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小说> 小说资讯> 小说主角名叫绝世双剑 主角是绝世双剑的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主角名叫绝世双剑 主角是绝世双剑的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1-02-07 16:00:29作者:微光飞驹

绝世双剑是小说《绝世双剑》里面的主角,它的作者是微光飞驹,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克斯专注在抵挡水球的攻势,且还在思考怎么打败妖物之时,却没发现,在身旁的森林中,一枝粗大的树干上,正站着一个人影。看着正在和水球搏斗的雷克斯,黑色人影欣然的笑着道…“唉呀!这不就是我要找的东西吗?...

绝世双剑

推荐指数:10分

《绝世双剑》微信阅读

《绝世双剑》 免费试读

南阳公主激动的说道:“是你…是你这个奸人,你害我们成这样,居然还有脸出现。”

萧宝夤摇头叹道:“夫人…不能全怪他啊!要怪…只能怪智亮力不从心啊!”

“夫君在魏国德高望重,连百姓也对您也敬爱有佳,还不是因为他一直蛊惑你,要您叛魏自立为帝,才会害我们今日落到如此局面啊!”南阳公主指着窗台上的黑影骂道。

窗户边漆黑的身影,慢慢的转向光亮之处笑道:“夫人,您言重了,我打从心底都是站在圣上的立场啊!”

萧宝夤擦干着脸上的泪水叹道:“柳楷,我已是万俟丑奴的人臣了,别再叫我圣上。”

柳楷低头拱手道:“圣上就是柳楷心中唯一的圣上,此次前来是要帮助圣上重返王位的。”

南阳公主激动的骂道:“住口!你不要再妖惑我夫君了,你…”

“夫人别再说了,当初一切的行为,都是出自我的意愿,和柳楷无关,只是…唉…”萧宝夤插话叹道。

南阳公主无奈的道:“夫君…”

柳楷拱手笑道:“夫人放心,此次必能成功。”,南阳公主仍是生气的瞪着柳楷。

“这次我们有一个挡箭牌,所以不管成功与否,绝对不会影响到圣上的名誉或安危。”柳楷接着说道。

萧宝夤疑惑的问道:“挡箭牌?”

柳楷奸笑说道:“是的,一个叫万俟丑奴的挡箭牌。”

萧宝夤皱起眉头问道:“此话怎讲?”

柳楷笑着解释道:“就是因为现在身为人臣,一切的主导权都落在万俟丑奴的身上,不管是攻城掠地、烧杀掳掠、亲政爱民或是成就霸业,一切都是算在万俟丑奴的头上…”

萧宝夤虽已心中有底,但仍问道:“所以…”

柳楷接着说道:“若能操控万俟丑奴让他变成傀儡,今日假使做了错事或疑定错计谋,即便丢了国家,也都是他的错,圣上只要在后面看着即可…”

萧宝夤想了一下:“嗯…”

柳楷笑道:“相对的,若他能成为一方霸主,到时我们再设计将他拉下,所以…不管是好是坏,都是圣上赢啊!”

“这…”南阳公主觉得这样设计他人并非君子所为,非常不希望萧宝夤会同意此事,而萧宝夤只是不发一语的缓缓坐下,心里若有所思。

柳楷见萧宝夤举棋不定,再下重药说道:“微臣知道这些作为并非圣上所见,但…从古至今,成大事者皆不拘小节,楚汉相争之时,刘邦背信忘义,违反和项羽所定下的休战条约,最后建立汉朝结束了天下战乱,但有谁会去骂当时违反休战条约的刘邦呢?”

柳楷在窗前来回走着道:“世人皆拿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的史事来勉励自我,但又有谁会去讨论勾践在复国后,杀害了曾帮他复国的重臣呢?正所谓成王…败寇啊!”

柳楷接继说道:“世事皆有好的一面也必有阴暗的一面,世人只想知道您成功之后对天下的意义,不会想知道您成功之前作了什么事啊!”

