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书库> 古代> 怒嫁豪门:冷情总裁太粘人
怒嫁豪门:冷情总裁太粘人连载中

怒嫁豪门:冷情总裁太粘人

来源:微阅云作者:秋川公子标签:古代,总裁,言情,豪门主角:陆少卿吴悠

《怒嫁豪门:冷情总裁太粘人》是由作者秋川公子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怒嫁豪门:冷情总裁太粘人》精彩章节节选:卿竟然弃谭欣研与不顾,简直是岂有此理!他不满地开口道:“老陆,这就是你们陆家的态度?在订婚典礼上放哀乐,你什么意思?”摆摆手,陆威满怀歉意地解释道:“别激动啊老谭,这是误会,误会,我一定会派人查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葬礼进行曲还在继续,场面混乱一片。

“怎么回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愤怒地拍案而起,陆威火冒三丈地质问着身旁的保镖,沈月英皱眉不语,谭志杰脸色铁青神情扭曲,看着舞台上不知所措的女儿,他真想冲过去拉住那个漠然离去的年轻男人,在这么窘迫尴尬的环境下,陆少卿竟然弃谭欣研与不顾,简直是岂有此理!

他不满地开口道:“老陆,这就是你们陆家的态度?在订婚典礼上放哀乐,你什么意思?”

摆摆手,陆威满怀歉意地解释道:“别激动啊老谭,这是误会,误会,我一定会派人查清楚,你放心,我会给你,给小研一个交代的,我保证,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去给我把声源和罪魁祸首找出来!”他训斥着手下的迟钝,胸口沉闷难受。

另一边,生气的陆少卿也对江小柔和属下下达了同样的命令,正在此刻,葬礼进行曲停止,紧接着,某个隐匿的角落里传来了女人沙哑的咳嗽声,声音干涩诡异,听的人毛骨悚然,尔后,那女人哀怨地喃喃道:

“少卿……少卿,你好啊,还记得我吗?哈哈,哈哈哈哈……我是你的妻子啊,你说过要永远爱我,忘了吗?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

金碧辉煌的大厅,霎时间变得如同地狱般阴森恐怖,宾客面容失色,有的甚至直接离场,那位带着女儿的乡下母亲在短暂的失神过后,明白这是那个叫作党清雅的女人搞的鬼,她的声音,明显经过了变声器处理。

她想告诉陆少卿传声机的位置,却又没有那个胆量,她想埋怨吴悠几句,却又因为拿人家的手短而作罢,到最后,心虚害怕的她只能领着女儿从后门溜走,不幸的是,她在快要成功的时候撞到了江小柔。

也许是她太过紧张的动作引起了江小柔的怀疑,她走过去挡在了那位母亲的面前,上下打量了她们母女一番后,她胸有成竹地沉声问道:“阿姨,你跟这件事情有关系吧?”

“不,没有!”她本能地否决,下意识地握紧了女儿的手,她因为母亲的原因,也有点不安,可是她知道,如果眼前的女人将她们带到陆威,或者陆家任何一个人那里,她们的下场都会比现在更惨,所以,她必须死马当活马医,咬了咬唇,女孩壮着胆子对江小柔说:“姐姐,这件事情跟我和妈妈没有一点关系,我们是无辜的,那个传声机,是一个叫做党清雅的姐姐给我们的,她说这是给少卿哥哥和欣研姐姐的订婚礼物,她还特意叮嘱我妈妈说,要把传声机丢在不容易被人找到的地方,姐姐,我们是被冤枉的。”

女孩言语恳切,眼神清澈不含杂质,江小柔听后,第一感觉就是她们肯定遇到了冒充党清雅的骗子,而这个骗子,之前还用酒店保安的手机给她打过电话。真是社会险恶人心难测啊,她暗暗感慨。拍了拍女孩的肩膀,江小柔抬头对那位母亲说道:“阿姨,你不用害怕,只要你告诉我传声机的位置,我马上就可以放你们走。”

…………

“这是什么?”蹙眉盯着江小柔手中的椭圆形物体,陆少卿不解地问,她把它拿起来举到他眼前,严肃地说道:“传声机,刚刚的音乐和声音都是从这里面传出来的,陆总,我已经帮您查清楚了,今天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是那个冒充党小姐的骗子,她的目的,我还没有……”

“够了!你别说了。”抬手按上太阳穴,陆少卿蹙眉忍受着它突如其来的胀痛,那个血淋淋的名字,是他今生今世都不敢再碰触的伤疤,缓了缓神,他强装镇定地吩咐道:“小柔,回拨那个电话。”

“是,陆总。”

晚风习习,夜凉如水,心情忐忑的吴悠烦躁地拨弄着蓝牙耳机,传声机被强行关机有一会儿了,她却还是没有如愿地接到陆少卿的电话,她有点焦虑,她不知道自己的计划能不能继续,她已经没有多余的筹码了。

胜败全靠天意。

“姑娘,找你的。”忽然,胳膊被保安推了一下,她兴奋地接过手机,很快便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陆少卿在极力地忍耐着爆发的欲望,她能够感觉的出来:“少卿,我就知道你会再找我的。”

“女人,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你是谁?我要听实话,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不会放过她?那很好啊。

狡猾地笑了笑,吴悠柔声回答道:“我是党清雅啊,我告诉过你了,少卿,你该不会真的把我忘了吧?哎呀!我好伤心啊。”

凉凉地抽气,陆少卿的五指渐渐收拢。

知道这个冲击力对他来说太过强大,他不相信她也是有情可原的,吴悠啧啧嘴,尔后启唇深情款款地轻轻哼唱道:“有时候,有时候,我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等到风景都看透,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少卿,记得这首歌吗?王菲的《红豆》,你说过,世界那么大,你要带我去看遍所有美丽的风景,还记得吗?记得吗?”

吴悠记得,陆少卿之前最喜欢听她唱歌。

吴悠还记得,陆少卿说她的歌声能让人忘记烦恼和忧愁,尤其是这首《红豆》,无论是气息还是感情,她都把握的十分到位,五年了,再度听到这久违了的天籁之音,他只感觉到疼痛,无法忍受的剧烈痛楚折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逼的他近乎发疯。

“陆总,您怎么?”

“滚!”挥开江小柔的手,陆少卿在这魂牵梦绕的声音里迷失了自我,莫名的感觉,摧残着他的理智,冷汗顺着鬓角滑落,他疼的脸色发白,握着电话的右手,情不自禁地颤抖着:“你……你真的是小雅吗?”

他不敢相信,也无法相信。

没有注意到陆少卿忽然变得粗重紊乱的呼吸声,吴悠自顾自地应道:“是啊,我是党清雅啊,不信,你可以出来看看。”

“可是……可是你不是死了吗?”扶着桌子的一角,陆少卿艰难地维持着身体的平衡,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太不可思议了。

她的小雅,他的小雅居然还活着。

多么像是在做梦。

“少卿,我没有死,我真的没有死啊,不信你出来看看,我就在酒店门口,我等你。”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