觉自己面对着的,并不是烈日下顶楼的房间,而是一个结满了冰层的冰箱。

梅姨示意我们避开这股阴气,房门打开的速度非常慢,就像是电影里的慢镜头。

这样就让屋里的一切,在我们眼前慢慢的展现了出来。

只见707的正中央,放着一口血红色的大棺材!

怎么会这样?

梅姨连着倒退了几步,我分明从她的脸上,看到了从未有过的惊恐。

她刚才那种自信,消失了。

怎么了,梅姨?光头问。

你们知道为什么普通人都不用红色棺材,而是用黑漆棺材吗?梅姨问。

我和光头都摇头,说不知道。

红棺是朱砂棺,朱砂棺锁魂,这是一具凶棺,里面封着的一定是一个厉害角色!梅姨说着,连连摇头,这事我没把握,你们还是另请高人。

光头连忙说道:梅姨,你可以的。我加钱,加钱!800,行不行?

梅姨眼里闪过一丝光亮,光头会察言观色,当即又把价格提高到了1000块。

她点了点头,从包袱里拿出了各种法器,把一个杯子打开,那恶臭顿时就熏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

这是黑狗血,怨魂见血封魂。梅姨说,你们把棺材给我打开。

把棺材打开?

我和光头面面相觑。

不打开,我怎么捉拿?梅姨理直气壮地说,她的怨气这么重,棺材里一定有尸骨,只有毁了她的尸骨,她的怨气就无处依存。

她说得好像有道理。

光头很着急,慌乱中打翻了棺材前的供品,那些东西散落了一地,咕噜噜的到处滚动。

我们一人抬着棺材盖子的一头,一起使劲。

两个大男人用尽了全力,盖子纹丝不动。

梅姨在一旁念念有词,挥舞着一个白色的幡晃来晃去,走遍房间的四个角落,把黑狗血洒得到处都是。

冰冷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道,以及......触手可及的紧张和恐怖。

我和光头累得满身大汗,棺材盖子就跟长在上面似的推不开,我灵机一动说道:不会是钉死了吧?

我凑近一看,可不是!

棺材上面钉了九颗钉子,看起来应该是深入其中,就算我和光头拼尽全力,那也不能把它打开。

梅姨,棺材打不开......

忽地,光头停住了。

易阳,你看!

我转过身去,梅姨站在窗户边,烂成一片片的窗帘无风自动,让外面的阳光在她身上洒下一片斑驳。

她眼神呆滞,白眼珠子翻着,整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梅姨?

我叫了两声,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她......不会也死了吧?

上去看看。光头说道,她怎么了?

还没等我们上去,梅姨发出了一阵桀桀桀的笑声,笑得我和光头莫名其妙。

梅姨,你笑什么?光头问。

你们都得死!都得死!

一边说着,梅姨一边扭曲着自己的脖子,差点就把脖子扭到了脑袋后面去,看得我一阵胆战心惊。

这不是梅姨的声音!光头说,她不是梅姨!

我惊讶地问道:你是刘小丽?

嘿嘿......想杀了我?我要你们全都死!全都死!

嘎吱嘎吱的声音不断从梅姨身上传来,她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扭动身体,把骨头弄得一片响声。

照这样下去,她会把自己全身筋骨扭断。

我收了你!光头突然把黑狗血,全都泼在了梅姨的身上!

不要这样......

我的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嗤嗤的声音从梅姨身上冒出来,我惊恐地发现,她脸上皮肤被黑狗血泼上的地方,正在冒着青烟,就像是被强酸腐蚀着,马上就要燃烧起来。

嘿嘿,你们杀不死我!我要杀了你们这些臭男人!

梅姨尖叫着,扑向了光头。

光头顾不得其他了,往棺材后一躲,梅姨直楞楞地撞在了棺材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这要是正常人被撞,早就晕过去了。

但是梅姨的身子嗖地一下就起来了,继续去扑光头,光头大叫一声朝着门口跑去。

就在这时,砰地一声,门自动关上,光头扑上去使劲拉,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易阳,快来帮忙!光头叫着,梅姨又一次地扑了上去。

小心!我提醒着,梅姨已经从我眼前一晃而过,我伸手去抓她,只抓住了她的衣服。

放开我,你这个女人,放开我!

光头被抓住,使劲地挣脱呐喊,梅姨双手卡着光头的脖子往死里掐。

臭男人,是你害了我,是你害死了我!你去死!

我使劲把梅姨的双手掰开,她的身体是僵直的,没有一点软乎度。

她的双手松了一点,光头终于顺了一口气出来,要不是我帮忙,他的后果很严重。

忽地,梅姨的眼睛里一片红色,就像两个红灯笼似的,她冲着我扑了过来。

这突然间的变故,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往后退了一步,腰部撞在了棺材上,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我呆滞了一秒,梅姨已然到了我的面前。

她伸出双手卡我的脖子,一边说要弄死我,光头爬起来帮忙的时候,梅姨一双冰冷的手已经环住了我的脖子。

你去死!臭男人!

光头急中生智,举起开锁的螺丝刀,朝着梅姨的脑部刺去。

这样下来,梅姨必死无疑。

可她只是被鬼附身,根本就不是杀人凶手。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感觉到脖子上一股暖流涌起,一道白光闪过,梅姨冰冷的手顿时一颤,紧接着,她松开了我的脖子,往后一倒。

这个动作不但放开了我,还让光头的螺丝刀跑偏,差点就扎到了我的身上。

梅姨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过去查看,她已经晕死过去。

你把她怎么了?光头问,刚才你身上是什么东西在发光?

我说没什么,却想起我外婆给我那个笨笨的吊坠,难道是它刚才救了我?

这里面空气污浊,不是久留之地,光头还在问我刚才用了什么招数对付女鬼,怎么那么神奇?

我来不及给他解释,当务之急就是救治梅姨,不然我们还落个过失杀人的下场。

正准备把她抬下去,梅姨醒来了,她看了看我们,眼神非常迷茫,就好像是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

这是咋了?梅姨一脸蒙的问,你们这么看着我?

她站起来,随即就发出哎哟一声叫唤,痛苦的蹲了下去。

梅姨浑身没几处好地方,她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受伤的。光头谎称说她是不小心撞棺材上撞晕了,她半信半疑,由光头带着去医院看病。

而我,自然就留下来清理现场,免得被刘驼背回来发现。

满屋子的恶臭别提让人有多难受了,黑狗血粘在地上,就像狗皮膏药似的清理不去。

我打扫墙面的时候,发现上面写着一些字,因为时间久远,字体模糊,但仔细看,还是能看清楚。

男人都不得好死,我恨!

下面还有一排字,可能是挨着什么家具的缘故,磨得支离破碎,隐约可见我要杀......后面应该是一个人的名字,只能看到一个青字。

短短两行字,深入墙壁里,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刻出来的,足以可见她的恨有多深。

狗血怎么打扫弄不干净,我准备去买一些清洗用品,离开的时候我虚掩上门,就在那一刹那,一个女人的脸,赫然出现在门上......(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