萧宝夤试探的问道:“嗯…我知道你是尔朱荣的家臣,但为何要一直帮我。”

柳楷单膝跪下说道:“因为殿下时时刻刻想要复国的心感动了微臣,距今已二十八年,殿下仍念念不忘亡国之仇,还记得…当初,在魏国朝上之时,殿下您诉说着亡国之痛,那一字一句,深深的触动着每个人的心,在您心中所重视的齐国,已不是单纯的仅想复国而已,而是想将那平定的日子带给天下人,让天下人也能感受到那时齐国的光荣。”

萧宝夤看着窗外无奈的笑道:“你说得很简单,但那毕竟不是你的国家,你又如何能体会我的心境呢?”

柳楷拱手道:“正因如此,柳楷想要追随殿下,实现殿下所理想的国家。”

萧宝夤冷冷的道:“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理想的国度,倘若…你所追随的我,并非是你要的国度呢?我所要的,也是你想要的吗?”

柳楷叹道:“微臣只知道…若一个人拥有了一切又失去了一切,当给他第二次机会再度拥有一切之时,他肯定会尽心尽力的去维护它、爱护它。”

萧宝夤将跪在地上的柳楷给扶起来道:“权力会使人腐化,你又如何知道,当皇冠再戴上的那一刻,他…还会是当年的他呢?”

柳楷摇着头,顿了顿笑道:“柳楷什么也不知道,但比起梁、魏君主,您更能知道一个国家的兴亡衰败,柳楷…只知道这一点就够了。”

“好!”对于柳楷的回答,萧宝夤满意的笑道。

萧宝夤托着下巴道:“你刚刚说,要如何让万俟丑奴干愿听命于我?”

柳楷解释道:“很简单,只要殿下学会我的招术,就能完全控制万俟丑奴。”

萧宝夤疑惑道:“招式?什么招式能控制人心?”

柳楷分析道:“要控制人心其实非常简单,只要消除一个人的意志、思想及情感,便人完全的掌控他的心志,甚至知道他心中的秘密。”

萧宝夤好奇的问道:“喔!那又如何消除思想、意志和情感呢?”

柳楷笑了一下说道:“恐惧,恐惧能让人迷失自我,瘫痪一个人的思考能力,使他忘记所有的情欲,最后取而代之的就是恐惧,届时,就能用恐惧来控制他,让他变成殿下手上的…傀儡。”

“嗯…”萧宝夤听到“傀儡”二字,眉头一聚,心中不免有所困惑。

“这真的是我唯一能走的路吗?为了复国就应该背道而驰吗?”萧宝夤在心中挣扎的想着。

南阳公主想试着唤回萧宝夤的理智:“夫君,臣妾认为…”

柳楷深怕南阳公主会动摇萧宝夤的心,便马上打断南阳公主的话说道:“殿下,如今万俟丑奴要您伐魏,以现在的粮草、兵马必会吃下败战,您也知道尔朱荣将军和他部属的本领,此事若再拖下去,到时…打也死,不打也死,进退两难啊!”

“尔朱荣…嗯!你说的对!”萧宝夤想到魏国大将尔朱荣及其家族大将,不由自主的心生畏惧。

而这时的柳楷,在心中正暗自窃笑着,因为他用了刚刚自己的“恐惧理论”,来打乱萧宝夤的心志。

萧宝夤再问道:“要花久的时间来学会这样的招式?”

柳楷很有信心的说道:“依殿下的资质,三天…三天内,殿下便能学会初步的招式。”

南阳公主不安的道:“夫君,臣妾还是认为有些不妥,毕竟夫君曾为一国之君,这样的手段…”

萧宝夤搭着南阳公主的肩解释道:“夫人不是说过,没人比智亮更了解魏国军事状况,就因如此,以万俟丑奴的军力伐魏,可说是以卵击石,目前若能暂时的控制他,才能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啊!”

南阳公主看到萧宝夤认真的讲着,便知道他的决心一下,多说什么都已没用,而且女人本就不该干涉军事、政治,既然无法改变他,就应该支持他,默默的为他祈祷和祝福,故南阳公主便不再多说什么。

萧宝夤坚毅的道:“柳楷,现在就教我吧!我要再最快的时间内学会。”

“是。”柳楷的嘴角微微的扬起说道。

“只要让他走出第一步,接下来就简单多了,呵呵呵…”

考城内,城墙上

巡查的斥候士兵拱手来报道:“启禀将军,梁军仍无任何动静。”

元晖业点头纷吩咐道:“嗯…继续监视着。”

“是!”

