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现代> 纪先生又被逼婚了
纪先生又被逼婚了已完结

纪先生又被逼婚了

来源:微阅云作者:思微涵标签:现代,言情,领导主角:翟冉纪北骁

小说主人公是翟冉纪北骁的小说叫《纪先生又被逼婚了》,它的作者是思微涵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黑的眼眸中闪烁着点点泪光。 她想了一晚上,也曾不停的劝说自己放下,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状。 她还是喜欢纪北骁,这一点翟冉无法否认。 翟国梁身形一僵,他长叹了口气,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你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木轻语心脏一颤,胆怯的低下头去:“没……没事,姐姐是不是生气了,我要不要去给她道歉。”

指尖因为用力而泛红,模样柔弱像小白兔单纯无害。

纪北骁此时满脑子都是翟冉受伤时的样子,根本无从关怀,他不着痕迹的躲开了她的手:“回去再说吧。”

语毕,他抢先一步离开。

木轻语望着男人大步流星的背影,棕色杏眸中满是失落。

……

翌日。

纪北骁心烦意乱的坐在办公室内,面对堆积如山的文件,怎么都看不进去。

也不知道为何,他昨晚一闭眼全是翟冉那张俏丽而隐忍的面容,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

纪北骁想确认她是不是真的受伤了,但又傲娇的不想主动前往。

浑浑噩噩一上午过去,秘书将精心准备的饭菜端来,昔日喜爱的菜肴,此时却毫无胃口。

与此同时,翟冉正在祖宅吃着午饭。

她本来是不想过来的,但扛不住爷爷的一再催促只好回来了。

“冉冉,爷爷怎觉得你最近瘦了,是不是又在减肥不好好吃饭。”

饭桌上,翟国梁一脸慈爱的看着她,本着脸皱紧了眉头。

翟冉摇了摇头:“没有。”

她闷闷不乐的吃着碗里的饭菜,脑海中全是昨晚宴会时纪北骁冷酷的面容。

“发生什么事情了?”

翟国梁一眼便看透她的心不在焉,敏锐的察觉出翟冉的不对劲之处,脸色也变的严肃起来。

虽然他现在年纪大了,但昔日的威严还依旧存在,翟冉立即坐直身子:“没事的爷爷。”

她不希望爷爷那么大年纪还为自己情感方面的事情而发愁。

“是不是因为纪北骁!”翟国梁毫不客气的戳穿了她的伪装,浑浊的眸子犀利的落在她的身上。

见翟冉沉默不语,他心里的怒火顿时翻滚而起。

翟国梁一巴掌重重拍在桌面上:“我就知道是那个小子,你小腿上的伤口是不是也是他干的!”

尽管翟冉掩饰的很好,但在翟国梁的眼中也不过是个半大的孩子,演技拙劣,根本经不起推敲。

“爷爷,你怎么……”翟冉惊讶的低头,这才发现今日穿的裙子有些短,站着的时候还好,一坐下便全部暴露了。

她本意是因为伤口需要包扎,穿裤子不方便,结果临时被翟国梁叫过来吃午饭,忘记换掉了。

她的话基本上是承认了,翟国梁当即火冒三丈:“好啊!纪家那小子可真能耐!我翟国梁的宝贝孙女也是他能欺负的!”

翟家祖上三代都没有女孩,翟冉是唯一的独苗,宝贵的不得了。

而木轻语那个私生女,连姓都不随翟家,根本不能算在其中。

翟国梁本身就是护短的性子,顿时拍案而起:“走!我带你去纪家,找那个混账小子算账去!”

苍老的面容涨红,他拉着翟冉就要往外冲,那凌厉的气势像是要拿刀去砍人的。

翟冉被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吓了一跳,急忙放下手中的筷子,紧紧的将他抱住:“等等!爷爷,你冷静一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翟国梁此时正在气头上,根本听不进去她的劝说:“等什么等!我看那臭小子就是觉得我翟家好欺负,我要是不出去给你撑腰,他还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呢!”

他的心里憋着一股子气,当初翟冉和纪北骁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不是很赞同,但碍不着孙女喜欢。

见两人感情一直不错,纪北骁表现出来的态度也非常优秀,翟国梁这才渐渐认同了两人。

谁知一场意外的发生,直接将所有的一切全部推翻。

“爷爷!您别去,您要是去了我和阿北就真的完了!”翟冉挡在他面前,漆黑的眼眸中闪烁着点点泪光。

她想了一晚上,也曾不停的劝说自己放下,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状。

她还是喜欢纪北骁,这一点翟冉无法否认。

翟国梁身形一僵,他长叹了口气,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你啊……冉冉,你怎么就那么倔呢!你这样子是要吃苦的!”

手掌重重的拍打在桌面上,震得上面的盘子嗡嗡作响。

他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翟冉,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翟冉强压下心底泛起的酸涩感,深出手臂,上前将他抱住:“我知道的爷爷,可我不甘心,我忘不掉……”

她的声音有些哽咽,趴在翟国梁的街头上双目泛红。

这一刻,翟冉卸去了所有的伪装,如同失恋的小姑娘,在寻求大人的安慰。

翟国梁怜惜的抚摸着她柔顺的秀发,宽厚的手掌轻轻拍打着她单薄的后背:“冉冉,我的好孩子,你受苦了。”

他想劝翟冉放弃,可他清楚翟冉的性子倔强,主心骨也很硬,除非她自己真的死心了,否则谁说都没有用。

曾经,翟国梁觉得这个脾性很好,教导出来的孩子也比旁人坚韧,现在才发现其中的害处。

翟冉缓缓的闭上眸子,半响后才调整好情绪再次展露笑眼:“爷爷,我们快吃饭吧,饭菜都要凉了。”

她抹了抹眼角,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般,拉着翟国梁的手重新做回位置上。

“好。”

两人有说有笑的吃完午餐,翟冉便以公司还有事情要处理为由,先行离开。

翟国梁没有挽留,目送她离开后,让管家备车前往纪家。

纪老爷子正在院子里晒太阳,远远听到脚步声传来,疑惑的抬头望去:“老翟,你怎么来了?”

他惊喜的看着好友,苍老的面容上浮现出意外之色。

“在家里闲着无聊,想着好久没见了,来看看你。”翟国梁知道他身体不好,并没有当面提及小辈之间的事情。

纪老爷子眉开眼笑的看着他,激动的上前握住了他的手:“是好久不见了,也不知道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撑多久!”

翟国梁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颇具威严:“这是什么话!”

纪老爷子被他瞪了也不生气,只是乐呵呵的拉着他的手往里走:“好,不说!不说!快陪我去下下棋,今日我们一定要分出个胜负来。”

翟国梁点了点头,搀着他往客厅内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