赵琰望着梁军营区道:“梁军知道我们不会和他们正面交锋,一定会采奇袭策略,所以才故意驻扎的这么近来监视我们吧!”,元晖业心正想着事情,没有答话。

赵琰接继说道:“我还以为他们会采取一些攻城的策略,没想到已经第二天了,还是这么静。”

元晖业摇头道:“不!梁军的目的不是监视我们,因为驻扎的这么近,我们只要站在城墙上就能非常轻松的监视他们,我相信陈庆之不是笨蛋,所以…所以他们一定秘密的在筹备什么计画。”

赵琰开始担心了起来:“计画?这…将军…那…我们…”

元晖业不悦道:“哼!我不会让他们这么好过,今晚…我就命水兽突袭他们的营城,杀的他们错手不及。”

“水兽啊!如果我也能得到这样的法宝,那以后我就无往不利了,呵…”赵琰在心中不怀好意的笑着。

下午时分,考城北方

陈庆之望着天色道:“已快接近傍晚了…胡龙牙、雷克斯。”

“是!”雷克斯听到陈庆之在喊着名字,立刻冲上前去。

陈庆之严肃道:“龙牙,你和雷克斯回到营区后,利用夜色的掩护,将最后的一千人给带过来,明日清晨时分,我们就要进攻考城。”

雷克斯担心问道:“陈将军,那水中的那个异物呢?”

陈庆之笑道:“到时老夫会独自一人站在前方第一艘浮垒上,引它出来,若引不出来就下水和它一战,放心,这事老夫自有打算。”

“亏我还背着神兵利器,唉…完全派不上用场,我到底是来干嘛的。”雷克斯心中非常自责的想着:“嗯…”

陈庆之似乎知道雷克斯在想什么,于是拍着他的肩笑道:“别想太多,多你一人已多增加了我们许多战力,尽力而为就是了。”

雷克斯低头说道:“是!”

陈庆之叮咛道:“你们两个小心,快去快回。”

“遵命。”二人异口同声说道后,便上马往考城南门方向前去。

过了一会儿,雷克斯和胡龙牙骑着白马在林荫中飞快的奔驰着,刹时!一个灰黑的身影从旁相交而过。

“好熟悉的面孔。”二人同时拉着马缰,马儿希律律的长嘶后,立即停了下来,再回头一看才发现…

“这不是骗吃骗喝的江湖术士吗?”雷克斯恍然记起。

“唉呀!二位不是雷兄和胡兄吗?”宋景休也刹下脚步回头说道。

“你不是…呃…呃…江湖……维护世界和平的江湖术士吗?”雷克斯忘记他的名字便胡乱叫一通。

宋景休皱起眉头道:“雷兄,江湖术士…是用来骂人的吧!”

雷克斯傻笑道:“不一样,前面我有加“维护世界和平”,所以不一样。”

宋景休怀疑道:“是这样吗?”

“宋公子因何事来到考城?”在战前遇到陌生的人,让胡龙牙特别的警戒,尤其他还往陈庆之的方向前进。

“对喔!他姓宋…宋景休啦!”雷克斯还在想着他的名字。

宋景休不答反问道:“说到这个…你们再过来的路上,有发现什么异状吗?”

雷克斯想了一下,方才一路过来的情景道:“异状?”

宋景休手中拿着一个罗盘,指着前方说道:“因为我发觉这个方向,有股妖气…而且天又快黑了,我想那里一定是有妖孽准备作乱。”

“他不会是感觉到鱼天湣的妖气吧!呵…这个两光仙人。”雷克斯心里想着。

胡龙牙严肃的道:“我们刚过来的方向,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

“嗯!或许…啊!”宋景休突然双眼瞪大,惊恐的往雷克斯的方向看着,而此时,一阵嘶嘶的叫声从附近发出,听起来据有相当的攻击性。

宋景休指着雷克斯的头上,细声说道:“雷兄,不要动…在你的上方…”

一只长约三公尺的眼镜蛇盘绕在雷克斯上方的树枝,树枝只离雷克斯头部约五十公分的距离。

那嘶鸣的叫声相当响亮,意味的告知敌人已经闯入它的地盘。

眼镜蛇举起身体的前半部站立而起,颈部微微的扩张准备向前一扑“嘶嘶──”,雷克斯背脊一凉不敢乱转着头,只是移动着眼球向上看着。

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眼镜蛇忽然张着大嘴,快速的往雷克斯的头部扑了过去,但所幸雷克斯早已暗自运起二成的雷神劲,啪!的一声,右手一个轻松的反手拍打,就将眼镜蛇打飞了。

“哇!雷兄,你怎么打来我这边啊!”宋景休吓了一下跳,赶紧蹲下闪过飞来的眼镜蛇。

雷克斯搔着头笑道:“呵…抱歉抱歉!我没有注意到方向。”

宋景休往地上找寻了一下蛇的身影,见眼镜蛇已藏入树丛内才安心的道:“唉!真是的!只是…没想到雷兄的拳速这么快,刚刚一个分心,就只看到一个残影闪过,那只蛇就飞过来了。”

雷克斯怀疑的道:“拳速?”

“咦!这次居然移往西方了。”宋景休突然看着手中的罗盘说道。

“二位,在下要往西边的方向一探究竟,先暂时拜别啦!”宋景休急忙的说道,便往西方跑去。

胡龙牙拱手回道:“嗯!保重。”

“拳速?对喔!我都没有注意到,之前都是将“速度”运用在闪躲和防御上,怎么都没想过在攻击上,使用“速度”呢?”雷克斯发着呆,想着宋景休所讲的拳速。

胡龙牙看着宋景休的身影道:“他往西边了,暂时不会影响到我们在考城北方的军队,嗯!雷克斯…”

“啊?”雷克斯从发呆中被叫醒。

胡龙牙问道:“你没事吧!”

雷克斯摇头道:“没事!”

“嗯!那就快走吧!”胡龙牙说道便甩着马缰驱着战马向前奔去。

“嗯…拳速…”在雷克斯心中,好像有了些想法。

考城南门下

转眼之间已到了深夜,考城南门下有两个身影走出。

元晖业站在被烧毁的南门城桥前,面对着河流,将手中一份古老的牛皮卷轴摊开,卷轴上皆是看不懂的文字,赵琰站在后面探头探脑,好奇的瞧着卷轴。

有人站在后面,让元晖业感觉有些不自在,于是便斜眼往后一瞪,赵琰见元晖业不悦的看着他,这时才乖乖的退了二步,傻笑的站在旁边。

赵琰笑道:“真不知道柳楷大人是去哪里找到如此法宝,说不定水兽一出,就能将梁军给灭了,跟本不用我们出手,他们绝对打不赢柳楷大人的水兽。”

元晖业严肃道:“不可大意,他们能以七千破七万,即便有很好的策略,若没有相当能力的执行者,策略仍会失效。”

“是…是…”赵琰傻笑的带过,心想,不可能有人可以打得赢妖兽吧!

元晖业转身面对河流后,便开始念了一串没听过的语言,呻吟的同时,河水中的某一处,随即泛起了蓝光,像似有人在水中点起了蓝色的火烛,照亮了黑夜中的川流。

那蓝光上,冒着点点水泡慢慢移到元晖业的前方停下,赵琰虽在两天前已看过元晖业召唤过一次了,但这次再看,一样觉得很不可思议。

元晖业指着河面对岸道:“瓦特安勒姆!听我指示,现在我要你去杀光驻守在三里之外的梁军,凡看到你的人全部杀死,一个也不留,去吧!”说完后,蓝光便渐渐移往对岸,并消失在川流之中。

赵琰好奇的问道:“将军刚刚念的是什么语言啊?”

元晖业收起卷轴说道:“听柳楷说…好像是冥界的语言,这也是柳楷教我念的。”

赵琰点头笑道:“真是太厉害了,嗯!明日一觉醒来就可以来去收尸了,呵呵呵…”

看着赵琰一派轻松的样子,元晖业仍不苟言笑的看着对岸,只希望能赶快解决这件事。

考城三里外,梁军营地

一名士兵进入营帐拱手道:“胡将军,全部都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彻离此地。”

胡龙牙问道:“假人也准备好了吗?”

士兵点头说道:“是!已让稻草人穿上白袍战甲站在营区大门及相关重要的防守位置,并留下三十匹马,马鞍上分别绑上穿着白袍的稻草人散布在营区内,并让其马匹在营中到处走动,以假装有人在骑着马巡视。”

雷克斯双手交叉抱胸道:“在这个距离下,考城的士兵应该看不清楚白袍下是“人”还是“草人”吧!”

胡龙牙点头道:“嗯!如同我们看考城上的士兵,就算他们用假人,我们也看不出来。”

雷克斯欣然道:“若已准备就绪,我们就赶快启程吧!”

“当─当─当─”此时营地内突然铃声大响。

“有敌人来袭!”胡龙牙惊讶的道,便顺手拿着靠在木栏上的巨槌,赶紧冲出帐外,一个翻身上马,即往前方营门一探究竟,而雷克斯则紧跟在后。

营门前,五、六个士兵正围着一个发着蓝光的人形物体,仔细一看,这个物体就像是小孩子用泥巴捏出来的泥人,只不过它全身上下都是蓝色的,不仅没有五官、没有头发,身上也没有任何的纹路,而他的身高约二百公分,因为是用水构成的,所以有点呈现半透明状。

水人双手前举,“飒飒──”两手便化成十几个针刺出来,而面前六名士兵,在完全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身上皆已被刺穿。

士兵们看到同袍被杀,相继围了过来,胡龙牙见状便立即大声喊道:“全部退下,备弓!”,现场三十几名士兵立刻拿出弓箭架上。

胡龙牙举手指挥喊道:“射击!”

“咻─咻─咻─”三十几支飞箭随即射向水人,但大部份的弓箭皆穿过水人“唰!唰!唰!”射到背后的地上,只有二、三把箭,还留在水人的身体里面。

“全部退后!”胡龙牙知道这个妖怪没有这么容易杀死,为了不想要更多的士兵牺牲,于是便右手拿着巨槌独自驱马向前。

在靠近水人的时候,胡龙牙爬到马上向前一跃,双手握着巨槌重力加速度的往下一挥,“啪唰!”水人瞬时被打散变成一滩水,看到巨槌将地面撞出一个小坑洞,便可知道那一瞬间的力量有多大。

但胡龙牙觉得,应该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就结束,正想往后退离之时,地上的水已变成不规则的细针向上刺出“飒!飒!飒!”,虽然已迅速的跳离针刺,但胡龙牙双脚仍是被刺伤。

转眼间,地上的两、三滩水迅速的聚集在一起,变成了一只长约十公尺的水蛇,但因没有五官和花纹,所以看起来比较像似一条蓝色的大蚯蚓。

此时水蛇头部的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同时各冒出三排一公尺长的锯齿,快速的俯冲而来,而过去阻挡、反击的士兵,轻则断手断脚,重则身体被切成三、四段,死伤相当惨烈。

当水蛇快接近躺在地上的胡龙牙之时,侧边一个莫名的身影骤然跃至,唰!的一声,水蛇头部便立即被斩下,而切离的部份,就变成一般的水散了开来“哗──”。

雷克斯手握雷神剑,站在胡龙牙的前方说道:“快扶胡将军走。”

“小心…”胡龙牙指着雷克斯的后面大声喊道,水蛇的头部随即复原,并冒出了新的锯齿刀刃冲了过来。

“呵!杀人我不行,但杀妖…就简单多了。”雷克斯跟着运起三成的雷神剑之力也冲向水蛇。

双方在离一公尺之远,雷克斯快速的往右闪过,一个侧身后,已砍下二剑“唰!唰!”,往前小垫一步再连续砍了二剑“唰!唰!”,最后一个转身,提剑由上而下再劈出一剑“唰!”,转眼间,水蛇已被砍成六断。“一切只发生在二秒内。”

第三秒钟一到,被砍成的六断皆变成一般的水发散开来“唰唰唰──”。

“嗯!还存在着微微的妖气。”雷克斯往旁边踏了五步,赶紧远离地上的水滩,果然散发开来的水,又快速的聚在一起,这次则变化成一颗半径三公尺的蓝色水球。

胡龙牙坐在地上随手拿起长枪往前掷出“飕─”,十几个士兵也架起火弓直接射向水球“咻─咻─咻─”,水球瞬时伸出十几只触手,将空中的火箭给打掉并弄熄“啪!啪!啪!”,剩余的两、三支火箭虽然射中了水球,但也被水给浇熄,而胡龙牙的长枪虽射穿水球插在地上,但水球却缓缓的滚过长枪,似乎并无任何的伤害。

随着水球开始向前滚进,士兵们皆不知该如何攻击,也只能不断的往后退,刹时,“啪!”水球的一只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下,只见到残影一过,前方第一名士兵,已应声成了两半“唰!”。

看着那名士兵的身躯,血淋淋的滑落成两半,其他士兵们已完全不知所措,惊恐的喊道:“到底…要如何…如何攻击这个妖怪啊?”

“咻!咻!咻!”这时水球已伸出更多的触手,准备攻击身旁的士兵,雷克斯知道士兵们无力招架,便迅速冲到士兵前方,挡下触手突如其来的连续攻击“铮!铮!铮!”。

“快走!退远一点!”雷克斯大声的喊道,背后的士兵们便赶紧躲开。

在三成雷神剑之力的加持下,那些触手在雷克斯眼里,就像舞者手中挥动的彩带般,慢慢的挥来挥去,时快时慢,雷克斯看准触手挥动的时机,右脚踏地往前一瞬,在青刃所闪过之处,触手皆全数断裂。

到了离水球约二步之差,雷克斯的意流气动,将力量瞬息提升到了四成,就在劈斩砍下之前,水球瞬间骤然炸开“轰!”,水花如同荆棘一般往周遭刺出“飒飒飒─”。

雷克斯顿时一惊,立刻收回攻招往后跳离,这时,炸开的水球动作一停,好像时间暂停了一样,荆棘水花停在空中不再外溅,刹那间!溅出的水花随即被收回球内,水球像完好如初般的再次慢慢向前滚进。

“哇咧!这个东西要怎么打啊?”当雷克斯还在思考的时候,水球又伸出五、六只触手猛然攻至。

触手的攻势虽为凌厉,但皆被雷神剑给挡下“铮!铮!铮!”,因为圆形的水球没有正面或背面之分,只要是离它五公尺内的距离,触手皆会伸出并攻击敌人。

就这样,水球慢慢的滚进,雷克斯也跟着后退,而附近的士兵,还是有很多逃不掉触手的袭击,顿时营区内血肉横飞、惨不忍睹,且帐蓬被拆、箭楼倒塌,木墙毁损,马匹到处乱窜,整个军营显得混乱不堪。

“目前也只有我能挡住它的攻击,其他士兵皆无法抵挡触手的力道和速度,再这样下去,营内的一千人就要全军覆没了。”雷克斯心中着急的想着。

“胡龙牙将军,你快领剩余士兵到陈将军那里,这里暂时由我来抵挡。”雷克斯一面防御一面说道。

胡龙牙在后头跛着脚,有些担心的问道:“莫非…你有什么计谋吗?”

雷克斯傻笑道:“没有,但我只知道…再不退,全营的人就都死在这里了。”

胡龙牙有点担心的道:“可是…”

雷克斯笑了一下道:“放心吧!目前全营里,就只有我跑的最快,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留下。”

雷克斯接着回头大声喊道:“快走!”

胡龙牙也知道,现在也只有雷神剑能和妖物对峙,只好默然的点头道:“嗯!好吧!你自己小心…”

胡龙牙转身指挥喊道:“全军注意,立刻彻至陈将军的据点。”

“是!”士兵齐声喊道。

“得赶快通知陈将军此事。”胡龙牙跃上马后,看了雷克斯仍在一边退步一边抵挡水球的触手,虽然很不放心,但他即便留下来,也是无能为力。

驾!的一声,胡龙牙便抖着马缰,率营中剩余的骑兵,前往考城北方。

当雷克斯专注在抵挡水球的攻势,且还在思考怎么打败妖物之时,却没发现,在身旁的森林中,一枝粗大的树干上,正站着一个人影。

看着正在和水球搏斗的雷克斯,黑色人影欣然的笑着道…

“唉呀!这不就是我要找的东西吗?”